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秘书的风流史

男人养得起情妇,我们三位姐姐,哪一位也养得起你这个白脸小弟弟

白青天在南蛮市政府秘书大换班招考中,一路过关斩将,以综合成绩第一名的身份,顺顺当当改了行。

秋天的早晨,天高云淡。踌躇满志的白青天大步流星地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开始第一天上班。

一踏进门,只见一同招上来的四位秘书早已到了。办公室副主任田大菊一手握着一只小巧玲珑的茶杯,一手指指点点地对新招的四位秘书训着话。田大菊五十左右的样子,一张马脸瘦削而呆板,虽然刻意将稀疏的头发烫得蓬蓬松松,但仍能看到白白的头皮。见白青天进来,田大菊矜持地点了点头。

白青天挨着一位秘书坐下,赶紧掏出本子做起笔记。

田大菊讲了有关做秘书工作的要求后,便对秘书们进行了分工。其中两位给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当秘书,另外两位分别给分管农业和工业的副市长当秘书。

分了工,田大菊讲起了别的,仿佛根本没有白青天似的。白青天沉不住气了,站起身来问道:“田姨,我做什么工作?”

田大菊马脸一冷,瞪了白青天一眼:“谁是你的姨?在市政府只有上下级关系。要找姨,回家去!”

白青天满脸通红坐了下去。几位得到好差的秘书,相视一笑。

田大菊黑着脸呷了一口茶,冷冷地说道:“小白同志是教师改行,对教育界较为熟悉,经组织集体研究,安排给分管教育的张副市长做秘书。鉴于张副市长目前正在浙江挂职锻炼,小白暂时协助办公室工作。”

白青天顿觉掉进冰窖一般,沮丧和委屈一下袭上心来。他想挤出一点笑意,但就是笑不起来。

田大菊拿出一串钥匙,分别发给那四位秘书。

田大菊说:“市政府住房紧张,只能先给工作担子重的同志安排。小白就暂时自己找房子,等有空房再安排。”她又对一中年男人说道,“杜主任,你给新秘书说几句话吧!”被她叫做杜主任的男人笑了笑,说:“我没有说的,就按田主任的安排去做。”田大菊说:“那好,今天大家就先把窝安排一下,明天正式上班。”

白青天懊恼地走出市政府大门。他在市里没有亲戚也没同学,这几天暂住一家小客栈,一应行李也堆在客房里。现在没有分到住房,只好继续住客店。他一边吸着烟,一边漫无目的地在街头游荡,心中百思不解。自己考试成绩第一,凭什么被安排给一位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当秘书?又凭什么连一间房子也不安排?

白青天出身农家,为了让他读书,四个姐姐小学毕业就跟着父母在土里开始刨钱供他上学。白青天不负众望,一举考进了地区高中。那时,他已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学习成绩优异,作文更是突出。在他的笔下,古朴的土家吊脚楼,溪边古老的水车,无不令人神往。他成了女生追慕的对象,在众多的追求者中,他选择了同样来自农村的一位女生。白青天的父亲得知后,从遥远的山村赶到学校,一番“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说得白青天无地自容,只好抛开儿女情长,发愤读书,终于考入某重点大学。从此,两人各奔东西,断了音信。参加工作后,他迷上了相术,业余时间差不多全扎在故纸堆里。依据相书所示,他这一生应该是要出人头地的。所以,虽然二十有七了,但仍然没有谈恋爱。

这次考上公务员,白青天踌躇满志,以为进了市政府,成为市长秘书,便可一马平川,岂不是应了相书所说!没想到第一天就遭到了田大菊的一记闷棒。一时,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中午,白天青在一家小吃店吃了一碗素面,回小客栈拿了一本看手相的书,想好好研究一下;刚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外面忽地响起脚步声,吓得他连忙将相书放进了抽屉里。

“小白,你加班?”原来是办公室的杜主任。

“杜主任,我不知道您要加班,我这就出去,不打扰您工作。”白青天慌忙站起身。

“莫客气,我只是来看看,没有什么事。你坐下,我们扯扯白。”杜主任说着给他送来一支烟。

白青天连忙双手接过,掏出火机给杜主任点烟。杜主任笑着挥挥手,自己点上,还将火焰送了过来。白青天受宠若惊,只好就火把烟点上了。就这一下,白青天对杜主任的印象变得很好。觉得他虽然是正主任,但平易近人,不像田大菊那样颐指气使盛气凌人。

杜主任是外地人,这次秘书大换班,新任市长本想将他调离出去,让田大菊接任主任,但不知什么原因又没有调离,可办公室的实权却落在了田大菊手上。

杜主任与白青天东一句西一句说了约摸半个小时的话,看似不着边际,但话里却分明暗示着一些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深意。

杜主任离开办公室后,白青天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原来这次秘书换班,只是走走形式而已,那四位是早就内定好了的。自己能进市府,纯属塞人口舌的一个挡箭牌而已。白青天感到官场就像无形的圈子一个套着一个,自己是根本无法进入的。回想起来,就连自己称田大菊为姨也是马屁拍在了后蹄上,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现在的女人个个装嫩,巴不得人人喊她妹妹才好。干部尤其讲究年轻化,老太婆了还有几天风光的?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20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