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在国民党核心的中共女特工:按住了蒋介石脉搏

(阅读次数:

潜伏在国民党核心的中共女特工:按住了蒋介石脉搏

【导读】本文为被称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女人”、中共情报员沈安娜的口述回忆节选。

我打入国民党机关后,怎样才能站稳脚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舒曰信曾告诉我:要注意观察。首先要像“舅舅”讲的那样,对周围的人要分清敌友,确定亲疏关系。

我住的是集体宿舍,和我同住的还有两个职员,一个胖,一个痩。胖女士三十来岁,听人说是省主席亲信的老婆,和丈夫分居。她成天苦着个脸,对人爱搭不理的,平时很少说话。在机关里,谁也不主动和她搭腔,更没人敢议论她,大约是怕传到她丈夫的耳朵里引起是非。

我倒有些同情她,有时和她搭搭话,称她为大姐。胖女士大概因为自己命运不济,所以不爱多管闲事,与同宿舍的人基本相安无事。

那位痩小姐可就不那么安分。她25岁左右,长相很一般,却整天没事就坐在镜子前涂脂抹粉。她还喜欢骑马,床前放着一双非常漂亮的马靴,床头挂着一条精致的马鞭。我发现她经常和男朋友出去骑马。她的男朋友经常换,让人对她莫测高深。

痩小姐的言谈举止和生活习气与机关的职员不大一样,江湖气很浓,我就在心里偷偷称她为“江湖小姐”,并时时对她保持警惕。

胖女士和“江湖小姐”都是广东人,经常在一起说广东话。开始她们对我还有些提防,有时正说得起劲,见我回来,就不说了。我为了打消她们的顾虑,就故意说:“你们广东话真有意思,像外国话似的,我一句也听不懂。”其实,我虽然不会说广东话,但是听懂是没有问题的。然而,经我这么一说,胖女士和“江湖小姐”再说广东话就不避讳我了。从中,我也听到了一些在机关里听不到的事情。

不知为什么,“江湖小姐”对我的态度一直不怎么友好。

我第一次回上海送情报时,姐姐和姐夫教我密写和密藏技术,给了我一小瓶白色药水,也叫隐形药水。密写方法是用毛笔蘸着隐形药水,写在家信的背面或者空行之间。对方收到后,用碘酒一抹,字迹就显影出来了,俗称“药水信”。由于受条件的限制,我只能利用宿舍没人的时候,在宿舍里密写情报。为了不被别人发现,密写时,我就拉上窗帘,闩上门。一听到脚步声,就马上把药水和家信收起来,再拉开窗帘,打开门,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有一次,我正在密写情报,“江湖小姐”突然回来了。因为门被我闩上了,她用钥匙打不开,就疯狂地砸门,并大声叫喊:“开门!开门!”

我吃了一惊,连忙把药水和家信收好,然后才从容地拉开窗帘,打开门。

“干什么,神神秘秘的?”“江湖小姐”一进屋就盛气凌人地指责我,并用警觉的目光在屋里四下搜寻,似乎想通过什么蛛丝马迹,来发现我有没有什么隐私。

我有两个箱子:一个木箱,里面装着衣服之类的东西;一个小皮箱,里面装着一些所谓的“细软”,还有刚发的薪水和那瓶白色药水。小皮箱摞在木箱上面,平时是锁着的,刚才因为匆忙,还没来得及上锁。“江湖小姐”的目光在上面停了一下,然后故意弯腰往床底下看了看,好像下面藏了什么似的。

我以为她没有注意到小皮箱,便怀着侥幸的心里,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对她说:×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我在床底下藏了个人似的!

“江湖小姐”白了我一眼,气急败坏地“哼”了一声,用手中的马鞭在走廊上重重地抽了一下,扬长而去。脚下的马靴噔噔作响。

潜伏在国民党核心的中共女特工:按住了蒋介石脉搏

潜伏在国民党核心的沈安娜:按住蒋介石脉搏的女人

我暗自庆幸刚才是虚惊一场。可是没想到,“江湖小姐”很狡猾,我随后就知道了她的厉害。

第二天,我下班回到宿舍,见屋里虽然没人,但我总感到有些异样,后来终于发现,我的小皮箱被人撬开了!我不由得感到脑袋“嗡”的一下。因为里面放着那瓶白色药水和那封没写完的密信!

我急忙掀开小皮箱,一看,药水还在,钱也没丢,非同小可的是那封没写完的密信不见了!吓得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密信落到对方手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是什么人干的呢?如果是小偷,不会不偷钱,如果是特务,那不会把药水留下。我再去看门上的锁,也没有发现被撬的痕迹,那么一定是“江湖小姐”干的!

可她为什么不拿药水,只拿一封家信呢?我坐在床边冥思苦想,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忽然想起,那封家信并未放在小皮箱里,而是在自己身上!因为以往写好的密信是马上发走的,而昨天由于“江湖小姐”的干扰,信没写完,也没能及时发走,出于防范意外的本能,我没有把信和药水一起放在皮箱里。刚才一紧张,居然把这事给忘了!

我正在想如何对付这个“江湖小姐”,走廊上传来噔噔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是她回来了。

“×小姐,”我非常气愤地迎上前去,对刚刚进门的“江湖小姐”说:“我锁着的箱子,被人撬开了,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以为她会抵赖,没想到她居然很坦然地回答:“是我撬的。”

“你凭什么撬我的箱子?!”我厉声质问道。

“哼!你说为什么?”“江湖小姐”竟然蛮不讲理地反问道。

“是我问你!”我义正词严地追问道。

“我看见你有一瓶白色药水。怀疑你是共党特务!”“江湖小姐”信口开河地说道。

“江湖小姐”说话如此直截了当,倒使我吃了一惊,但我马上意识到,如果对方真的确认我是共产党,那么现在我们就不会在这里对话了。不过使我感到费解的是,这女人能把一瓶药水与“共党特务”联系起来,似乎很不简单。可是“江湖小姐”说话的口气,又不像是背景特别复杂的那种人,倒有点像上海人说的“十三点”。她到底是什么人呢?我决定以守为攻,于是反击道:“你说什么?共党特务?笑话!那是一瓶脚气药水。你撬我皮箱,盗窃私人财物,还要诬陷我是共党!我要禀告上峰,治你的罪!”

“江湖小姐”见我口气强硬,还要告她偷盗,眼珠转了一下,态度遂平和了不少,说道:“哎,你不要胡说啊,我可没有拿你的东西。”

我见她有些害怕,料想她也不会有什么来头,便步步紧逼道:你拿没拿东西,等上峰派人来一查就知道了。我这就去报告,请你马上出去,我要保护现场!

“江湖小姐”见势不妙,便软了下来说道:沈小姐,我真的没拿你的东西,我只是想看看,你那里面装的是什么。

“那你也不能私自撬别人的箱子啊!”我故意装作得理不让人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你可以检查一下箱子,看看你的东西少了没有。”“江湖小姐”连声道歉。

我本来就不想把事情闹大,见对方服软,顺势给了她一个台阶下:“如果东西没少,我就不报告了。但是你要保证,以后不准乱动我的东西!”

“那当然,那当然。”江湖小姐见我答应不再追究下去,马上趁机下台阶。

我佯装检查小皮箱里的物件,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嗯,东西倒还都在。”然后又故意拿出那瓶白色药水,对“江湖小姐”说:“这脚气水很灵的,你要不要试试?”江湖小姐连忙说:“谢谢,谢谢,我没有脚气。”

不过,这件事过去之后,我立刻把药水处理掉了。我意识到,集体宿舍不适合做秘密工作,更不能在集体宿舍里写“药水信”,必须改变工作方式。从此以后,我就不再在宿舍里整理情报了。我立刻给姐姐写了一封信,说我病了,希望姐姐来看看我。

伊娜接到信,马上到杭州看我。见了面,发现我并不像生病的样子,就问:出了什么事?

我便把与“江湖小姐”之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姐姐作了汇报。

“你处理得很好。”姐姐伊娜沉思道,“现在看来‘药水信’以后不能再用了。”

原来,药水质量也有问题,上次我寄到上海的“药水信”,伊娜还没用碘酒显影,密写的字就隐隐约约地显露出来了。

伊娜说:我回去向舅舅汇报,以后不能用密写邮寄了。由你自己把情报送到上海,或者由我来杭州取。你要特别提防你说的那个“江湖小姐”。

链接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沈安娜受中国共产党派遣,潜伏到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主要为国民党重大会议和重要人物做速记工作。她的丈夫华明之配合、掩护她的情报工作。她打入敌人心脏14年,得到敌方高度信任,虽然经历多次暴露风险,但始终没有被识破,为党获取了大量国民党中央高层内幕情报和核心机密,其中有些是具有战略、预警价值的。

2010年,95岁的沈安娜辞世。她生前亲笔撰写了工作史料,并同女儿华克放、作家李忠效进行了多次谈话,回忆自己跌宕传奇的一生,特别是潜伏在敌人心脏的经历。《丹心素裹——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实录》一书是李忠效、华克放根据沈安娜亲笔材料和口述回忆整理而成的实录,并配有上百幅罕见的历史照片,包括台湾国民党党史馆保存的档案照片,重现历史,弥足珍贵。

http://m.gushidaquan.cc/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