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都市隐鼠

六点,黄昏提前到来,巷子里漂浮着薄薄的暮色,像女人的黑丝袜。

我蹲在地下室门口,端着一桶泡面。面还在泡着,一股牛油味混合着醋酸味从盖子缝隙里漏出来,飘着。我已经连续十四天顿顿泡面了。并不是我对这种看着像女人烫焦了的头发,闻着一股添加剂勾兑味的东西有多少兴趣,而是我早已习惯了昼伏夜出、凡事凑和、怕光喜阴的生活,再说我明目张胆出去遛马路进餐馆被公安局的抓了怎么办,所以,我只有一日三餐基本用泡面来解决问题。

我活着,像极了一只老鼠。我这么想着,一丝悲哀掠过心头。我揭开泡面盖子,一股热气喷出来,捎走了那丝悲哀。我觉得我有点矫情,那些悲哀忧伤痛楚之类的字眼是给那些狗屁有钱人用的,跟我沾不上边。我仅仅是为了生活,才像老鼠一样,作为一个人,谁不想活出点猫样,可我能做到吗?

不想那些不切实际的问题了。填饱肚子要紧。我刚捞了一筷子面条,一滴水掉进了面桶,在血红的地沟油上溅出了三个圈。下雨了,我抬起头,暮色四合,鸡鸣狗叫,没有下雨的踪迹。我很纳闷,再抬头。我操,头顶一条水淋淋的红裤衩迎面掉了下来,我来不及起身躲闪。啪!一声,红裤衩掉进了泡面里。

我端着还没吃一口的泡面和泡面上那条浸入汤里的蕾丝花边红裤衩,酝酿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好心情瞬间被捏爆了。我操你大爷的!我站起身,准备好好咒骂一顿这瞎眼的家伙,到底是谁存心欺负人。当我的这句粗话还没出口,站在三楼扶着栏杆的女人穿着白吊带,朝我笑了笑。我只好憋着脖子咽下了那句话。再说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朝我笑,我这个快两年没沾过女人的男人,还能骂出来?我没冲上去犯罪,就已经是念佛行善了。

对不起哦。那个女人收回手,说了句。然后又笑了笑,转过身,走了。

我的愤怒烟消云散。我甚至为她的离开感到有点怅然若失。

我端着面桶回到地下室,屋子里黑乎乎一片。我打开灯,端在手上的面桶里的红裤衩再一次跳进我的眼里,湿漉漉的裤衩,像那个女人姣好的面庞,甚至还散发着洗衣粉的槐花味,真让人有些眩晕。扔了?留下?还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犹豫了一阵,我决定洗了,偷偷留下,无聊了想女人了,还可以拿出来过过瘾。要是那女人下来取,我还可以发展发展,不过她八成是不敢下来取了。我从汤里提出裤衩,放到床头的塑料袋上。面是吃不成了,只好倒掉。

离晚上干活还很早。我倒了半盆凉水,撒上洗衣粉,放进裤衩,开始慢慢揉洗。这裤衩好小,是不是传说中的丁字裤,我不清楚。我搓揉着,蕾丝滑过手上的感觉真舒服,像摸着女人的屁股一样,柔顺,绵软。洗衣粉沫子溢到了地上,一朵一朵。我都好久没洗过东西了,我好像自从住进这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就没有洗过任何东西,包括我的裤衩。我觉得我一个昼伏夜出的人,洗那么干净给谁看,一头钻进夜色里,就算把绸缎穿上,还是黑不溜秋,看不清样子。再说,我也懒得洗,搓来揉去,麻烦得要死,不是蹲得人腿酸,就是弄得人手腕疼,洗衣服这样的家务小事,天生就是女人干的。可我今晚竟然犯了神经病,在洗一个陌生女人的内裤。这多少让人感觉搞笑。

楼上的女人,是什么时候住进去的,我毫无印象。不过这也很正常,我搬过来住这里也就不多几天,平时基本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干活。我就想着赶紧挣点钱,从地下室搬出来,不要过老鼠一样的生活了,住到楼上,一楼也好。

裤衩洗完了,幸好是红色,沾了辣椒油,也不是太明显。

裤衩挂在了门后的铁丝上,像一面小旗帜,晃眼极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9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