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女将秦良玉

(点击:26289℃)

明神宗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四川忠州贡生秦葵家里,一个女婴呱呱坠地,这就是后来青史留名的巾帼英雄秦良玉。

秦葵的祖上本是佃农,由石柱土司招来忠州垦荒,经历几代人的努力,秦家已成了忠州的一个有名的大户;更兼他家祖上传下规矩,家境再穷,子孙耕作之余,必须习文练武。到秦葵已不务农,从事举业成了贡生。秦良玉上有一个哥哥,名秦邦屏,下有两个弟弟,名邦翰、民屏。

秦葵是一个有远见的读书人,并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自良玉幼年时就教她读书,良玉聪明绝顶,过目不忘,自小打下了很好的书史基矗他又看到万历年间政治已经腐败,预计天下会大乱,因此他总是教子弟以兵法,对他们进行军事训练。他曾对良玉说:“你虽然是女子,也应当学习军事、武艺,自强自立,免得将来受人欺负。”秦良玉很乐意习武,于是她和兄弟一起学习骑马、射箭、格斗、技击。秦葵又教他们兵法韬略。秦良玉虽是女子,不管是武艺还是兵法韬略都比兄弟们精通。秦葵向良玉叹息说:“唉,可惜你不是男子,你的兄弟都比不上你啊!”秦良玉说:“锦伞锦车,难道一定是男子享用的吗?如果将来我掌握了兵权,夫人城、娘子军,都算不了什么埃”因此秦葵认为女儿是个奇才,一般人家来求亲他都不答应。年轻的石柱宣慰司使马千乘仰慕秦良玉的名声,派人前来求亲。秦葵了解马千乘文武双全,不是那种纨绔子弟,就答应了这门婚事。一对文武双全的年轻人结为夫妇,自然志同道合,相敬如宾。

婚后不久,秦良玉对丈夫说:“现在天下不宁,而石柱处在楚、黔交界之处,是兵家必争之地,我们不可不预作准备,保卫自己的家园。况且作为男子,一生应当建立不朽的功勋,像这样坐守祖宗基业怎么行呢?”马千乘很佩服妻子的远见卓识,夫妻一同预作军事准备。他们注意发展生产,广积粮草;同时召集本宣慰司所属青壮年男子进行军事训练。没有武器,就砍下较粗的树枝制成白杆,创建了一支训练有素的白杆军。

万历二十七年(公元1599年)冬,播州(今遵义市)土司宣慰司使杨应龙率部造反。

由于纪律松弛,他们的部队不仅攻城掠地,还到处烧杀抢掠,对近邻石柱造成极大的威胁。朝廷派兵镇压,并命令石柱宣慰司助征杨应龙。马千乘率兵三千从征播州,秦良玉也率领五百名精卒,自带粮草随后赶赴播州。

虽然石柱兵纪律严明,打了几个胜仗,但总的形势却是互有胜败。总督李化龙改不了奢侈恶习,在军中也常常举行宴会。第二年八月的一个夜晚,杨应龙趁着李化龙夜宴,准备连夜偷袭。秦良玉夫妇侦知,预先埋伏,一举击败杨应龙部。并乘胜追击,直捣对方老巢,连破播州的金筑等七寨。在酉阳土司等部队的配合下,一举消灭了杨应龙。

战事结束,朝廷于次年取消播州宣慰司,改置遵义府。总督李化龙不上报秦良玉的战功,秦良玉也淡然处之;但白杆军却从此名扬天下。

通过这次战争,秦良玉夫妇深感筹措军费的重要性。在发展农业的同时,大力发展采矿业。大明创建时,轻徭薄赋。由于宫廷奢侈,上行下效,加上连年战争,到明神宗时,却加重矿税。而矿税由太监掌管,他们任意勒索,使得矿业越来越艰难。马千乘上书议论现行矿业税制的弊病,得罪了太监丘乘云,他竟然找借口逮捕马千乘,把他关进云阳(古县名,在四川东部,毗邻湖北)监狱,致使马千乘死在狱中。朝廷下诏,由秦良玉代宣慰司使一职。

秦良玉一上任,就剪去头发,撤去钗珥,除去佩环,穿上男装;并且挑选健壮的青年女子五百人,组成一支娘子军作为亲军。秦良玉成了花木兰一样英武的男装女统帅。

明光宗泰昌元年(公元1620年),后金(后来建国号为清)入侵,朝廷征石柱兵援辽。

秦良玉派兄邦屏、弟民屏率数千人马先行赴辽。朝廷赐秦良玉三品官服,任命邦屏为都司佥书,任命民屏为守备。

明熹宗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秦邦屏率兵赴敌。刚渡过浑河,恰遇后金人马铺天盖地而来,邦屏只得率众背水一战。邦屏身先士卒,白杆兵一以当十,奋勇杀敌。无奈后金人马越来越多,终因寡不敌众,邦屏战死,民屏率众突围而出。

秦良玉亲率三千精兵赴辽。因兄长战死,残兵待抚。秦良玉上表请求抚恤殉国者,并派使者至京,制冬衣一千五百套分给残兵,让他率领回川。由于战事紧急,自己来不及亲自慰问,就亲督精兵抵榆关。

秦良玉兵屯杏山,就与酉阳土司商议:敌人因我们远来疲劳,一定会连夜来劫营,我们可以如此如此,预作准备。当夜三更,后金人马果然偷偷搬开石柱、酉阳军营前鹿砦,大队人马蜂涌而入。等他们发现是一座空寨时,忽听到一声高呼:“杀尽鞑虏!为英勇殉国的石柱兄弟报仇!”看到一员大将挥动三尖两刃刀从营门外当先杀来,杏山大营四周冒出无数人马,把兵营围得水泄不通。营内敌兵顿时乱作一团,自相践踏。石柱兄弟同仇敌忾,逢人便杀,与酉阳土司的兄弟们配合,歼敌数千名。这一仗打出了中华女子的威风。

石柱白杆兵胜利的消息传到京中,朝廷认为石柱兵能征惯战,而后金又大肆增兵。

兵部决定在石柱再征兵二千。秦良玉与弟弟民屏驰还石柱,准备增兵再战。刚到家,得知永宁土司奢崇明反叛朝廷的消息。朝廷命令巡抚朱燮元镇压,朱燮元命石柱兵助征奢崇明。

原来永宁土司也应诏援辽,先由属将樊龙统兵赴重庆。巡抚徐可求点核士兵,发现有许多老弱残兵,想要裁员。樊龙不服,杀了徐可求和道府总兵官二十多人,乘机占领了重庆,并报崇明父子援应。奢崇明父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纠集杨应龙余党,连永宁人马共数万人,攻破泸州、遵义,建国号大梁,再进兵围成都。他们畏惧石柱白杆兵,派使者备礼请秦良玉援助。秦良玉本来就痛恨叛逆,加上使者出言不逊,秦良玉拨剑把使者挥为两段,随即率领自己的子弟及白杆兵沿江西上行,驻兵重庆南坪关,阻断永宁军归路。秦良玉布下伏兵歼敌一部,分兵守忠州,并驰檄夔州注意防御瞿塘上下。由于计划周密,永宁军无路可走,冒险出战,又被打败。这时成都危急,李燮元檄秦良玉进军成都;良玉长驱抵成都,奢崇明向来怕白杆兵,见白杆兵到,解围而去。李燮元乘胜追击,收复遵义,奢崇明父子逃跑。

此时后金屡屡进犯,内忧外患交至,无力顾及彻底剿灭奢崇明。趁着兵力空虚,水西土司安邦彦也起兵响应奢崇明。贵州的兵力调去攻安邦彦,遵义空虚,奢崇明又乘机占领了遵义。两土司互相配合,气焰更加嚣张。这场战争变成了旷日持久的内战。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中国历史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