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疑私自取走老人66万退休金 留57万欠条(图)

(阅读次数:

保姆疑私自取走老人66万退休金 留57万欠条(图)

罗先生出示了一些保姆写的“借据”。

事件:住家保姆取走两位老人巨款

保姆:嘴巴甜、衣着靓、电话多

儿子:老人一年换了6个保姆

焦点:保姆取款的密码从何而来?

文/广州日报记者肖桂来、何家

图/广州日报记者陈忧子

昨日上午,家住广州光孝路的罗先生致电本报称,自己和哥哥常年在外地工作,年过八旬的父母留守在广州家中,便请了一位保姆照顾二老,但最近一年多时间,罗先生却惊奇地发现:保姆黄某以各种名义取走了父母账户上的钱,共计66万元。此外,黄某还写下了12万元的欠条。更离奇的是,今年8月底,父亲离世了,罗先生在遗物中还发现了一张数额为45万元的欠条,借款人同样是保姆黄某。

“这个保姆在我家工作还不到2年时间,留下数张欠条,涉及上百万金额,现在人影也不见了。”罗先生很无奈。目前,警方正在调查处理中。

昨日,罗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罗先生从事IT行业,常年在上海工作,罗先生的哥哥在梅州工作,两人都不在父母身边,为了照顾两位老人的饮食起居,2014年10月,保姆黄某通过一家家政公司的介绍走进了罗先生的家庭,而此时,正是这一系列奇葩事件的开端。

进门才几个月就借走12万元

“没想到这是引狼入室!这位保姆到我家几个月后就开始了不断借钱!”罗先生随手摊开了数张欠条在桌面上。据“借据”显示,黄某在2015年1月9日、1月13日、8月26日分别立下借条,向罗先生的母亲朱婆婆借了总计12万元。

“第三次借钱的时候,她当时又哭又下跪,说是资金周转遇到了困难,实在没有办法,并保证是最后一次借了。我当时不在,如果我在,绝对是不愿意的,可我爸妈一时心软,也就答应了。”这三笔钱,黄某承诺将于2015年2月15日、2月月底、9月26日前还清,但据罗先生透露,这些钱至今根本没还上。

又“借”走母亲卡上46万元

然而,12万元只是个开始。去年12月25日,母亲朱婆婆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摔伤了手和腿脚,行动甚是不便,取钱时需由黄某陪同,“我想就是那时候她记下了我妈的银行卡密码。”今年5月,朱婆婆突然身体不适,怀疑患上肠癌和胃癌,罗先生就马上赶回广州。“我问我妈身份证和银行卡在哪里,结果我妈说一时都忘记了。结果保姆说,银行卡在她那里。”这令罗先生很吃惊。

于是,罗先生便赶到银行查账,流水显示母亲的储蓄账户从2016年4月29日到5月17日分10次共取走29.86万元,余额只有37.9元;退休金账户从2016年4月16日到5月1日共被分7次取走现金16.3万元,余额只有7.79元。两张卡合计被取走46.16万元,两张卡里的余额连50块钱都不到。

钱去哪儿了?罗先生回家就询问保姆黄某,没想到黄某大方承认,钱是她取走了,不过不是偷,而是借的。黄某当即写下了一张38万元的欠条,并承诺6月30日前归还。至于借钱原因,黄某称是拿去汇给深圳的亲戚用于买房了。

父亲多张卡被取走了20万元

“黄某借钱的事情在家里引起了激烈的争吵,最后我们决定辞退了黄某,并立马去报警。”6月15日,罗先生用轮椅推着母亲来到越秀区光塔派出所报案,警方当时传唤了黄某10个小时后,当晚就把她放了出来。原来黄某接受调查时坚称密码是母亲告诉她的,警方认为是侵占,而非盗窃。由于证据不足,黄某又答应马上还钱,于是,警方当晚便放她回深圳筹钱。

但是,黄某这一走,便没有了回音。说好的6月30日前还钱的事情,也成了一句空话。经历了此事的折腾,父亲罗老伯的身体突然变坏了。7月30日,罗老伯病倒了,被送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可我一直找不到我爸的身份证、医保卡、退休金和津贴账号,给爸爸办理了临时身份证后,去银行一查才知道黄某从我爸退休金账户和医保卡里多次取现20万元,其中,有些钱还是在报警之后套取的。”据悉,黄某去年拿父亲的身份证去单位帮老人换了新社保卡,之后就一直自己留着。

事情还没有结束。8月25日,罗老伯因病情恶化不幸离开了人世,在清理父亲遗物时,罗先生发现,在遗物中还有一张金额45万元的欠条,借款日期是今年5月13日,并承诺今年7月30日归还,借款人同样是黄某。“这张欠条从何而来谁也说不清楚。”罗先生说。

保姆印象:嘴巴甜衣着靓电话多

据了解,保姆黄某今年47岁,是广东肇庆人,2014年10月开始到罗先生家照顾老人的,一开始是通过家政公司介绍来的钟点工,没有安排她住家。“我妈摔伤后,她说要照顾我妈主动要求在这里住的。”罗先生说。

今年5月,黄某被辞退后,罗先生又为父母找了一位新保姆邝女士,她与黄某也相识。“她嘴巴很甜,对老人很好,目的是想要老人的钱。过去,也会抱怨说两个老人家很麻烦,但是,他在两个老人家面前比较会哄老人家开心。”邝女士说,黄某平时打扮得不像保姆,穿裙子、高跟鞋,不像保姆,会化妆,穿着时髦光鲜。

“她社交范围非常广,很多人都认识,经常凌晨一两点才回家,而且装扮很好,也会哄老年人开心。”罗先生说。

不过,据罗先生介绍,黄某有向他人借钱的前科:“听说她在上一雇主家时,刚进去三天就问雇主借钱,人家不敢再用她,就辞退了。在我们家的时候,也经常听到她收到别人催他还钱的电话。”

儿子:老人比较喜欢听好话

罗先生的父母是一对空巢老人。罗先生表示,自己在上海工作,哥哥在广东梅州工作。“我只有一年黄金周才有时间回家探望,哥哥一年回来次数也不多。”

说起家里两位老人,罗先生也有些无奈,“在黄某之前,我家连续换了6个保姆,都是因为老人不满意。”罗先生说。

罗先生表示,“我爸爸是干部出身,退休之后比较失落,比较喜欢听好话,过去的几个保姆不会讲甜言蜜语,也不会哄老人开心。所以,我父亲都不是很喜欢。”

家政公司:只与黄某签了一年合同

记者了解到,罗先生父母从广州市佳洁物业清洁有限公司家政服务部聘请了黄某。昨日,记者来到位于纸行路的该公司求证,该公司人员表示,当时介绍黄某到罗先生家工作时,三方签订了一个为期一年的合同,但是现在合同已过期了。对于保姆黄某借钱的事情,该公司人员建议报警处理。

昨日,根据罗先生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多次拨打黄某电话,均未有人接听。

焦点:

保姆私自取款

密码从何而来?

到底是侵占,还是盗窃?问题的关键是取钱的密码是朱婆婆主动告诉黄某的,还是黄某自己窃取的。

黄某:朱婆婆亲自告诉密码

“黄某一口咬定银行卡密码是我母亲亲自告诉她的,只是老人记性不好,忘记了这回事。”罗先生说。

据了解,朱婆婆去年年底摔伤后,行动很不便,银行存折、银行卡、医保卡等证件都放在黄某处保管,如果要用的时候,就叫黄某陪同一起去办理。

朱婆婆:没有把密码告诉保姆

朱婆婆坚称黄某在说谎,“我不可能把银行卡密码给保姆,这些密码我连我儿子都没有告诉过。”

据医院鉴定,朱婆婆确有轻度老人痴呆症状,有时候很难判断自己的行为。据今年一份医院出院记录显示,朱婆婆主诉“夜间睡眠时反复情绪失落”,精神检查“自知力部分存在”。

对此,罗先生认为,保姆黄某是利用了老人的病情乘虚而入,获取了相关账户密码。“有查到银行监控录像,黄某曾陪我妈去银行挂失银行卡,我怀疑是我妈在输密码的时候,黄某在旁边看到了。”罗先生认为,黄某是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取款,属于盗窃。

律师:侵占属于自诉案件 盗窃才由警方立案

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许瀚律师表示,侵占罪和盗窃罪都以他人财物为对象,都侵犯了公私财物的所有权,主观上都是故意,并都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这是二者的共同之处。但是,二者有着明显的区别,在维权渠道上,侵占属于自诉案件,需要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盗窃案件是由公安机关立案。

http://m.gushidaquan.cc/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