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回校教书法:习惯当老师 最怕调皮女同学

(阅读次数:

由成都邮政与华西都市报联合主办,“寻找成都金晖大使”活动启动以来,成都多个社区的退休老人拨打报名电话96111,纷纷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成都市蒲江县的退休教师江桂言就是其中的一位,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他仍然利用自己的退休时间,去原来的学校带书法兴趣班。“我已经习惯了当老师。”

只打过两次学生

最怕调皮的女同学

江桂言本不是蒲江人,出生于乐山的他,在1970年的知青上山下乡浪潮中,来到了这个县城,当年他的年纪只有19岁。很快,由于知青的身份,他走上了教师的岗位。“刚过了三年,就开始在当时所在的霖雨公社当民办老师。后来又继续读书,毕业后就在红星中学、东北中学当老师。”

从1980年到退休,江桂言一直在现在的鹤山初中教书。谈到过去40年的教书生涯,他说自己眼里过去的学生形形色色,对于不同的学生,管教方式各有不同。当然,遇到的淘气学生也不少。“哪有小孩子不淘气的,淘气的男学生我不怕,就怕一些淘气的女学生,因为女孩子心理比较敏感,那时候有的女同学爱离家出走,所以我批评时要特别顾及她们的自尊,就怕她们走极端。”

江桂言告诉记者,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班主任并没有工资,但是他却非常重视和学生的互动。“这个叫家访,虽然学校没有要求,但是我经常骑着自行车去拜访学生的家庭,和他们沟通,因为其实学生调皮、成绩不好你不能完全归结到学生身上,家庭成长因素很大,从这方面入手解决会好很多。”由于学校位置较偏,到了冬天,早上打着电筒上班,晚上打着电筒去学生家家访成为常态。但是他却不以为意,“这跟上山下乡吃的苦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当老师,为学生动怒是难免的,耐心的江桂言只打过两次学生。“第一次是因为一个男同学上课的时候踢了前排女同学的屁股,上课的时候我没动他,下了课就把他叫到办公室批评教育,当时确实很生气,还动了手。”第二次则是因为罚站的学生不听话,江桂言本想吓唬下他,但教鞭却不小心打到了学生的脸颊。“这个事情让我心里一直很不安,自此我就没有打过学生。”

值得一提的是,那位调戏女同学被打的男孩,后来成为了一个本地的出租车司机,“有次打车的时候碰到了他。他倒是不记仇,坚持没要我打车费。”

退休后爱上书法

回校义务教学生书法

从2004年开始,江桂言就逐渐淡出讲台,直到2011年正式退休。退休的生活不再像以往那般忙碌,但是他并没有打算闲着。

“退休以后我开始练书法,还会点二胡,经常会自发组织乐队去敬老院做慰问演出活动。此外,我还爱摄影,多次参加县上的一些摄影活动。”不过,占据他一天时间最多的还是书法。江桂言告诉记者,自己经常会利用下午的时间来练字,“手写痛了就不练了,有次下午花了三个小时,写了篇范仲淹的《岳阳楼记》。”

慢慢的,他的书法在附近也有了名气,有的人就要求他办个书法培训班,与此同时,鹤山初中也请他回来教个书法兴趣班。他坦言,两者收入差距很大,但是他仍然选择了回校。“我已经过了挣钱的年纪了。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在学校当一名老师。”

在过去的40年教学生涯中,曾经的同事、同学纷纷下海或从政。其中不乏飞黄腾达之人。“说实话,心里不波动是不可能的,但是自己已经习惯了当一名老师,也确实为这样的一份职业自豪。”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尚智

http://m.gushidaquan.cc/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