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高潮

这天上午,柳芸芸早早来到锦湖市人才交流中心大厅碰碰运气。她还没有浏览完大屏幕上的工作列表,一个男人就过来跟她打招呼,问她愿不愿意当模特。男人说,他叫曹少铮,是《别墅魅影》和《终极绑架》这两本畅销书的作者。

眼前这个男人,竟是近两年来在文坛迅速蹿红的恐怖小说家曹少铮。他先后出版了两本书,总销量超过一百万册。柳芸芸并没有读过曹少铮的书,但网上的评论她略有耳闻。

曹少铮说:“我正在写第三本小说,可书中的女主角一直拿不准怎么写。我想找一个女孩子作为模特,有了参照,写起来才能得心应手。”柳芸芸问:“那我该做些什么工作呢?”曹少铮说:“很简单,就是做一些秘书的工作。也许我会要求你陪我吃顿饭,喝杯酒,每月支付你五千元。”

柳芸芸吓了一跳,五千元月薪,实在太诱人了!但是,曹少铮会不会提出些比吃饭喝酒更过分的要求呢?想了一下,她推辞说,自己有男朋友了。曹少铮让她先听听男朋友的意见。

柳芸芸就走到一边,拨通了男朋友黄子强的手机,将情况一说,黄子强居然很高兴地同意了,但他提醒柳芸芸,在签合约时,必须加上一句:“不跟对方发生任何亲密关系,否则一切免谈。”

柳芸芸回过头来,曹少铮已经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份早就拟好的合约递了过去。柳芸芸仔细一看,合约上写得很清楚:雇主和模特之间绝不发生任何强制性的亲密关系,合约期限为半年,薪水在每月的月底发放。她同意了。

合约一式两份,曹少铮交给柳芸芸一份,说:“工作从今天开始。现在,你去书店买那两本我写的书,回家仔细看,一个字都不允许遗漏。一个月后,我会打电话给你。”柳芸芸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你是说,让我看一个月小说,支付我五千元?”曹少铮点了点头。

一个月过去了,柳芸芸将曹少铮的两本小说读了几十遍。她不得不承认,曹少铮是写恐怖小说的天才,书里的每一个情节都充满了神秘、阴森和血腥。第一个星期,她几乎每一天都是在噩梦中惊醒。月底到了,曹少铮打来电话,约柳芸芸在一家咖啡厅里碰面。见面后,曹少铮递给柳芸芸一张银行卡,说:“这个月的工资我已经打进了卡里,密码是你手机号码的后六位数字。今后,每个月的工资我都会打进去的。”顿了顿,他又说,“从你看我的眼神里知道,你下了大工夫去读我的书,这很好。接下来这个月,你就陪我吃吃饭喝喝酒,有问题吗?”

柳芸芸说:“只要不违反合约,我服从你的安排。”曹少铮点点头:“今晚我带你去红双喜酒店参加一个酒局,你马上去买几件衣服。”

柳芸芸的脸顿时红了,她哪有那么多钱去买高档服装啊?她支支吾吾地说:“我”曹少铮说:“这是工作需要,所有花费由我来支付。”柳芸芸“哦”了一声,心里的大石放了下来。

到了商场,柳芸芸穿上新衣,往试衣镜前一站,惊喜得差点叫出声来。这些名牌服装穿在她身上,既有现代女性的时尚和前卫,又有社交名媛的高贵典雅,浑身透出一股摄人魂魄的魅力。

晚上,曹少铮将一身新装的柳芸芸带去酒店。在酒桌上,他的朋友们交口称赞曹少铮有艳福,居然找到柳芸芸这么好的女朋友。曹少铮只是笑笑,而柳芸芸中规中矩地低头浅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酒局结束后,曹少铮开车送柳芸芸回到她的住处。在楼下,柳芸芸心里开始打鼓,她很害怕曹少铮会提出上楼,那样她会不知所措。曹少铮却什么也没说,自顾开车离开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柳芸芸陪曹少铮出入宾馆酒楼、歌厅舞场等高级娱乐场所,她渐渐爱上了这个言语不多,外表冷漠的老板。只要曹少铮暗示喜欢她,她会毫不犹豫地投入他的怀抱中去。

这天傍晚,曹少铮将柳芸芸带到家里。没有任何前奏,他直接将柳芸芸抱上了床,两人极尽缠绵。激情过后,柳芸芸幸福而满足地躺在曹少铮的怀里。

曹少铮在她耳边轻声说:“柳芸芸,你真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模特,我没有找错人!”柳芸芸一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她本以为曹少铮会说他爱自己呢。在这一刻,柳芸芸似乎明白了:她和曹少铮之间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曹少铮需要的并不是一个爱人,甚至不是一个女人的身体。但事己至此,柳芸芸也无法抽身。她暗下决心,决不会再跟曹少铮上床了。

过了几天,曹少铮又将柳芸芸带去他家。这一次,柳芸芸打定主意,不再跟他上床。她坐在车里不肯下去,平静地说:“曹先生,我不想重复上次的错误,请你让我回家。”

曹少铮似乎吃了一惊,他重又关上车门,扭过头看着柳芸芸。隔了好一阵子,他才冷冷地说:“你的意思是,从此不想让我碰你?”柳芸芸坚定地说:“合约上写得很清楚,你没有权利强迫我做你的情人。”

柳芸芸刚说完,曹少铮突然像疯了一样,扑上去一把将柳芸芸推倒在座椅上,撕扯柳芸芸的内衣。柳芸芸拼命挣扎,可在曹少铮粗暴的侵犯下,她的反抗显得软弱无力。曹少铮强行占有了她。

发泄完兽欲,曹少铮慢条斯理地整理衣服。柳芸芸用双手捂住脸无助地哭泣。曹少铮说:“你用不着这么伤心,既然收了钱,就应该服从我。实话告诉你,我们那晚欢爱的情形,都被我偷录下来了。如果你终止合约,我马上将那些视频发给你的男朋友,你的父母,发到网上。再说,我对你的身体根本不感兴趣,那一夜和今晚我所做的,都是为了写小说。上楼吧!”

两人上了楼,进入卧室后,曹少铮让柳芸芸先去洗个澡。出来后,又让她去衣橱找衣服换上。柳芸芸打开衣橱,里面竟全是女人的服装:学生装、护士装、休闲装、宴会装整整有几十套,而且是全新的,连厂家的标签都没有撕掉。她胆战心惊地挑了一件穿上,回到卧室。曹少铮见她进来了,从床上跳了起来,说了句“你在这里休息吧”,就走到另一间卧室去。

柳芸芸和衣躺在床上,越想越害怕,直到半夜两点,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不久,她又从噩梦中惊醒。这次,她并不是因为曹少铮小说中的情节才做噩梦,而是因为自己的切身遭遇让她惊恐万状。

柳芸芸觉得自己快疯了。可眼下,欢爱视频仍在那恶魔手里,自己不敢轻举妄动。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每隔三两天,曹少铮就把柳芸芸带回家,让她依次穿上衣橱里的各种服装,扮成各种各样的女人,然后跟她做爱。每一次,曹少铮都要求柳芸芸细细体味每一个不同女人的心理,有时一夜甚至要连做好几次,才能令曹少铮满意。柳芸芸知道自己无法摆脱曹少铮的掌控,只好咬紧牙关坚持下来。好在,距离合约到期只剩下两个月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奇闻异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