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画像

(阅读次数:

郑板桥在山东任范县县令的时候,许多人都眼谗他的画作,可是能得到画作的人却不多。

一天,一个少年乘着轿子,由一帮家丁簇拥着来到县衙,向郑板桥讨画。郑板桥一看,原来是他的本家侄子郑思谦,郑思谦的父亲是当地巡抚。他想,这个纨绔之徒平时被他父亲管得很严,从不敢轻易到自己门前显摆,今天这样贸然上门,一定是父亲不在家,出来逞能。

郑板桥本不想给他画,可是想了一会儿,又改变了主意,便说:“我给你作画可以,但你不能私自拆看,必须等你父亲在场时才能打开,你能做到吗?”郑思谦素知伯父的怪脾气,生怕碰钉子,哪敢违背他的意思,便答应下来。

很快,郑板桥就到后堂做好了一幅画,严严实实封上,然后交给他,又谆谆告诫一番,才让他走。

小思谦得了画,十分高兴,心想:父亲对郑板桥的画渴望已久,却不敢亲自去讨,自己轻而易举就办了父亲想办而没有办到的事,他看到了,一定会夸自己的,于是就把画卷珍藏起来,等候父亲回来。

过了几天,父亲从任上回来了。他听说儿子得了画,十分惊喜:没想到儿子年幼,倒能办大事,应刮目相看,可再一细想,又心生疑惑:不知多少体面的人物都在族兄那里碰了壁,弄得体面扫地,儿子才十几岁,连话都说不周到,怎么可能轻易得手呢?这其中必有跷蹊!果然,一家人打开画卷一看,不觉都傻眼了。

原来这是郑板桥为小思谦画的一幅肖像画,画工虽好,人也画得俊秀挺拔,栩栩如生,就是在那应该画手脚的地方留着空白。一个人无手无脚,岂不成了残疾人?

一家人都大眼瞪小眼,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小思谦的父亲思索了一阵之后,对着儿子喝道:“不肖子,你是怎么去见伯父的,照实讲来!”

思谦见父亲动怒,吓得脸都白了,急忙跪在地上,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是坐着轿子去的……”

父亲又问:“礼品是怎样呈上去的?”“让……家丁呈的。”

“你伯父当时有何表示?”

“他……只是笑笑,到后宅很快就画出了这幅画……”

父亲一拍桌子,怒骂道:“你狗大年纪就敢在伯父面前如此摆谱?这缺手断脚的作品,画的不就是你吗?”他想了想说,“你立即回去,不坐骄,不骑马,连毛驴也不要骑,更不要带一个家丁。见了伯父,先磕头请罪,再双手把画作呈上,请求修正。你伯父念你年幼无知,一定会给你修正的!”

小思谦受了父训,仔细想想,也着实惭愧。当即再去范县县衙,向郑板桥磕头请罪。郑板桥捻须一笑,上前把他搀扶起来,替他在画作上添了手脚……

编辑推荐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