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反有理的老爸vs寸土必争的老妈

病了就有理了?

大清早的,还没起床呢,老爸的电话气呼呼地来了:“你赶紧过来趟,我要和你妈分居。”

火急火燎地起床,气喘吁吁赶回家,还没上楼呢,老妈从拐角的凉亭里冲出来:“这次我说什么也不和那老东西在一起了。”

说着,眼圈居然还红了。

我头大不已。老爸住院一个多月,我天天单位家里来回跑,都快崩溃了。好容易盼到他出院,刚想消停一下,怎么又闹了这么一出。心里着急,嘴上自然不耐烦:“你也真是,爸爸还是个病人呢,就不知道让着他点。”

我的本意是想老妈体谅下当儿女的,谁知,她一下子翻了脸:“都是我的不对?我早就看出了,这个家我就是个多余的,既然如此,索性不烦你们了。”说罢,转身就向外冲,也不看路上的车来车往,好在我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了她。

磨破嘴皮说了半天,老妈的火气暂时消了,我这才知道事情原委。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爸爸肺部不张住院,同病房有个人说,这病有可能是生气闹的。老爷子于是追本溯源地想起春节时因为点不起眼的小事老妈和他干的那一架:“以后过年过节不许无事生非”囿于老妈一向的威严,老爸还没敢直奔主题,可麻烦还是惹下了。

“谁无事生非了?那个事儿难道怨我?”

“无论怨谁也不能大春节的生气啊,若不这样,我还没这病呢。”

听到这话,老妈简直要跳起来:“你的病是我气出来的?!”

老爸咕嘟了嘴巴背过脸,默认了。

老妈一下子炸了锅。做好的早饭倒进垃圾桶,老爸的枕头被子丢到了客房的地板上,眼见自己捅了马蜂窝,老爸傻了,愣神半天忽然想起自己还是个病人,一下子抓到了救命稻草:“我都这样了你还这么欺负我,这日子没法过了。”

“既然他要分居,那就随了他,一会儿我就去租房,这个家以后和我无关了。”交代完事情经过,老妈余怒未消。

眼见老妈这样,我那个郁闷就别提了。老爸虽然出院了,可医生说了,必须好生静养,否则,病情还有继续恶化的可能呢。

“病了就有理了?一切都让着他,他倒没事了,谁管我的死活。”说到伤心处,老妈还掉起了眼泪。

看这情况,立刻和好基本不可能了,恰好,姨妈打来电话,我赶紧将老妈送了过去。踅回身再回家,老爸正一个人在厨房煎鸡蛋呢。看到我,如出一辙的,也是控诉:“我都这样了,你妈还如此对我,我是没法儿继续和她凑合下去了。”

“妈妈也真是,太任性了。”

听我也不向着老妈,老爸更来劲了:“受了她一辈子的气了,老了还想欺负我,没门儿。”

看着老爸揭竿而起的样子,我忍俊不禁,噗嗤一声又乐了。不过是家庭内部矛盾,可看老爷子那气势,倒好像要真的不共戴天似的。

横了一辈子的老太太

老爸老妈这一辈子如果拍成电视剧,最恰当的题目应该是《急性子女人和慢性子男人的爱情》。

老妈是家中的独生女,从小就傲娇任性,结了婚虽然十八般武艺都拿得起来,可那点火就着的脾气也真够人受的。老爸呢,性格温和,人也老实,家里家外,永远都是一副不急不慌的样子。

性格不同,处理问题的方式自然也不一样,很多时候,一点芝麻粒儿大的小事儿,老妈说起来就是火烧眉毛,而只要无关人命,再大的事儿到了老爸这里,也都是毛毛雨了。

这样性格的两个人挤在同一个屋檐下,吵架自然在所难免。好在任何斗争都是有终点的,渐渐的,家里的战争和争吵少了,不是矛盾解决,而是东风压倒西风,老爸服软了。

“女人嘛,头发长见识短,我才不和她一般见识。”偶尔被别人取笑“妻管严”,老爸总是这样解释。不过,在我看来,老爸的“服软”更多是对老妈的钦佩。

我上小学那阵儿,爸妈同时从原来的工厂下岗,走投无路的当儿,是老妈铁肩担道义担起了养家的重担。那时候她也就三十多岁,一个人南下广州批发服装,回来再起早贪黑地在街市上摆摊叫卖。爸爸虽然也想帮忙,可老实如他,出一趟门居然被人骗了全部货款。之后,老妈也就只让他当个替补队员帮自己看摊儿了。

凭借着练摊儿的收入,不仅供我顺利读完了大学,家里还买了房。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老妈在家里愈发说一不二了。

大学毕业那年,老妈的腰椎间盘突出一下子厉害了,服装的生意只好放弃。这时呢,老爸的事业倒开始蒸蒸日上。他原先在一家不显眼的小企业做财会,近两年那家企业发展壮大,作为元老的他升任了财务科长,月薪到了将近5000元。

“你也累了这么久了,以后养家的重任我来挑。”老爸说得情深意长,老妈幸福得满眼放光。本以为幸福的日子从此万年长了,却没想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开始频繁跳出。

惯性使然,老妈凡事还是喜欢指手画脚,老爸却没有了当初那个听话的劲头儿:“你怎么什么都干涉我啊,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儿。”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