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照崖

谷莉莉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打开电脑,然后再去为自己泡一杯茶。等她泡茶回来,见邮箱里有一份未读邮件,点开一看,是个视频文件,料想应该是哪个供货商发来的样品照。谷莉莉是这家外企的采购部经理,每个月经她手采购的物资都在千万以上。

谷莉莉坐下来淡定地喝了一口茶,然后将视频点开,才看了一眼,脑袋便“嗡”地一炸:画面上是一对青年男女在交欢。再仔细一看,男的是华硕,女的正是谷莉莉自己。谷莉莉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见助理吴小红过来,她赶紧将视频关掉。

吴小红拿来一份公司黄总刚签发的采购单,采购二百台工作电脑,用于办公系统的更新。吴小红说:“黄总交待要抓紧组织招标,争取在十五个工作内采购到位!”

谷莉莉说:“知道了,你上网找找合适的供货商,询价后再报过来。”待吴小红一走,谷莉莉胆战心惊地再将那个视频点开来细细看了一遍。视频是华硕从手机上发过来的,记录了一个月前他们在红泥宾馆发生的那一幕。

那天晚上,供货商老徐请谷莉莉去红泥宾馆吃饭。进包厢一看,坐在老徐身边的还有一个小帅哥。老徐说是他外甥,叫华硕,卖电脑的,又向华硕介绍了谷莉莉。华硕恭恭敬敬地站起来叫了一声“谷经理”,谷莉莉赶紧摆摆手说:“我和你舅是朋友,看来我长你几岁,就叫我谷姐吧!”

席间,华硕大献殷勤,谷姐长谷姐短的,不时还帮着添酒夹菜。那天晚上谷莉莉心情很好,不觉多饮了几杯。饭后,老徐又邀谷莉莉去宾馆的舞厅跳舞,华硕也在一旁撺掇。谷莉莉难得轻松,加上又有小帅哥陪舞,也就欣然答应。

三个人刚进去,老徐就接到一个客户要货的电话,只得向谷莉莉告辞。老徐事先得知谷莉莉的老公朱彬出差不在家,就去服务台替她开一个房间,让她晚上就住在这里,省得来回跑。老徐以前就这么做过,谷莉莉也就半推半就。

华硕的步法很到位,舞技也流畅,如行云流水。谷莉莉很长时间没进舞厅了,乍跳时难免有些步法凌乱,几次都踩了他的脚。华硕只一笑,一个滑步就将她的尴尬掩了过去。

舞厅里开始放慢四舞曲,灯光也渐渐暗淡下来。谷莉莉知道这是黑灯舞,便小声嘀咕道:“跳这舞干什么?”

华硕“呵呵”一笑说:“谷姐你不知道,来这里跳舞的大多是情侣,灯黑了才好放松啊!”

谷莉莉说:“你知道的还不少!”说话时,灯已经全黑了。

谷莉莉一时有点心慌意乱,一不留神脚下绊了一跤,差点没跌倒。华硕用力将她揽在怀里。谷莉莉一抬头,华硕那滚烫的嘴唇已经压了下来。谷莉莉一阵晕眩。朦胧中,她觉得有一只手在自己的身上轻轻游走,她想拒绝,却没有一丝力气,浑身轻飘飘的。

谷莉莉知道,作为一个女人,她需要放纵一下,这也是对老公朱彬的报复。

谷莉莉和朱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本来结婚当年,朱彬和他的家人就提出要孩子,可谷莉莉不同意,谷莉莉舍不得放下目前的这份工作。采购物资百分之五的回扣,光这一项,谷莉莉一年下来的收入就十分可观。谷莉莉想等钱攒够了,再一心一意回家造人,从此做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为了保险起见,谷莉莉背着朱彬悄悄去医院放了环,朱彬一直被蒙在鼓里。

没想到就因为暂时不想生孩子,朱彬从此就没给过谷莉莉好脸色,成天爱理不理的。朱彬所在公司是一家央企,自打他升了副总后,就很少再动她的身体,偶尔有一两‘回也是应付了事。朱彬常常借口工作忙而彻夜不归,甚至几天不归。

有一次朱彬说要去外地出差一周,结果谷莉莉第二天竟在超市里遇见他,当时购物车里全是生活日用品。谷莉莉的突然出现,着实让朱彬吓了一跳。谷莉莉指着那些东西问他是怎么回事。朱彬支吾了半天,说是昨天有事没来得及走,后来就在公司里过的夜,考虑到出差时间长,在外地又不熟悉,就买些东西带上。谷莉莉当时也没多想,就让他走了。

可谷莉莉后来回到家里一想,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她记得购物车里好像有卫生巾。她当天晚上就给朱彬打电话,朱彬却矢口否认,并因此在电话里大吵了一顿。从此以后,谷莉莉就很少再过问朱彬的事。他们尽管还是夫妻,偶尔还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但已经形同路人。

那天晚上,在华硕那里,谷莉莉第一次尝到了和朱彬在一起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这也让她神往了很久。然而,当她今天看到这段视频时,这才意识到后果的严重。华硕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是闹着玩的,还是别有企图?她知道,万一这段视频被发上网,她的下场就是被“秒杀”。

就在这时,华硕来了电话。谷莉莉本想发火,一想还是先忍了,她要看看华硕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华硕开口就说:“谷姐,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谷莉莉不动声色地问他什么事。华硕说,他有一批库存电脑,想卖给他们公司。谷莉莉听了一愣,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们公司要买电脑?”

华硕说:“我不知道啊,就是想提前跟你打个招呼!”

谷莉莉一下子便明白了,华硕这是要拿视频要挟她,让她帮着处理库存。谷莉莉压住心头的怒火问他:“那个视频是你发过来的吧?”

华硕笑着说:“现场拍的,就是觉着好玩,发过来和你分享!”

谷莉莉咬牙切齿地骂道:“你无耻!”

谷莉莉想了想,就给老徐打电话,告诉他华硕让她帮着卖电脑的事。谷莉莉说:“老徐,我们认识也有几年了,大家不能坏了规矩!”

老徐听出了她话中的分量,说:“你不要理他,我来处理!”

谷莉莉担任采购部经理以来,照顾了老徐不少生意,当然,老徐也照规矩给了她回扣。提到回扣,谷莉莉突然想起来,这事老徐会不会参与其中?要不华硕是怎么知道公司要买电脑的?以老徐和公司的关系,想知道这事一点也不难,难道是老徐告诉华硕的?难道仅仅是为了要卖电脑给公司?谷莉莉半天没回过神来。

谷莉莉想到过报警。可一旦报警,视频的事肯定会曝光。这样一来,一切都完了:工作,家庭,名誉,地位谷莉莉赶紧将视频文件删掉。快下班时,她接到了华硕的电话。

华硕说:“谷姐,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我不过就是请你帮个忙,你告诉我舅干什么?我舅把我臭骂了一顿。本来我还在想实在不行就算了,我再想办法。可现在我咽不下这口气,事情怎么办你自己掂量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谷莉莉一下子就懵了:这一来不是被彻底缠上了吗?一想到那个视频,谷莉莉后脊背就发凉。快下班时,吴小红将一份报告送到谷莉莉的案前,是几家供货商的详细资料,还有询价结果。谷莉莉看了看,将报告锁进抽屉说:“先放这儿吧,明天再做一个市场调研,范围大一点!”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