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移树

(点击:62760℃)

老余一直有个烦心事,离他家四五米远的滨江路上,长着一棵歪脖子树,起初,这棵树对他家并没有什么影响,可是歪脖子树长了二三十年,越长越大,枝繁叶茂,影响他家采光不说,还招来小偷。有一次,一个小偷顺树爬进屋“参观”了他家的钱柜。因此,老余想给这棵树挪挪窝。

老余找了把锯子和镐正待动手,邻居老黄拎了副象棋哼着小曲从这里经过。他见老余伐木工人般的打扮,就顺嘴问了一句。知道老余的意图后,懂法的老黄告诉他:“老余头啊,乱砍滥伐是违反《森林法》的,必须经有关方面同意才能砍伐,你可千万别干违法的事情啊!”老余听罢心里一惊:“砍树也违法啊?那这事谁管呐?”老黄抓抓头说:“你去街道办问问吧。”

听人劝,吃饱饭。老余去了街道办。街道办里人进人出,甚为热闹。老余不认识里面办事的人,也不知道这事儿该谁管,于是就顺着楼道一层层、一间间办公室“侦查”。一个小伙子正在电脑屏幕前玩蜘蛛牌,他看到老余“偷地雷”般的模样,很是不快,问道:“老同志,你找谁?”

老余聪明,心想,这么个小同志,找了也不定管事,于是高声说道:“我找你们这儿官最大的。”小同志笑道:“你找我们主任啊,呶,前面直走最头上那间没有标牌的办公室就是。”

街道办的主任姓刘,是个大背头。办公室的门开着,一眼看见他正躺在宽大的靠背椅上,眼睛凝视着电脑屏幕,手上的鼠标像放机关枪一样,噼啪之声不绝。老余小心恭敬地敲了敲门,刘主任抬头看了一下老余,不耐烦地说了句:“进来!”继而一边盯着电脑,一边用余光乜斜老余。刘主任听明老余的来意之后,面带愠色地说:“这点小事也来找我?我这个主任成什么了!”刘主任愤愤地站起来,噼噼啪啪地拨了一通电话。还没等老余回过神来,刚才给老余指路的那个年轻小伙子一脸谄笑地小跑进来,问道:“主任您找我?”刘主任很威严地说:“把这个老同志带到一楼绿化办去!”

小伙子领着老余退出主任办公室,满脸的笑容立刻蒸发,不过,他还是很负责任地把老余领到了绿化办。碰巧,绿化办的小姑娘也在玩电脑,她对老余说:“我们街道办主要负责城市主干道行道树的管理,小街小巷的树由所在地社区管理,你家附近那棵树不属我们管理范围,你去找你所在的居委会吧。”

老余听了,觉得小姑娘说得没错,就立即去了居委会。居委会的张大妈听其说明来意后道:“你如果搬迁或砍伐,还应向上级行政服务中心提出申请,审批公示后才可以。还有,老同志啊,这棵树不属于我们居委会管,它可是长在滨江路上,滨江路一米以内才归我们管,别一有事就找我们居委会。”

老余是个办事认真的人,他听了张大妈的建议,还真的去了市政府园林办事处。办事处的人说先登记,接着掷给他一张纸,是移植树木的申请表。老余戴上老花镜,规规矩矩地将表格填好,郑重地递了上去。此时,老余已经来回折腾了一个上午,累了一身牛汗,但终于找到了管事的主,心里着实舒坦了很多。

大概有那么十几二十天吧,园林处一个大腹便便的科长带了一班子人来做现场勘察,勘察完了认为情况属实,便给了老余一份审批同意的意见书。

看到意见书,老余犯难了。按照意见书要求,修剪或移植绿化树木,一是需请有资质的城市绿化施工单位操作;二是移树需出动吊机,所需费用不菲;三是移树过程中要自行承担相关安全责任,还必须保证移植树木成活。

老余哭丧着脸说:“我老大年纪了,自己都是吃社保的,从哪里去弄一万块钱移植费和保证金啊?要是我自己动手来移树,都一把老骨头了,身体也不太好,一个人哪里干得了?有没有别的办法啊?”

胖科长摊一摊手,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慢声慢语地说:“这样啊,我们园林处只负责核实,不负责施工,你找街道办试试看吧。”

老余又去了街道办。刘主任刚从一辆小轿车里哈腰出来,被老余堵住了。刘主任剔着牙齿,很是不悦地接过老余递上来的审批书说:“老同志啊,我们街道办一年就那么点经费,上上下下一两百号人要养活。这移树经费,我们也是爱莫能助。你还是去找居委会商谈,看有什么更合适的办法没有。”

街道办是一毛不拔了,老余转身去了居委会,谁知居委会的铁门怎么敲都不开。就在老余站在铁门外非常泄气时,他似乎听到了里面稀稀疏疏洗麻将和麻将掉到地上的声音。

转眼就到了旧历的岁末,老余为了移走歪脖子树,跑了半年多也没个结果,他已经心灰意冷了:歪脖树啊,歪脖树,我就是愚公再生,也移不动你了。

这天晚上,老余躺在床上,欷歔感叹了大半宿。第二天早上,老余一开门,看见满世界的白雪。好多年没下过这么厚实的大雪了,老余紧了紧衣领,打算好好欣赏一下雪景,蓦地他乐了,那棵歪脖子树经不住大雪的重压,已经倒在路旁,跟睡着了一样。

本故事地址:///gushihui/6559.html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百姓传奇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