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野情诗

(阅读次数:

《给f》(雪野)

这个季节

万木在流亡

我能看到你

刀剑走血雨声纸上

雪花

覆盖梅朵你高贵的忧伤

我已经

给你予备好了风

搬来踮脚起飞的悬崖

你一定要

守护好内在之水

冰雪走后努力开花

不必担心

我这里有酒

面对

此生与你天涯的怀想

需要的时候

你就聆听岸边的信天游

那时

你要诀别枝头落英飞翔

把天空

给鸟与果子留下

我们乘坐河流回家

三月的远方

有故乡情深草木依旧

眺望的父母温暖斜阳

鸟群

衔走洁白的炊烟

也衔走你我

不舍昼夜所有的苍凉

《南山之约》(雪野)

我的田园拟定二月苏醒

骑上风筝我想让你荷锄而来

我这里有种籽饱满

五座谷仓

九月酿酒春荒放粮

八乡邻里衣食无忧

我想让你带上过去

所有的泪水弃梦而来

种瓜点豆

灌溉儿孙们遍野的庄稼

当然

你可以从羊身上取线

在柳树下纺花织布

你也可以

临水抚琴高原走马

但不可以

耽搁孩子们的四书五经

吟诗作画纸上谈兵

当然

来或者不来那是你的终身

你一定

要在金丝笼子里仔细想好

我这里冬天雪大

夏天鸟多且山高水长

《取暖的粮食》(雪野)

五月的码头

驷水而去悬而未决

为怀想你的丝竹

我俯身拾影独上琴台

江流依旧

伯牙在子期不在

旧日青草之上

与花朵低飞的蝴蝶

阳光斑斓的舞蹈与风摇摆

你那遗失散碎的彩虹

我想让你

拎着南国轻声透明的流云而来

捧出你的小桥流水人家

那些从纸上滑落的句子

在黄土高原的门前依次排开

如果黄昏

一定要卷走我们取暖的粮食

今夜我们就面对面坐着

不言恨不轻言爱

你说说上海

黄浦江边那个年青发亮的镇子

我告诉你

大山之西长风当歌高原走马的山寨

请允许我喜欢你写诗的右手

擦亮我窗子多年的尘埃

我不会让你爱上我的落魄

你可以爱上

千年风吹不散的茅屋

爱上杜甫

那支贫穷而善良的蜡烛

但我

还是决定要用我的左手

为你把黑暗的桔子剥开

那样太阳就会出来

散发出曦光水果的味道

情诗。它们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我宁愿相信它们是。

我喜欢它们的名字,它们叫雪野,也叫酒王。大气,而又苍茫。

我从未称呼它们“老师”。因为它们从未想教导我什么。但是它们一直在感动我,吸引我,抽出我千年之躯内的乱麻,晾晒于西北干燥的阳光下。

一直没有忘记我欠下的债。不是欠给它们。是欠给自己的。一个人,被文字剥夺的,必用文字索回。

是的,剥夺。而且,再读一次,还会再剥夺一次。

——那么,谁能相信阅读是一种享受与获得呢……

它们是给F的,给C的,给H的。但它们给过她们之后,它们还在。

那一把鲜艳的糖葫芦吃完了,留下了雪野。雪野,他可以和酒王面对。

而这些诗,像童话里盛水的罐子,饮的次数越多,水反而越多;甚至饮出宝石,饮出繁星。

牛郎星·“我”——

我这里冬天雪大

夏天鸟多且山高水长

(真性情者,爱憎分明。极端就是他骄傲的勋章。

“大”。“多”。“高”。“长”。

这样的人,爱起来,不是老鼠爱大米,不是两只蝴蝶缠缠绵绵一起飞。这样的爱,只有大气而智慧的女人才能拥有和承受。)

我已经

给你予备好了风

搬来踮脚起飞的悬崖

(可以为爱流血的男人,他拥有神力,能挽住无形之风,能搬动凌空悬崖。只为所爱的女人,得天独厚,绚烂开花。)

但我

还是决定要用我的左手

为你把黑暗的桔子剥开

(我又想起了那一把鲜艳欲滴欲燃的冰糖葫芦,照彻了整个黑暗的夜晚……侠骨柔情的汉子,能擎天撼地,也能仔细地拾起爱人发辫上不小心滑落的一根青丝。“把黑暗的橘子剥开”,巧妙地把这二者融为一体。这是性情和灵魂,也是做人的智慧,和诗写的智慧。)

织女星·“你”——

我能看到你

刀剑走血雨声纸上

雪花

覆盖梅朵你高贵的忧伤

(这是必须的。不然英雄如何救美。

但,即使滴血,你也是梅朵,你的风度,是“高贵的忧伤”。)

你一定要

守护好内在之水

冰雪走后努力开花

(梅朵你听:切切期盼,殷殷叮咛。如父如兄。即使冰雪万丈,怕也被瞬间融化了吧。)

我想让你带上过去

所有的泪水弃梦而来

种瓜点豆

灌溉儿孙们遍野的庄稼

(这泪水,是相思之泪么?千年的修行,终成正果。)

当然

你可以从羊身上取线

在柳树下纺花织布

你也可以

临水抚琴高原走马

但不可以

耽搁孩子们的四书五经

吟诗作画纸上谈兵

(这女子,温柔贤惠。这女子,知性优雅,大气豪爽。这女子,还将是一个好妈妈。——理想爱人!)

我想让你

拎着南国轻声透明的流云而来

捧出你的小桥流水人家

那些从纸上滑落的句子

在黄土高原的门前依次排开

(你有轻声透明的南国,有小桥流水人家;但你却并非小巷中走出的蓝布碎花。你“拎”,你“排”,你擅“抚琴”,你能“走马”……)

我不会让你爱上我的落魄

你可以爱上

千年风吹不散的茅屋

爱上杜甫

那支贫穷而善良的蜡烛

(多么骄傲,又多么谦逊的表白!不要爱我……但要爱我……嘿嘿嘿……“千年吹不散的茅屋”,如今更名为“大源堂”。)

双星辉映·“我们”——

把天空

给鸟与果子留下

我们乘坐河流回家

(读到《给F》“那时/你要诀别枝头落英飞翔”这两行时,我是感觉到残忍的。但这种感觉仅仅是一瞬间而已,旋即被“把天空/给鸟和果子留下/我们乘坐河流回家”化解了。开花的人啊,想一想,再想一想,再再想一想,你一定会爱上甚至迷上这种“诀别”吧。努力盛开过之后,死,也没有什么可怕。“鸟群/衔走洁白的炊烟/也衔走你我/不舍昼夜所有的苍凉”……爱与痛,终如炊烟……然而,始终“洁白”……何憾之有啊……)

如果黄昏

一定要卷走我们取暖的粮食

今夜我们就面对面坐着

不言恨不轻言爱

你说说上海

黄浦江边那个年青发亮的镇子

我告诉你

大山之西长风当歌高原走马的山寨

(不恨“黄昏”,不轻言爱你。也许不一定是不能说,不该说。是不说也彼此相知。我们是南国和西北,镇子和山寨,伯牙和子期。高山流水的琴音,作了你我永远的背景。……这种时候,空气也可以用来取暖的……)

瞧我,把好好的几首诗,肢解得体无完肤,还牵强地动用了“牵牛星”和“织女星”的名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多像个玩耍时打碎了花瓶而被揪住的孩子,J)。命名,纯属偷懒,为的是省却中间大段枯燥的说明。至于肢解,仅仅是便于我打通三首诗的间离,使它们得以在我的意识里彼此关照,以得到归纳性的结论。出于弥补,我因此而把雪野的原作完整地呈现在此文的开篇部分。

说实在的,写下此文的题目时,我并知道我要写些什么。我似乎一直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在感动着我。但这些文字写得很顺利,在我这一面看来,完全是水到渠成。一字一字一句一句就那么细细地静静地潺潺的有时也是滔滔地流下。愈到后来,我的视线愈发清晰。与其说我在读雪野的诗,莫如说,我也在解读自己。

反抗与顺应,忠贞与舍弃,勇敢与超拔,生与死……傲岸与平淡,幸福与苍凉,细腻与大气,温柔与豪情……一种非糖非盐,非血非水,非铁非石的物质……雪野的诗!你似乎不能把它们完全界定为爱情诗。但我又愿意它们就是爱情诗。生命完成爱情。爱情成全人生……

写到最后,我突然很想替雪野回答有些读者的提问:“这些诗,是写给谁的?”

写给F的,写给C的,写给H的。

写给自己的。也是写给你的。

写给天和地的。

写给短暂而又沧桑的生命的。

完满的爱情,难道不应该是我们一辈子怀揣着的太阳吗?

给我们粮食,给我们照明,为我们取暖,还给我们的诗歌,以灵魂。

…………

在这些诗里,我看见了诗人的爱情理想,人生理想,和美学理想。并深刻共鸣。情不自禁,写下了上面的文字。

http://m.gushidaquan.cc/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