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电池

1。买电池

这个手电不亮了。”

李强在副驾驶上一边“吧嗒吧嗒”地扳动着开关一边唠叨着。

到了目的地就要打开手电,听了这话,王大力说:“那是个旧电池,我们去找一家超市买个新的。”

汽车又开了五百来米的样子,在右手前方的大街上看到了一家超市的灯光。王大力把车停在了路边,用下巴点了点助手席方向,李强明显地表示了不满:“我去?”

“当然。”

“我还得过马路,你掉个头把车停在对面不行吗?”

“别啰唆了,去吧。”

李强一边不满地唠叨着,一边从车上下来。他愤怒地用力关上了车门,等着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的空隙。王大力在车上看着比自己年轻的同谋犯小跑着穿过道路后点着了一支烟吸了一口。

王大力之所以让李强去是为了防备万一的。他有意把车停在了小店收款员看不到的地方,所以店员就不会记住车型,就算他们记住了李强的长相,仅仅这一点也不会成为致命的证据。

李强很快回来了,他把装电池的购物袋随手扔到车上后,钻进了助手席上。

“一号电池两个,两块七,钱我交了。”

“以后分大钱的时候你还这么说吧。”

“这不一样。这个手电不是你的东西吗?用完我还会还给你的。”

王大力用鼻子“哼”了一声,以前他就对李强这样的态度感到不快,但是他没有说出口。他转动了钥匙发动了汽车。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王大力已经打算在适当的时机和他“断”了。

李强慢慢地撕破电池包装袋,把里面的电池取出来换在了手电上。王大力按照交通标志规定的车速向西,即东四北大街走去。

夜深了,这会儿快凌晨了。王大力和李强是在顺义的“潮白划船竞赛场”中认识的——其实就是赌博。

他们只是见过几面,但是根本不熟,所以,李强约王大力一起吃顿饭的时候,王大力非常震惊,但他还是去了。

餐桌上,主要是李强在讲,王大力基本没有插什么话。李强说自己今年25岁,而王大力年长他7岁。李强是一名公司职员,在西城区的M银行做融资工作。

王大力便问:“像你这么稳定高收入的工作干吗还来赌博?”李强听到这里“哈哈”地大笑起来,并不回答。

王大力目前没有职业,但他的脑子很灵,干活也机灵,不过性格易变,朝三暮四,又爱发火,所以什么工作都干不长。他“涉足”偷盗后,便失去了工作的兴趣。他专门偷盗公寓,有过两次的盗窃罪前科。

王大力一旦没有了钱,就开始进行再次偷窃。

为钱所困是他和李强共同的特点。在李强越发喜欢买赛船彩票后便和王大力商量怎么樣“弄”大钱。

当然,王大力也知道了李强欠了一屁股的债。他热衷一掷千金地买赛船彩票肯定会欠债的。

但他比王大力想象的更危险,已决定踏入一条犯罪的路道。

“融资客户存入的有价证券我们可以擅自提出来,也可以在金融黑市上借钱。”李强把身子探到桌子对面的王大力身边低声说道,“不会出事的,这样可以抵挡一阵子,一旦赢回来钱马上还回去。这是一条非常保险的赚钱路子。”

“这不是贪污吗?”

“是啊!可在暴露之前就可以还回去嘛!而且每个月底总公司还要来分公司查账。我直到现在都把细节考虑周到了。一旦来要账时什么都抹平了。业务上的贪污我知道,那是要定大罪的。”

李强犀利地盯着王大力。王大力把视线转向一边,漫不经心地点着了一支烟,向李强问道:“你打算弄多少?”

“先弄50万现金——我保证能翻本还回来!”

王大力吐出一口烟吹向李强:“为什么对我讲这些?我们不过是在划船比赛上见过面。你就不怕我报警?”

李强笑了,说道:“王先生,我从你过去的朋友那儿知道,你的本事不一般。但你还没有因为不慎进过一次监狱。”

“那是因为我从不在就职的公司下手。”王大力板着脸答道。

“反正你每次都滴水不漏,但万一抓住了也会宽大处理的,因为你总还是‘初犯’!我第二次被捕完全是因为女人的告密!不是什么在不在公司下手!”李强笑嘻嘻地抓着王大力的左肩说道。

“我是不会看走眼的。我们联手如何?”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