门外的爱情

(阅读次数:

小月在上高三时和一个男生私奔了,6年后狼狈回乡,爱情已化作血色泡影。她只想回家看看二老,然后再去漂。

回家后,一个意外的消息让小月生出一种新希望,当年苦恋她的许平几次探家都在打听她,而且,几次他都是一个人探家的,好像还没谈女朋友。她只知道许平大学毕业后去了深圳,她很想去看看他混得咋样。

小月到了深圳,打听到许平的状况时,她不好意思见了,相差太远了,人家现在是总裁助理,房车都有了!

小月只能破罐子破摔了,高中也没毕业,更吃不了苦,挣扎到身无分文时,她去了一家发廊。几天后,她被老板赶出门来,因为她坏得不彻底,只想打擦边球,那是不行的。

小月绝望了,想回家也没路费,在一个角落里抱头哭泣。有人小心翼翼地碰她,问:“你是小月吧?”她抬头,吓了一跳,面前站着的是许平!她羞极装傻,说:“你是谁?走开!走开啊!”他退了几步,低下头,抹泪……已有了老板样子的他竟还和当初一样,见她就悲情如水。她忍不住破涕苦笑,走近一步,说:“我来打工的!能帮上忙吗?”他抹泪笑:“当然!当然!”

一起走进一座小楼,入内,许平忙乱地解说着,说他昏天黑地的几年,独身在异乡创业,今天见她是最亮堂的日子了,她可以到他身边工作,终于有家乡的味道了!

许平带她走进一个房间,说她可以一直住在这房间里。她坐下,他却站着。她盯住他的眼睛说:“我做了三天发廊妹!”他微微一惊,遂坐她身边,有点儿紧张地说:“我理解,这地方,人人都神往,但开始很难……现在好了,有我,你放心好了……”一半无奈,一半试探,她靠在他身上,哭问:“你真的不恨我?”他轻轻地搂住她,嗔说:“我只恨我自己,那时……是我自己没有勇气……”她苦笑说:“你是做对了,你上大学后,我离家出走流浪了好久……我很坏的……”他捧起她的脸,认真地说:“如果这样,我就不放你走,永远!相信我的心,求你!”

原来,许平的傻气还在!就算偿还这点儿傻气吧,她主动起来,拥紧他倒在床上……

许平问清小月除了网上游戏之外一无所长,决定先不让她去公司工作,让她先住在楼里。他已定下日子去新加坡,等他完事后回来再慢慢地带领她走上职场。她当然乐意,无论他的真实意愿如何,对她来说都无所谓,穷鸟投怀,就是先图个食。

许平做出国准备的那些天,小月过起了准太太的生活,吃饭、睡觉,买时装与化妆品。有他,她也可以去攀比了。她想,他至少是把她认作一个曾暗恋过的情妹妹。如果真是这样,她完全有必要做一番努力,主要是去美容店和精品服装店。她知道,对于事业有成的他来说,女人,门面色彩第一。

就在许平去新加坡的前一天晚上,有一个女孩来找许平。她妖艳、精灵,风风火火的,对小月像对亲戚一样的客气,仿佛她才是这小楼里的主人。对许平,女孩总是不断地谈工作、谈创意、谈去新加坡的种种计划和思路,因为她和他同去,她是他的秘书。许平很认真地听,很投入地商讨,而且允许她当夜也住在小楼里,也是单独一间屋,在小月的隔壁。

小月也听许平说过他的秘书名叫小云,她一见这个小云就觉得不仅是秘书那点儿关系,她去自己的屋打电游,极其敏感的她一下子想到许平是有意要报复她,刚萌动的那种希望破灭了。

果然,就在这天晚上,半夜,小月听见隔壁那种再清楚不过的响动,是床在响,有小云的欢叫声,还有肉体的撞击声……

小月用被子捂住头,在心里吼叫:“等着!我要你们好看!”

早上,出楼前,许平亲吻着小月的额头说:“宝贝,等我回来。”小云拖着他的行李箱不耐烦地催促道:“快,怕赶不上飞机了。”许平便歉意地放开小月的手,走了。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最新专题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