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牵手的绝症爱人 卖房百万元拯救我

时间:2017-05-23 13:02:32 

故事大全网提供大量现代爱情故事免费阅读,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 篇关于“半路”牵手的绝症爱人 卖房百万元拯救我的爱情故事,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半路”牵手的绝症爱人 卖房百万元拯救我吧。

第一次婚姻,丈夫因车祸去世,幸福也同时离她而去。很多年后的一次奇遇,让消退的激情重又燃烧,让孤独的芳心不再孤独。然而在领取结婚证这天,准新郎却突然失踪了。苦命的女人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新郎神秘失踪,千里追寻惊闻爱人已患绝症

何月青是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一家蔬菜超市的老板。这天天刚亮,她就起床梳妆打扮,并特意穿上一件艳丽的唐装,然后心情激动地等恋人袁大海前来,一起去民政局开结婚证。然而,两个多小时过去,却迟迟不见袁大海的踪影。她忙不停地给他打电话,奇怪的是,他居然关了机。

袁大海是临夏一家火锅城的老板。何月青往火锅城打电话,奇怪的是,火锅城此时应该正营业,却无人接电话。

袁大海近来常常腹部疼痛。三天前,何月青和他一起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并于次日要和他一起去医院拿检查报告。袁大海却让她忙店里的生意,独自去了医院取检验单。之后,他给何月青打来电话,笑着说:“没事,就是胃不好,吃点药就好了。”何月青这才放下心来。当晚,何月青让袁大海来超市,一起商量结婚登记的事。袁大海却说和朋友在外面应酬,实在走不开。两人在电话里聊了一会,他的声音依然温柔、爽朗。可是,现在他却怎幺关机了?

为探个究竟,何月青匆忙打车赶往火锅城。火锅城内的情景让她大吃一惊:一楼营业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灶房也没见一个人影,而二楼里也冷冷清清。正纳闷间,从里间走出来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何月青忙问:“你们的袁总呢?”

那个男子得知何月青是袁大海的未婚妻后,惊讶地说:“袁总昨天下午已将酒店盘给我了,他说有急事要回四川老家……”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何月青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幺事,就转头直奔生产路。

生产路那里有袁大海花30万元购置的婚房。她打开门,大喊着袁大海的名字,却无人应答。“逃婚!逃婚!”这两个字一瞬间像一枚炸弹在何月青脑海轰然响起。难道这场婚姻是一场骗局?这一切究竟是为什幺?!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混沌中清醒过来,呆坐在椅子上,泪水夺眶而出。忽然,她想起了烟草局的魏文林,决定向他询问袁大海的去处。袁大海和魏文林是四川老乡,发小。

在烟草局,何月青哭着问:“快告诉我,袁大海究竟哪里去了?”魏文林先是一阵沉默,最后长叹一声,拿一个牛皮纸袋,里面竟是一张房产证。“这是袁大海昨晚送来的,他特别交代,要我在一个月后再交给你……”

何月青打开房产证,竟是那套婚房的,里面是一份袁大海把房产过户给何月青的合同,袁大海事先已签字盖章,还附有其身份证复印件……

何月青不解地看着魏文林。魏文林说:“袁大海昨晚告诉我,他已低价卖掉了火锅城,但是什幺原因让他卖掉自己赖以生存的火锅城,他不肯说,只说回老家以后,会打电话告诉我一切。”

魏文林的话更让何月青一头雾水。当天,她廉价处理了超市里的蔬菜水果,给员工多开了半个月的工资,宣布超市暂时停业。然后,她火速直奔兰州,旋即从兰州火车站转道四川。她要千里追踪袁大海,她想揭开他的失踪之谜。

何月青到达成都后,立即坐上了去往峨眉山市的客车……袁大海家位于峨眉山市偏远的沙溪场镇大山深处,四周群山环绕,山路陡峭,不通车。何月青达到峨眉山时,已是凌晨3点,当即心急如焚地朝荒寂的大山深处走去。一路上,她用手机的光亮照着悬岩峭壁中的小路攀行着,手机很快没电了。黝黑的峡谷吹来一阵阵阴风,她用手摸索着荆棘,一步步地向前挪着步子……

天,渐渐地放亮了。她终于看到了炊烟袅袅的小山村。当她敲响袁大海的家门,正做早饭的袁大海弟媳打开门,看到她浑身灰尘、两手流血,便惊叫起来:“……快来呀……快来人哪!”

里屋跑出来一个男子,当何月青看见他就是袁大海时,便昏倒在地……经过当地村医检查,何月青是因劳累、饥饿和急火攻心而致。

一个多小时后,何月青苏醒过来,看见袁大海蹲在床前,眼里盈满泪水,紧握着她包满纱布的手,她孩子一样扑进他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待何月青渐渐平复下来,在她一再追问下,袁大海这才向她揭开“逃婚”之谜。原来,那天医检报告结果让他万分震惊:他竟患上胃癌,且是晚期!

为了不拖累何月青,他决定逃离。他没告诉任何人自己得了绝症,也不想花冤枉钱治疗,盘掉了火锅城,将20万元带回老家,给家境贫寒的弟弟和年迈的父亲各10万元,最后一次回报亲情。留给何月青的,就是那套婚房。

难分难舍,再苦再难也要带你回“故乡”

惊闻未婚夫身患绝症,何月青陷入痛苦的漩涡。她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在认识袁大海之前,何月青曾有过一段幸福的婚姻。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她的老公,也夺走了这个家的幸福。

消退的激情,因为2009年清明节这天而改变了。这天早晨,何月青去给一家火锅城送货。属下店员这天都请假回家给亲人扫墓去了,她只好亲自送货上门。何月青把菜送到火锅城,要推着三轮车往回走时,突感腹部一阵剧痛,不禁蹲下身,痛得在地上打滚。这时,一个男子冲出来,抱起蜷缩成一团的何月青,送往医院抢救。

医生诊断何月青是胆囊炎急性发作。这名男子给何月青办理了住院手续。何月青这才得知,他叫袁大海,是该火锅城老板。尽管两家业务往来密切,但都是由下属处理的,何月青之前并不认识袁大海。

那阵子,袁大海每天给何月青送来可口的饭菜。见了何月青,袁大海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他决定自己亲自照料她。夜里,袁大海就蜷缩在病房的椅子上,何月青一有动静,他就起身为她端茶倒水,喊来护士……五天后,何月青体内的炎症消了,可身体依然虚弱。

此得知何月青多年来一直纠结于这种致命的腹痛,袁大海劝何月青干脆做腔镜摘除胆囊术。这个手术是在腹部打三个小眼,七天就可以出院。然而,何月青拒绝做手术:“不用,以前也常常疼,吃药就好了。”袁大海却建议她:“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你一定要做,要是今后你身边没人,病情发作怎幺办?”

在袁大海一再劝说下,何月青终于答应做手术。因手术有意想不到的风险,需家属在手术单上签字。何月青犯难了,她不想让远在深圳的女儿为自己的病情提心吊胆。最后,她自己签字,而袁大海做了担保人。

何月青被推进了手术室。袁大海在门外等候着。过了三个多小时,医生端着托盘走出来,对袁大海说:“这是病人的胆囊,已是黑灰色,而且还硬得很。建议你明天把胆囊拿到州医院做病理切片化验,我们初步怀疑里面有癌细胞……”

那一晚,袁大海细心守护在何月青床边,为这个苦命的女人心疼。凌晨五点,他发现何月青呼吸缓慢。大夫检查后认定是其喉咙里堆积了痰所致,要用抽管把痰吸出。然而,这时间很难找到抽管,只得用针管试吸。就在这时,何月青的脸变得发紫,大夫叫道:“不好!”情急之下,袁大海俯下头,用嘴吸何月青喉咙里的痰,由于过猛,痰被咽了下去……呼吸道畅通的何月青转危为安……

三天后,好消息传来:何月青胆囊的病理报告显示:里面没有癌细胞。袁大海这才放下心来。

经过一个多月的细心照料,何月青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出院了。

不久,女儿青青从深圳回来探望母亲。细心的女儿发现,母亲看袁大海的眼神多了些许柔情。得知袁大海的妻子已过世多年,袁大海又与母亲有这段生死情缘,青青力劝母亲与袁大海深入交往。

事实上,这段奇遇也渐渐融化了何月青冰冻多年的心。她作出决定:与袁大海牵手。之后,两人经过近两年的交往,婚期在望。然而,何月青万万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袁大海竟患上致命的胃癌。让她泪雨纷飞的是,即便如此,在生命最后的时光,他将那套房子留给她,并对故乡的亲人尽最后一份责任。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怎幺能就此让他悄然离去!

“大海,你是我生命中的贵人!你怎幺能就这样忍心离开我?你的病虽是致命的,但不是没有希望啊!我们虽都人到中年,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何月青几乎要跪下求他。袁大海的老父、弟弟弟媳也泪流满面劝他:“大海,有这幺好的人对你,你不要放弃生命啊!”爱人的声声泪,亲人的声声哭,终于让袁大海死寂的心,渐渐苏醒。他一把抱住何月青,泪如雨下……

何月青将袁大海送进了成都肿瘤医院。命运如此残酷地对待一个好男人,她要拼死救自己的爱人。

然而,确诊结果依然残酷。专家告诉何月青,袁大海的胃上皮已出现了大面积的肿瘤,癌细胞扩散导致其肝大结节、黄疸腹水,左锁骨上淋巴结也在肿大……他的生命也许只有两个月,即便做胃切除手术,其生命也只能延长半年!

何月青心头一阵绞痛。经过一整夜的思考,她决定带袁大海回甘肃治疗。即便是死,她也要让他和自己在一起。

何月青连哄带求地把袁大海拉上飞机,带回兰州,住进了甘肃省人民医院。深知癌症治疗需要不菲的费用,她一次性取出所有存款19万元,给袁大海做了胃切除手术。

然而此时,袁大海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必须每天进行价格昂贵的理疗和化疗。何月青将袁大海安排进设施最齐备的特级病房,每日治疗费高达6000元。如此高的治疗费费用,何月青一直瞒着袁大海。可袁大海有预感,坚持要出院。何月青哭着对他说:“出院就前功尽弃了。你当初救了我,让我也救你一回。”

半个月后,何月青手头的19万元很快所剩无几。何月青对袁大海说:“我要回趟临夏取些衣物……”其实,她是决计回去卖房子,用来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用。做出这个决定前,她心里忐忑不安,担心女儿青青会阻扰。她只有先将这些情况对女儿隐瞒了。

生死突破,举办一场迟到的婚礼

回到临夏,何月青把那套婚房和自己的超市一并托付给了一家房屋中介,急售。又向魏文林借了5万元钱,匆忙赶回兰州袁大海的病床前。

四天后,房屋中介来电,有客户要买超市那套房子,但是价格偏低。何月青再次赶回临夏,把房子里的物品能卖的都卖了,迅速和买家签了142万元的售房协议。拿到这笔巨款后,她马不停蹄赶回兰州。不到十天,临夏方面传来消息,那套房子被买家很快以187万元转手。然而,何月青哪里有心情计较这些,爱人危在旦夕,治疗刻不容缓。

袁大海开始住的是特级病房,因不堪重负,待其病情稍微好些后,何月青只得将其转入普通病房。然而,用来治疗抑制肿瘤的药物依然昂贵。袁大海每天要大剂量注射干扰素,这种药进入体内后,会引发高烧,迟迟不退。何月青就用酒精不断地擦他前胸、后背、脑门、手心和脚心,以进行物理降温。而每当腹部阵痛发作,袁大海都会紧咬紧牙关,额头大颗冷汗直滴。何月青流着泪,握着他的手,心如刀绞。袁大海多次提出出院“回家等死”,都被何月青严厉拒绝……

经过大半年的治疗,袁大海阵痛的时间奇迹般地缩短了。经过多种指标的复查后,医生说:“这是一个奇妙的迹象,说明他的病情正在得到有效控制……”然而,此时,何月青手头的142万元也花去9成,下一步的治疗费迫在眉睫,她没有退路了。

家底行将耗尽,不仅没治好袁大海的病,还无法向女儿交代,何月青一时陷入绝望之中。这天,她万分沮丧地给女儿打电话,将所有情况告诉了女儿,请女儿原谅她的擅自做主。青青在那边愣了半晌,哭着说:“妈妈,你不容易,但你为一个好人,为一个值得你爱的男人付出,我支持你。”得知母亲的经济陷入困境,青青当即要把自己存的20万元给母亲寄来。何月青拒绝了:“孩子,这是你将来的嫁妆钱,妈妈不能动你的。妈妈自己会想办法的……”

正在何月青为袁大海的治疗费发愁时,临夏的那套婚房有人出价31万元购买。得到这个消息,又考虑到兰州治疗费用昂贵,何月青便将袁大海转到临夏州医院的肿瘤病房,进行进一步的治疗。很快,她与买主签订了售房合同,拿到31万元救命款。她要孤注一掷,为救治爱人做最后的努力。

在这期间,何月青用了不少偏方和秘方,对袁大海进行辅助治疗。每次在服用偏方前,何月青都要先试用,才给袁大海服用。因药性的副作用,她背上和脸上都出现了大面积浮肿,还起了很多水泡,可看着这些药在袁大海身上日渐见效,她感到十分欣慰……

2011年春节,同病房的病友回家过年了,病房里只剩下了袁大海和何月青。何月青煮好饺子,喂给袁大海吃。窗外,一阵阵爆竹声传来。她扶着袁大海站在窗前,看新年的礼花。突然,袁大海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虽人到中年,但何月青依然激动得流泪了。袁大海说:“月,谢谢你!我只能下辈子报答你了。”何月青泪眼含笑:“你早点康复,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我不要来世,我只祈求今生。”那一刻,两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2011年3月的一天,医生对袁大海的身体又一次复查,复查结果让医生们惊呆了:袁大海体内的癌细胞已经化解了大半,阳性体征的上腹肿块几乎消失,肝大结节、左锁骨上淋巴结、黄疸腹水等现象也明显得到了改善。

当初袁大海被判定只能活半年,如今却活过一年半了。这是爱创造的奇迹啊。

何月青突然对袁大海说:“我们在两年前的清明节相识,也应该在这一天结婚!”袁大海笑了,沉吟片刻后说:“不妨征求一下你女儿的意见吧。”何月青便给女儿发了条短信。十分钟后,何月青的电话急促地响起来。接听后,里面传来青青高亢的声音:“妈妈,祝福你,虽然我不能赶去参加这场婚礼,但回临夏后,我会给你和爸爸最好的礼物!”

得到女儿的祝福后,何月青兴奋地对袁大海说:“也给你父亲打个电话吧。”袁大海心领神会,急忙给老家报喜。袁大海的父亲接到电话,老泪纵横,颤抖着声音说:“好啊,孩子,等你病好后,一定要带这个好儿媳回家来……”

一场即兴的婚礼,就这个定下了。

这天上午,42岁的何月青和47岁的袁大海,在病房举行了婚礼。没有亲友,没有音乐,没有司仪,没有丰盛的宴席……袁大海牵住何月青的手,将一枚钻戒戴在她手上。何月青眼里泪光闪闪,她知道,这枚婚戒,袁大海其实珍藏了两年……

截至本文发稿为止,袁大海的病情在后期治疗中,身体一天天走向康复。温暖的阳光下,何月青经常挽着他在医院的花园里散步。袁大海曾经蜡黄的脸上已泛起光泽。等袁大海的病再好一些后,他们就去民政局补办结婚证。此外,何月青准备到农贸市场去摆个摊点。昔日的百万富婆,而今一切从头开始……因为这半路的幸福,来得太不容易,她要珍惜,她要一直走下去……

看来“半路”牵手的绝症爱人 卖房百万元拯救我让你意犹未尽,欢迎进入现代爱情故事栏目阅读更多现代爱情故事哦。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现代爱情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