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 可不可以不忧伤

(点击:12950℃)

1

四月的南方,樱花招摇放纵。路边的小酒吧,夏川从软软的沙发上撑起头颅,远远看到陶荔白衣长发的身影。

夏川没想到,时光会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将一个女孩儿从顽石雕琢成美玉。

从陶荔眼中。夏川看得出自己的出现并没有带来任何讶异,她第一句话是:莲禧的娃娃满月,她来不了了。夏川尴尬地笑。

校友们扯着陶荔的长发:“怎么想起改头换面了,你的大背包呢。”

陶荔爽朗大笑,长长睫毛上跳跃着光芒。那些过去,就像一页翻过的书,从此说了永别。

可夏川,却一直记得十六岁的那个夏天。

2

十六岁的夏天。巨大榕树罩下浓重的影子,夏川和莲禧躲在清凉的树影中。

莲禧探过一根小手指。上面黏着苎麻花柔软的花瓣:猜猜,什么东西比花瓣还要软?

夏川猜不出,莲禧眼里倏然蹦出一束火焰:闭上眼睛。我就告诉你答案。

夏川合拢眼睛,苎麻花绿色的香粉铺天盖地罩下来。他贪婪地深呼吸。唇上忽然落下热乎乎的香吻。五脏六腑。石破天惊。

他从此上了癌。图书馆的角落里,操场的篮球架下,花圃边的长椅上。夏川一次又一次俯下沸腾的身子。含住那枚比花瓣还要柔软的唇。

那天晚自习放学,夏川扯了莲禧向灯光的黑影里闪,不想短发的陶荔冲了出来。

她瞪着灼灼的眼睛:“小色鬼,你给我放老实点。如果莲禧有了娃娃。你们俩都要被开除。”

莲禧的面孔一下子绷紧了。她惊悸地想起那些苔藓一样湿滑的长吻,小腹处好像真的有东西在蠕动。

3

夏川恨死了陶荔。因为莲禧再也不理他了。

他四处尾随莲禧,渴望有个无人的角落,能狠狠地在怀里抱一抱她。白、日里莲禧不给他这样的机会,午夜的月光下。她却笑嘻嘻地嘟着花瓣一样的唇钻到他梦里来。

尽管小心遮掩。夏川的床单上还是有了被同学取笑的痕迹。

众人的戏谑中,夏川恨死了身体里的那个魔鬼,更恨的是陶荔。

他开始捉弄她。池塘里的绿青蛙,叶子上的毛毛虫,濒死的小鸟。夏川看着陶荔坐到位子上,拉开抽屉,白着脸尖叫起来。可是她不哭,很快处理掉那些恐怖的东东。夏川好失望,他想要的就是她泪流满面受伤害的样子,可陶荔偏偏不遂他的愿。

他只好想更恶毒的办法。

4

巷子里的阿呆,早早失学。头上挑染着五彩的图案,挽起袖子的胳膊上,左青龙、右白虎,一副杀气腾腾的架势。

夏川狠心贡献出老爸送的生日礼物:iphoneMp3,小心嘱咐阿呆:只要她吃点苦头就好。

周末的傍晚,陶荔从校园出来,上大马路之前,阿呆从路边荒凉的房子中跳出来,锋利的水果刀抵住她的后腰:“跟我走。”

夏川以为,陶荔的眼泪可以下来了。却没想到,她假意提鞋子,一转手就从背包里掏出同样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

阿呆吃了一惊,和陶荔扭打在一起。夏川心惊肉跳地猫在隔壁的窗子前,阿呆将一块砖头拍在了陶荔头上。

血顺着陶荔的额角淌下来,陶荔的眼泪终于下来了。夏川想逃,却见阿呆忽然直了眼睛,扭打中。陶荔的衬衣扣子掉了,玫瑰红的胸衣半掩着雪白的肌肤,阿呆的眼睛里蹿起火焰。

陶荔一边遮挡衣服,一边大喊着救命向外跑。阿呆猛虎一样扑上来。夏川完全傻了。他昏头昏脑地跳出来,抄起一支棒子,狠狠敲在阿呆的脑壳上。

那天,陶荔扯着他的手拼命跑了好几条巷子,呜咽着告诉夏川,如果阿呆死了,她会去抵命的。陶荔根本没有意识到,她万分感激的这令男生,才是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

夏川步履蹒跚地回了家,几天后,在窗外见阿呆额角包着白纱布。

阿呆没有死。他迫切地告诉了陶荔这个好消息。

陶荔也很兴奋,她低声说:对不起,如果你愿意。我帮你喊莲禧出来。

夏川的脸一下红了。他奇怪地发现,身体里的那头怪兽,不知怎么消失了。回学校的路上,他远远看见莲禧,一瞬间格外轻视自己——我怎么会爱上一个小眼睛的女生!

5

夏川的英文不好,陶荔牺牲自己的午休时间给他补课。静默枯燥的夏日午后,夏川静静地看着抱着书本飞奔而来的陶荔:你为什么不穿裙子?

陶荔用厚厚的书脊去敲夏川的头,昨天的单词都记住了吗?

夏川不依不饶,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不穿裙子?

陶荔的故事在十七岁生日那天揭开了谜底。

原来陶荔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十岁时妈妈去世,她跟了继父两年,而后,那个男人进了监狱,陶荔回到生父身边,拒绝长发与裙子,终日与硕大的背包为伍。

夏川愕然地看着陶荔红着眼睛从背包里取出刀、绳子、面具。

“如果遇见坏人,刀子可以自卫;如果不小心跌下悬崖,绳子可以攀岩上来;走夜路,带上面具可以给自己壮胆。”陶荔絮絮叨叨,夏川忽然觉得鼻孔酸麻得疼痛起来。

天空高远蔚蓝,身边的这个女生,心中却藏匿着这样的黑暗和疼痛。

夏川觉得自己的心像被捅出一个洞。汩汩的同情和怜惜潮水一样淹没了他。

6

夏川的英语成绩追了上来,可他越来越喜欢和陶荔在一起。

夏川无数次约陶荔去看海,可陶荔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情。

夏川急得要死,他在沙滩上用大大的贝壳写下了陶荔的名字。星座传奇上说,如果沙滩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隔夜不被海水冲掉,而且那个人还能看见,他们就能相互深爱一辈子。

让夏川绝望的是,海水冲走了陶荔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她却一次都没有到海滩上来。

不久后,她再也不给他补课了。

夏川追着她询问原因,陶荔只说自己也要参加高考。根本没有时间。

夏川很伤心。高考之后,他买了一件带流苏的白裙子,快递给陶荔。

成绩出来了,夏川去了广州,陶荔上了本地一所师范。

夏川给陶荔写过很多信,她一次都没回。广州暴烈的阳光下,夏川躲在木棉树的阴影里,看来来往往穿着白裙子的女生,想象陶荔穿上那条裙子的样子。

及至今日,夏川才发现,穿着白裙子的陶荔比想象中的还要美。

聚会散了,夏川加了陶荔的QQ。她没在线,他偷偷进入她的空间。

那里藏着夏川一直想知道的答案。有个女孩儿。十一岁时被继父强暴,从此再也不敢做一个正常的女孩儿。后来,她爱上了男生夏川,也看到了他写在海滩上的自己的名字。可是,她却不能接受,因为,莲禧认为她横刀夺爱,会将陶荔的丑事公之于众。

夏川的眼睛湿润,这个傻瓜。因为十一岁时那道久远的伤痕就拒绝了他这么久。

他拿起手机,给她发短信:马上到海边等我。

他笃定她会去,因为,陶荔QQ空间的访问密码,是一个问题:我最爱的人是谁。夏川犹疑着输入自己的名字,然后,爱情的门,轰然洞开。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现代爱情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