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亏』吃大亏

(阅读次数:

上世纪六十年代,卫城机修厂有个尽人皆知的“不吃亏”。此人精明过人,见老虎烧香,见兔子开枪,与人相处,净占便宜从不吃亏,所以人送外号“不吃亏”。

那年,“不吃亏”的表姐夫当上了副厂长,他也跟着鸡犬升天,当上了行政科的科长。

当上科长没多久,正逢雨季,“不吃亏”特别高兴,为啥呢?雨季时,厂区后面那片职工宿舍院常有屋子漏雨,来行政科登记修房的职工前脚赶后脚。“不吃亏”每次去勘察房屋,总是利用午休时间——当时正是困难时期,粮油菜都凭本定量供应,“不吃亏”是个骆驼胃,饭量奇大,他吃自家的粮肉疼,这回终于找到了吃白食的好机会。

这天,午休铃一响,“不吃亏”照例磨蹭了一会儿,才不紧不慢地朝宿舍院儿走去。他磨蹭这一会儿为的是留出别人做饭的时间,好让自己一到就能赶上饭口。

“不吃亏”踱出厂区,忽然,他下意识地紧抽了几下鼻子,咦?空气中竟然有股从没闻过的奇香,他深吸了几口气后,点了点头,凭着经验朝宿舍七号院儿而去。

今天,七号院儿搬来了一对新婚夫妻,丈夫叫石文,是机修厂财务科的会计,性格木讷老实。妻子叫刘芳,是个十九岁的乡下姑娘,她模样俏美,手脚麻利,人也十分好强。

此时,在七号院儿的院子当中,摆着一个大煤球炉子,炉子上坐着一口大铁锅,锅里的水正不断地翻滚。这是石文和刘芳准备请院儿里的邻居们吃一顿搬家“顺喜面”。

搬家吃“顺喜面”是卫城的老例儿,面卤讲究用“三鲜红卤”,面则越长越好,无论多大一碗,都要用一根面把它盘满,寓意搬家后的日子又顺又长。但当时人们都困难,这“顺喜面”也少了好多讲究,往往是去粮店买几斤机轧的切面回来一煮,一人一碗,简单实惠。

刘芳因为年轻好强,又会祖传的抻面手艺,所以想在大家面前露一手。就见她一挥一舞之间,手里的面团变成了一根根又细又长的面丝。她“刷”一下将面丝抖入大铁锅中,片刻,面丝便随着沸腾的水探出头来,恰如龙须出海。刘芳右手用筷子挑住一根面头往空中一抖,左手拿碗去接,这根面条稳稳地盘入碗里。好家伙,竟真的是一根面盘了一碗!

刘芳再往面碗里浇上“三鲜红卤”,顿时阵阵鲜香扑鼻,邻居们迫不及待地大口吃起来。

此时,刘芳注意到,隔壁屋的李老太一直没出屋。李老太的老伴活着时是机修厂的锅炉工,李老太本人聋哑,虽听说她性格孤僻,不爱跟人打交道,但刘芳觉得今天自家请客,不想落下这个老人。

刘芳端着面推开李老太的屋门。见刘芳进来,李老太慢慢坐起身,刘芳把手里的面碗向她示意一下,比画着让她赶紧吃面。李老太接过面,那没有表情的脸上有些动容,正在这时,就听院子里传来一声:“吃什么呢,这么香啊?”

“不吃亏”驾到。

见“不吃亏”进来,石文不敢怠慢,忙站起身请他进屋里坐,又招呼刘芳赶紧抻面。

刘芳抻面煮面,“不吃亏”一会儿便将面尽数吃进了肚。他抹了抹嘴,冲着石文来了句:“怎么,把馋虫勾上来了不管饱啊?”石文赶紧赔着笑脸说:“今天不知道您来,要是知道就多和些面了。”

“那行,今天晚上我还来吃面。”“不吃亏”一双豆眼瞟了一下刘芳,冲石文说道。

这个“不吃亏”,吃着白食还要泛坏水,他刚才看刘芳抻面就一直在心痒。“公看前胸母看腰”,不说人家这张脸蛋,光看那小腰,就能甩自家婆娘八条街,石文这窝囊废竟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不吃亏”心里愤愤不平。

也就从那时开始,“不吃亏”成了石文家的常客,他一来就点名要吃刘芳做的面。刘芳没户口,她和石文两人吃一个人的口粮,很快,她结婚时从娘家带过来的那袋白面就见底了。

这天,“不吃亏”又来了,刘芳又恼又恨,恼的是明知“不吃亏”来吃白食却不敢得罪他,恨的是这“不吃亏”越来越放肆,几次偷瞟自己的眼神想想都恶心。

等刘芳拿出面袋,眼泪就下来了,面袋空空如也,这可怎么好?正在为难,一盆和好的白面递到刘芳跟前,刘芳一抬头,竟是隔壁李老太。李老太朝刘芳点点头,放下面盆走了。

因为刘芳心地善良,看李老太一人可怜,有时就给她端过去些吃的或帮她干点活,哪想这李老太有心,关键时候竟送给自己一盆面。刘芳擦擦眼泪,用这盆面做起了面条,心里暗下决定,今天要向“不吃亏”下逐客令。

待“不吃亏”吃饱要走,刘芳赶紧从小厨房里拿出空面袋,朝着“不吃亏”抖了抖,说:“科长,您看这面袋子已经空了,我家这点口粮可禁不住您这么来吃……”

不料“不吃亏”根本不当回事,他“扑哧”一笑,说:“我可是一次也没吃饱,这样吧,明天你若能让我吃饱了,我就再不来了。”

当晚,刘芳气得睡不着,又躲进小厨房偷着抹眼泪。就在这时,李老太来了,她一脸关切地看着刘芳,拿过个凳子坐在了刘芳对面。

刘芳正憋屈得难受,此时她也不管李老太听得见听不见,便诉说起这段日子的委屈来,当说到“不吃亏”提出“吃饱”的无理要求,不禁又气恼得流下泪来。李老太站起身,掏出手帕给刘芳擦了擦泪水,从嗓子里咕噜出了一句:“孩子,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刘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李老太听得见!李老太告诉刘芳,其实她的聋哑是因她对世事麻木,不和人说话,被人误传的。

此时,李老太抚着刘芳的肩说:“明天我给‘不吃亏’做一顿‘五彩面’,保证他从此不再来搅扰你。”

“五彩面”是什么?能填饱“不吃亏”那无底洞一样的胃口吗?刘芳心里满是疑惑。李老太却让刘芳赶紧去睡觉,说一切包在自己身上。

转天,刘芳早早起来,到隔壁一看,连李老太的人影也没见到。一直等到下午,才见李老太提了个兜子回来,她神秘地把刘芳拉到小厨房,从兜子里依次掏出了五个小布袋,布袋里分别装着红、绿、黄、白、黑五种颜色的面粉,最后又从兜子里掏出来一大块新鲜羊肉。这些都是她一早去近郊淘换来的。

当天下班后,“不吃亏”很守信用地又来了,他熟门熟路地进门就坐,此时,一盆羊肉红卤已摆在了饭桌上。很快,刘芳端过来一大海碗面条,一看这碗面,“不吃亏”两眼立刻瞪得溜圆——碗里红、绿、黄、白、黑五种颜色的面条交相辉映,散发着阵阵异香。“不吃亏”心里乐开了花,他毫不客气地足足浇上羊肉红卤,便大口吃起来,很快,又吃了个卤干面净。

当天晚上,“不吃亏”没有睡觉,因为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撑着了!有人看到“不吃亏”在空旷的厂区里,时而双手抚胸,时而挺肚仰天,足足地溜了一宿。

原来,这“五彩面”是用红豆、绿豆、黄豆、白豆、黑豆磨出来的豆面抻出的面。豆面遇水发涨,而羊肉又属热性,吃多了就口渴。“不吃亏”吃完面后因口渴不断喝水,越喝水,胃里的豆面就泡得越大,把他撑得肠胀肚胀。自此,他落下个一见面条就忍不住呕吐的毛病。

那天,“不吃亏”当副厂长的表姐夫嫁闺女,觥筹交错中,一盘精心制作的喜面被端上了桌。就在众人一片赞好声中,“不吃亏”竟然冲着喜面狂呕,好好的一盘喜面全给糟蹋了。表姐夫立时黑了脸,不久,“不吃亏”就被罢去了行政科长一职。

http://m.gushidaquan.cc/
编辑推荐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