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恋

时间:2016-12-15 00:18:20 

她是雪儿。18岁,读大学一年级,青春、健康、美丽,又充满活力。这样的女孩子,简直就是拥有了整个世界,还能缺什么?----缺一份爱情!

爱情是与生俱来埋在心底的一颗种子,春风几度,它随着青春的岁月,长成一棵摇曳着梦幻般花朵的植物,把女孩子的心摇曳得在迷惘的渴盼里沉醉。

已经有同学羞羞答答、半遮半掩地恋爱起来了。那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高中里男女同学平时基本是不说话,到了大学,男女生开始说话了,也有些来往了,但都很节制。大学校规里一般也都有在校期间不准谈恋爱的规定,不过掌握上并不十分严格,只要不是闹得特别出格,通常也没人干涉。可开始的恋爱都有点偷偷摸摸的。

也有喜欢雪儿的男生,有的给她寄落款为“内详”的情书;还有的更大胆,直接把情书夹到她课桌的书本里;更有的正式而隆重,找了中间人来向她作媒,有板有眼地通报家庭条件和个人基本情况,然后就约定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对于介绍的方式,雪儿完全排斥,她觉得这简直是以物易物,与爱情完全不搭界。遗憾的是那些情书,也都不能扣动雪儿的心扉。甚至,有的写情书的男生,让雪儿有一种不洁的感觉。并不是说那男生多么可恶或恶劣,但真的不是随便哪一个异性都可以跟爱情扯上关系。

那一片目光,就这样,劈开记忆里积淀的浮尘,重又鲜活起来,照亮了雪儿心里那一树梦幻的爱情花朵。那目光,清亮、透澈、纯洁、无瑕,又满带着喜悦和爱恋。

目光的另一头,牵着的是江旭----雪儿的初中同学。

雪儿也不知道江旭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把这样一片美丽的目光给了她。她偶然发现时,已经初三快毕业了。那是一节自习课,她找后排的女同学借一本语文练习册,回头间,正遇上江旭的目光。她只觉得脸上一阵温热,忙低了头,心里是意外的喜悦和甜蜜。

雪儿从此也有意识地注意江旭,又有好几次,他们的目光相遇在一起。相遇的刹那又都装作若无其事地急忙躲开。

也仅此而已。青春期开始闪烁的一点火花,是美丽的,也是微弱的,还只够存在心里。

很快中考了,江旭考入了另一所高中。雪儿从此再没见过他。高中生活最缺少色彩和想像力,回忆起来就是灰腾腾的一砣。江旭的目光随着逝去的时间也成了回忆,被封到雪儿心底。

这个时候在雪儿心底复苏过来的江旭的目光,带上了浓浓的爱情的象征。

雪儿想给江旭写封信。她不知道江旭的家庭住址,只听说江旭考上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读的是化学系。她想把信就寄到江旭的学校去。

这封信,雪儿写了好几天,不是觉得语句不妥,就是觉得字不好看。写了撕,撕了再写。最后写成的信,称呼是“江旭同学”,内容就是谈谈她的日常生活和学习中的开心趣事,恬淡、平静,没有一点爱情的痕迹。尽管她内心汹涌澎湃,在每一个字里行间,她都觉得满带着爱情的气息。

江旭很快回了信,称呼也是“雪儿同学”,内容的风格和雪儿的信也一样,纯净得没有一丝杂念。

把江旭的们读了好几遍,雪儿才读清楚每一个字。她激动,她简直平静不下来。她渴望着爱情的心,从江旭的信里感受到的,也都是爱情的意味。

雪儿和江旭就这样开始了书信往来。一来一去,差不多正好一周时间。每个周四或周五,雪儿给江旭把信寄走,下一个星期二或星期三,雪儿又准能收到江旭的回信。

雪儿的喜悦和快乐是显而易见的,是按捺不住的,是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同学们不用猜也看出了端倪。同宿舍的同学先给她开起了玩笑。雪儿并不辩解,只是咪咪地笑。这就等于默认。于是同学们都知道雪儿恋爱了。慢慢地更进一步知道,是她的初中同学,叫江旭,在北京读大学。更有好奇的同学在一次国伟来找雪儿玩时,追着国伟问江旭是个什么样的人。

国伟也是雪儿的初中同学,跟她读同一所大学。两人初中时彼此的印象都像是一个透明的影子,到了大学,才因为初中同学的关系觉得亲起来、近起来。有时间的话,两人也在一起玩一会儿。国伟来找雪儿的时候多。

雪儿却因为国伟的知情有点失落。这样一份恋情,需要远离现实,一现实起来,就有点走味。所以,雪儿只跟国伟承认,她在跟江旭通信。国伟立刻自告奋勇,很诚恳地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不好说啊?我帮你说!”雪儿急得一迭声道:“不用,不用,什么也不用你说!”

雪儿和江旭的通信一如既往,信的风格也是一如既往。没有人提到爱情。

雪儿的心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爱情意境里。有时候也希望跟江旭把话说得透一点,笔端的话却总是欲言又止。她渐渐觉得这样子跟江旭有点飘摇,又想像不出来更进一步跟江旭会是什么样子。她生出些苦恼,一种对未来不可知的苦恼。这苦恼也影响了她给江旭写信时的情绪,她得努力把这种情绪排遣开。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将近一年。

大二寒假开学返校,国伟来看雪儿。他挺郑重并且带着点神秘地对雪儿说:“寒假的时候我去找江旭了。”

雪儿立刻感觉到不对劲,她看着国伟,没说话。

国伟继续说:“这小子怎么回事啊?我一提你们的事,他还有点尴尬,到最后也不给我说句准话。你们多般配啊,郎才女貌、女才郎貌都行。闹别扭了?”

雪儿也有点尴尬,她不知道该说国伟什么好。国伟是那种甘愿为朋友两胁插刀的人,他的热心总是出于好心。

雪儿觉得自己是被国伟很鲁莽地从一种意境中抻了出来,有点不悦,更有许多说不清的情怀。破天荒地,那一周里,雪儿没有给江旭写信。那几天里,她一直静静地想,尽管有时候心里乱得什么都想不出头绪来。

雪儿把江旭的信都翻出来,从头重读一遍。江旭的信一如他的目光:清亮、透澈、纯洁、无瑕。雪儿突然清醒地认识到,她跟江旭其实很陌生,初中三年,除了偶尔相遇的目光,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他们这近一年来的通信,又都是在编织生活里的童话。她和江旭,她是地上的一泓清水,江旭是碧蓝的天空里浮着的一朵雪白的云,云影照在水里,水色映着云姿,看似在同一幅美丽的画里,中间却隔了天上地下的距离。这里边的爱情,不过是自己渴望爱情的心渲染出来的玫瑰色。她和江旭大约注定了,只有这份悠远的遥望。而这份美丽的遥望,从开始就已经是他们的结局。

雪儿从此没有再给江旭写信。江旭慢慢地也不再来信。雪儿收拾好江旭的信,封到箱底,江旭的目光,她也重新收到心底。

同宿舍有的同学和国伟都曾关切地问她和江旭是怎么回事,雪儿不做解答。这一场恋爱,与青春有关,与她渴望爱情的心有关,与江旭其实无关。这是一段美丽的心恋。而这种美丽不可说、不能说。

但雪儿知道,她以后还会想起江旭的目光,那片一世都将美丽的目光。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现代爱情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