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生无法逃过良心的谴责

(点击:62814℃)

文/枫叶飘飘

昨夜我又梦到父亲来找我理论了,我正在单位开会,他突然就出现在会议室门外,衣衫陈旧,一脸憔悴凄凉……父亲去世已经两个月了,一想起他临终前大颗大颗滚落的眼泪,我就像掉进了逃不出的心罚。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那天晚上养老院打电话说父亲病重时,我正在参加同学聚会。当时气氛很热烈,我喝了不少酒。当我带着酒气赶到医院时,父亲已进入半昏迷状态,养老院的人说父亲是撑着最后一口气,在等我。看见我,父亲虚弱地张张嘴,但纵有千言万语,已说不出一个字来,大颗大颗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滚落,之后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来。

那种锥心的痛和自责,无人能够理解。给父亲送葬时,我哭昏了过去。

“早有这份孝心,会把老人扔在养老院里?你也有孩子,等你老了,孩子也会把你当负担扔进养老院。”大姑指着我鼻子指责。我的两个姑姑一直怪我把父亲送到养老院,说父亲白养一双儿女了,骂我不孝顺。

以前因为怕别人的议论,我一直告诉别人说父亲是去了西安大姑那里。

大哥一家在国外,他在电话中安慰我说,小妹你别自责,你和妹夫都尽力了。是哥哥没有尽孝。

当初先生同意我把父亲送到养老院,现在在深重的自责里,我跟先生的心变得隔远了,看他为父亲的丧事忙碌,我知道他也承受着内心的折磨,背负着良心的不安和拷问。可是如果当初不是他总和我吵架,抱怨我总往父亲家跑,照顾不了自己的家和孩子,我能下定决心把父亲送到养老院吗?

5年前,父亲因病生活不能自理。母亲已经去世了,照顾父亲就成了我沉重的负担。

可能是因为有病吧,父亲的脾气变得很怪。进养老院前的3年,我先后给父亲找过8个保姆,都先后离开了。

先生在北京工作,我的工作压力也很大。我每天晚上安顿完父亲,回到家孩子已经睡了。一日复一日,一年下来,我累得半死,人瘦了好多。我的小家庭进入一种无序状态,那种苦是外人不能体会的。

我开始感到了负担,还有恐慌和不平衡,我觉得自己年轻的生命成了父亲苍老生命的陪葬。我渐生嫌弃和不满,开始对父亲没有好气,我对他的爱,渐渐磨损殆尽。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原来,我也是这样的儿女。

先生开始抱怨我,言语间也把父亲当成拖累。这也不能怪先生,我的公婆岁数大,自父亲有病后,我一次也没去山东老家探望过他们,也没法接他们来天津生活。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呀,除非把父亲送进养老院。我知道父亲很恋家,为了不直接伤害父亲,我让大哥打电话劝父亲。

我不知道大哥是如何劝动父亲的,反正第二天我下班后再去看父亲时,他说:“不能再拖累丫头了,去养老院好,去养老院好,去了孩子就省心了。”按说父亲同意了,我心里该轻松些,可是,却有说不出的沉重。父亲去养老院的前夜,我久久无法入睡,我被自己矛盾的思绪折腾得精疲力尽。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更多精彩,请点击:良心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