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传

(点击:89678℃)

肃宁县市井恶少

明朝神宗万历初年,河北省肃宁县城魏家有一少年,目不识丁,整日打架斗殴,赌博酗酒。他结识了一批恶少,又因懂得一点拳脚功夫,在这群恶少中,俨然以首领自居。

一天,这少年赌博输了老本,拿不出钱来,赢家逼他学驴叫、学狗爬。他脖子一梗,不想照办。对方拳脚相加,打得他连滚带爬。最后还是按人家的吩咐一一照办。他恨死这帮比自己强壮的人,暗下决心,一定要有权、有势、有钱,不被别人欺侮,而要作威作福。

这个少年就是魏忠贤。

魏忠贤有一位远房叔父,名叫魏诚。魏诚为人善良忠厚,有一套拿手的功夫,就是做菜。他见侄子日渐长大,却没有什么出息,就决定把烹饪的技术传给他,让他日后也好有个求生的本领。魏忠贤诺诺连声跟着叔叔学习做菜。日子长了,也还真练了几手。

但他天性放荡,没过多久,便又犯了赌瘾,与叔父不辞而别了。

在外闲荡许久,总没个正式的职业,在茶楼酒肆混迹,倒长了不少见识。听书时他知道唐朝有个高力士,只因做了太监便与皇帝接近,受到宠爱,还被称为大将军。弄权心切的魏忠贤,加上赌场没钱时所受到的刺激,就又回到叔父魏诚处请教。

“叔叔,您知不知道唐朝有个高力士?”

“知道埃他是一名太监,虽然弄权干预政治,但不乱施权术。”

“前朝太监中有没有乱权的。”

“有啊!武宗在位时的刘瑾,就是个专权乱权的大太监。他是有名的‘八虎’之一,人称‘千岁’”。

叔父并不知道他问这番话的意思,就将刘瑾的故事讲给他听。魏忠贤听得津津有味。这些故事使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光明的前途。那些权利相争、奸行劣迹似乎就是自己所为一般,他总能够心有灵犀。

当天晚上,魏忠贤又偷偷地溜出了叔父的家门。过了几天,叔父魏诚听说他已经“自宫”(未经过内宫正式体检)当了太监,投奔在孙暹门下,做个下手,并且改了名字叫李进忠。

这时皇宫内不很太平。万历皇帝已大病不起。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七月四日,皇帝驾崩。这位十岁登基,足足做了四十八年九龙天子的朱翊钧,终于在享尽荣华,历遍酒色之后,撒手归天。皇位自然由太子朱常洛继承,年号泰昌。39岁的泰昌皇帝做了一二十年的太子,终于在老子归天之后正了龙位,这对于朱常洛来说无疑是高兴的事。八月初一,登基之日,他精神爽朗,神采飞扬。初四,他开始觉得不舒坦,初八就说病得厉害了。十一日,强打精神出见群臣,已是形销骨立,大臣们颇为惊骇。据传说,从初一到初八,先王宠妃郑贵妃给朱常洛送去八个美女,这对于正在病中的新皇帝,只能是索命之举。郑贵妃对皇帝有病极为关心,马上请来太医崔文?进药。崔太医居然给开的是泻药,迫使皇帝一天一宿上了三四十趟御厕,于是乎倒在病榻上再也起不来了。

皇帝病体沉重,眼看大势已去,宫廷内的权力之争骤然加剧。郑贵妃与朱常洛宠幸的李选侍以看视为名,在皇帝耳边不断嘀咕,要求发布御旨,封郑贵妃为太后,封李选侍为皇后,这样,万岁爷升天之后,十几岁的小皇帝就将置于这二人的股掌之上,她们可以来个垂帘听政了。但由于诸位大臣的极力反对,皇亲们的钳制,他没有给这两个女人封号。于是,八月二十九日,不是太医的李可灼拿来了被称为“红丸”的神药。郑贵妃侍候皇帝吃下,九月初一,皇上就一命呜呼了。

万历年间,明朝统治已有些风雨飘遥内忧外患,起义不绝。东北的努尔哈赤政权时常向明挑战。万历47年,萨尔浒之役,明军一败涂地,辽东经略杨镐以“丧师失地”罪被革职严办,入狱候斩。另行任用“才气过人”的熊廷弼为辽东经略。辽海战事的节节失利,进一步加剧了朝廷内部的纷争,而一个月间两个皇帝去世,则使得这种纷争更加沸沸扬扬。

按照祖例,朱常洛年仅16岁的儿子朱由校继承皇位,年号天启,名号熹宗。

在这种混乱的政治背景下,魏忠贤得以施展谄媚阿谀的本领。不久,他巴结上了大太监王安。司礼太监王安见魏忠贤百般逢迎,很是乖巧,打算重用他。便问:“你识字吗?”

魏忠贤目不识丁,所以尤其痛恨读书人。往常若别人问及此事,他准会翻脸,大怒而去。今天见是王安问,便低下头,装出一付委屈的样子。过了一阵儿,又抹抹双眼,抬头凄然地说;“少时,家贫,读不起书”王安很同情他,又问:“那你会干什么?”

不学无术的他突然想起叔父当初嘱咐的话,便脱口而出:“我会做菜。”

王安便命他做两道菜显显手艺,果然味道鲜美可口,王安大喜。正巧宫内王才人在物色一位司厨。王安保举这位李进忠。王才人对他的手艺非常满意,时常赞不绝口,就允许他恢复原姓,赐名忠贤。从此,魏忠贤接近了他日思夜想的政治权利中心。

大内后宫风流案

魏忠贤进宫后,留心观察,细心访问,预测着时局的发展。凭着他的感觉,把自己的赌注全部压到了皇长孙朱由校身上。而朱由校身边最可接近的,就是他的乳娘客氏。

乳娘客氏,是侯巴儿之妻。万历年间,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托付给亲戚家,自己进宫抚养皇长孙朱由校。十几年来,朱由校的起居饮食都由她掌管。她比任何人都接近也更了解朱由校。魏忠贤知道了这些,就想办法巴结这个女人。客氏深居内宫,颇感寂寞。她浑身的青春骚动无法在皇长孙身上发泄。时间荏苒,她与常出入内宫的宦官魏朝勾搭在一起。魏忠贤看出门道,就百般谄媚魏朝,通过魏朝送给客氏钱财。

熹宗登基之后,对乳娘客氏大加恩赏,比对生身母亲还要亲近。晋封她为奉圣夫人。出入内宫,有八抬大轿专门侍候,另派五列人马持棍开道。魏忠贤寻找各种机会接近客氏,逐渐得到客氏怜爱。

魏忠贤的介入,使客氏越来越冷落魏朝。魏朝忌恨在心,就在暗中监视两人的举动。

一天,客氏走出内宫。魏朝尾随在后。客氏绕来绕去到专门放置宫女内侍死尸的千秋鉴。魏朝大惑不解。这地方冷清空旷,很少有人来到。客氏环顾四周无人,转身进到千秋鉴。她顺手带上门,没有上闩,就转到里屋去。魏朝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贴耳细听,传来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那男人正是魏忠贤。

过了一会儿,屋里传出客氏“嗷”“嗷”叫声。魏朝再也忍不住心头怒火,猛然推门闯了进去。客氏和魏忠贤搂抱在一起,兴头正高。见是魏朝闯进来,一下子懵了,不知如何是好。魏朝猛地掀开被子,顺手抓住魏忠贤的发髻将他一下拽到地上,连声大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竟然偷吃到我头上来了。真是色胆包天!”魏忠贤的头发被紧紧抓住,疼得乱叫,像杀猪一般。客氏在自己的两个男人面前,也不顾许多,光着身子起来拉架。魏朝一见客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啪”,用另一只手打了她一个反嘴巴,口里骂着“无耻的淫妇”,可抓魏忠贤的手就是不放。客氏见自己和魏忠贤都赤条条一丝不挂,魏朝却咬牙切齿。她上去扳魏朝的手,可怎么也扳不动。客氏急中生智,上去狠狠咬了一口。魏朝疼得“啊呀”一声,放开了手。魏忠贤这才大打出手。年少时在肃宁城街头打架的本事得到了发挥,再加上客氏拉偏架,几个回合魏朝就被打得鼻孔出血。客氏忙穿上外衣,又递给魏忠贤一件外衣遮体,几个人便吵吵嚷嚷地找熹宗去评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魏忠贤

中国历史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