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魂记

(点击:622℃)

神婆儿七十多岁了,据说四十五岁那年出过一次车祸,从此变得能掐会算,神道道的,十里八乡的人遇上常规无法办到的事就去请她。但她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个头儿不高,身板单薄,面黑,皱纹跟别的老太婆一样多。只是因为她戴着一顶直筒白布帽子,显得有点古怪。她由小男孩儿的外祖母搀扶着,吃力地爬上炕。

小男孩儿仰面躺着,一动不动。大年初三了,从年三十儿开始,他掉进睡眠的深河中,时而漂浮在水面上,舞胳膊蹬腿儿,眼睛紧闭,眉头扭动着,嘴里发出模糊的呓语,仿佛他要拼命醒来,但有什么东西拼命要把他按在枕头上;时而,他半张着嘴,表情松弛,薄嫩的眼睑半闭着,透出粉红的毛细血管儿,身体无邪地瘫散开,呼吸以沉稳的节律轻微嘶叫着,很享受梦境似的,表明他掉进睡眠的河底,一时不会上来了。祖父背他去医院看过,除了脉搏有点弱,别的没什么问题,只好背回家来继续睡着。到了吃饭的时间,祖父强行唤他起来,百般哄着,喂点吃的下去,倒下又睡了。

“陌陌,陌陌!醒醒呀!”外祖母从邻村赶来。

小男孩没有一点回应。他的祖父,蓄着黑色的短胡须,但是头发半白了,坐在一边的塑料凳上,吸着烟。

“真是没福气的孩子,过年了,该吃好东西了,他却睡大觉。鞭炮也不能放。”

外祖母唠叨着,又连叫了几声“陌陌”,仍是没有回应。她不甘心,脱了棉鞋,骗腿上了炕,两手扳着孩子的肩膀,将他扶坐了起来。“陌陌!陌陌!”小男孩哼唧了一声,歪下头,仍睡着。“陌陌,睁开眼睛看看,姥姥来了。”孩子不应。她又说道:“陌陌,快醒醒,睁眼看看,你妈回来了。”孩子没有上当,身子往下歪,她只好小心地放平了他。屋子里有点冷,孩子穿着苹果绿毛衣,她给他整理一下衣领,突然发现什么似的,手伸进去一摸,愣住,这才回头看一眼孩子的祖父。

“他怎么没戴玉石?”

祖父干笑一声,低下头,吸了口烟。

外祖母的眼神锐利起来,“丢了?”

“去年他上学没钱交学费,他爸拿去卖了。”祖父声音微弱,低到地面。

外祖母声音拔上顶棚。“卖啦?那可是件宝物,他姥爷特意留给他压魂儿的,你们怎么卖啦,就缺那几个钱?”

“那都是无稽之谈,谁信这个!再说,那么大一块石头挂在脖子上,上学不方便,怕他丢了。”祖父气硬起来,瞅一眼炕上的亲家母,脸扭到一边。亲家公活着的时候,他就看不惯他那种神神道道的样子。

外祖母气得拍一下自己的大腿。她那老头子活着的时候,懂易经,是十里八乡的文化人,经常给人测八字(看风水,起名字)。陌陌的名字就是他起的。死前,他从他的宝贝柜子里拿出一个璞玉挂件,玉质混浊,大小如大人的手掌,上面雕刻着一个手舞足蹈的古代男娃,眉眼也就是大致轮廓,男娃的头上绕着一个古钱式样的玉圈,他说这叫“刘海戏金蟾”,他说陌陌胎弱,容易受到惊吓,戴上这块玉能护住他的魂魄,万一遇上大的惊吓,这块玉会先炸碎,而陌陌会平安无事。他抱着陌陌说:“这孩子长得真像我,可惜,我命不长寿,不能看着他平安长大,你们一定要好好养活他呀。”

他们是怎么做的,竟然把玉卖了!外祖母心口堵得慌,跟陌陌的祖父说话就没好气,问他是怎么看的孩子?她拉起孩子的小手,叫他看孩子的手都起冻疮了,她又去抚摸孩子的头发,说头发也不知道给理一理,乱糟糟的,母鸡都想上去趴着。

陌陌的祖父抬起头,倔着表情看亲家母。他当然不服气,孩子的奶奶死了,他一个人又要忙地里的活儿,怎么顾得过来?

这可不是理由,外祖母认为祖父是没上心,男人照顾孩子就是没有女人那么全心全意,他少抽一支烟的工夫也能给孩子做不少事呢,她看到他手里的烟源源不断地升旋着烟雾,顿感厌烦,口气陡地变得生硬,“就知道抽你那破烟,掐了,呛死人!”

祖父愣一下,看看手里的烟头,没多长了,犹豫了几秒钟,在鞋底上按灭了。亲家母的话他不爱听,谁说他对这孩子不上心,这可是他的孙子。她要是嫌他看得不好,她就领回去嘛,孩子可是她闺女生的。

外祖母听了这话更生气,她伸腿下了炕,边穿鞋边骂亲家,他这是不讲理嘛,她也有孙子,可没让孙子出丁点差错。陌陌是她闺女生的,可这个老头儿是他的爷爷,孩子要是出了事,她就跟这老不死的没完!

这个老婆子,怎么骂人呢,大过年的,人家都是拜年,她一个女人家,怎么来骂人?祖父站了起来,瞪起眼睛。外祖母霸道地挺挺鼓囊囊的胸脯,说大过年的,谁把孩子弄成了这样,吃捞不着吃,玩捞不着玩?祖父扫一眼外祖母的胸脯,没敢动地方。孩子这样子,不是他弄的,他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医生也看了,说没病。他气短地嘟囔着。

就是因为玉坠没了,孩子的魂儿丢了!外祖母坚持这么断定。祖父仍是不服气,可是犟不过她,因为他没有过硬的理由来解释这件事,连他信任的医院都没办法,他也只能听她的了,她要去请神婆子。这不是扯淡嘛,但为了孩子,由她去吧,总得为孩子做点什么。

外祖母满怀信心地出了门,心想他不信鬼,也不信神,就是王道吗?她老头子在世时总是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到底有没有,谁知道呢,看不见就是没有吗?人不是万能的,所以,该敬什么,该信什么,就得低头。

一边帮神婆儿上炕,外祖母还在想,要是老头子还活着,就用不着求这神婆子来辛苦一趟了。她打了一个三轮车,到另一个村子里把她拉来,花了上十块,事情结束,还得给她两大张酬劳呢。

“陌陌哎!”神婆儿叫了孩子一声,在他身边盘腿坐了。

陌陌仍是沉睡着,瘫软着。外祖母说:“这孩子出生时不足月,气血不足,八字弱,容易掉魂儿。”

神婆用肯定的语气说:“一会儿就给他找回来。”到了这个时候,她显得跟别的老太婆有所不同了,她开始现出神秘的气息,并且成了这间屋子里最强大的人,每个人都在依赖着她。她满脸的皱纹像干裂的土地,里面藏着太多的时间,她的眼睛亮闪闪的,里面藏着多少人的秘密呀。她调整着坐姿,问道:“这孩子,上几年级了?”

“一年级,一年级。”祖父和外祖母同时说。

“他爸妈过年没回来?”

祖父看一眼外祖母,说:“他爸厂里加班,说是老板接了新定单,不让请假。”

“他妈也说不回了,火车票也不好买。”外祖母没理亲家。

“唉,做孽哟!现在的孩子,可怜哪!别看他们有吃有穿的。这个世道,人都疯了,城里成了疯人院,农村人也往里瞎跑。”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奇闻异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