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良心有病

(点击:61876℃)

不让良心有病,这篇故事耐人寻味。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眨眼暴富

57岁的程宝才和53岁的老伴范如花从东北来到安徽的一座小城打工,渐渐习惯了当地的生活。如今年纪渐老找不到工作了,就索性在这儿拾荒度日,寻思多攒点钱,然后回故乡安度晚年去。

小年这天,老两口起了个大早,就想着春节前家家清理卫生,扔的废品自然多,他们多抢些收获,然后早早回家,弄点好吃的送灶王爷“上天言好事”去,可想是这么想,结果却恰恰相反,他们俩忙到日头下山,拾到的破烂还不及往常一半多,并且打眼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值钱的。老头对老伴说:“物质不灭。破烂到处有,咱捡不到,那就是让同行捡了去。这财谁发不是发呀。”老伴一下子被逗笑了:“对,有财大家发,咱回家过小年去!”

瞧,这老两口子多会自我安慰。

老汉拉着破车,老伴坐在车上,离开闹市区,拐进一条长胡同,天黑下来了。程老汉突然把车子停下,说内急,要尿尿去。路边是某公司拆迁推倒棚户区的一片废墟,老汉奔那边去。去了好久,范如花正要催促,却见老头子顶着一脑袋灰土,手提一截废钢筋和一只大破提包回来,往破车上一扔:“顺手牵羊,发点小利市。”

老伴扫了这“利市”一眼,“钢筋”有三四斤的样子,可以卖些钱,那提包破得看不出是哪朝代的古董了,又肮脏得很,拉链坏了,半段用线缝着又扯开,里面露出一些肮脏的工作服、破内衣之类的东西。她不由烦躁道:“你怎么啥都捡?现在谁稀罕这破衣裳。”老汉说:“又不用你出力,回家看没用的话,再扔也不迟呀。”说着,拉起车子就走。小胡同走到尽头,就是他老两口子租住的平房。

老汉在院子里卸车,范如花先进屋内,边剁饺子馅边抱怨:“你这灶王爷是个贪官吧,要不咋一点也不为穷人负责?我好心好意赶着回来包饺子送你上天,你倒是保佑我俩多捡点破烂啥的也好呀,真是的。”

正唠叨着,程老汉推开门进来:“不准说灶王爷坏话!他老人家当真保佑咱俩啦。”说着,把捡到的那只破提包往地下一扔,“自己过来看。”

“你这个埋汰鬼儿。摔一地灰尘,饺子馅里都沾上了。”范如花嘴里唠叨着,却见老程头转身将窗帘拉上,然后双手叉腰:“还不赶紧给灶王爷磕头。你自己看看包里是什么。”

自己看看?范如花狐疑着伸手从破包里拽出一件破工装,她一下子呆住了:妈呀,里面破内衣里露出粉红色的百元票,成捆成扎的,老两口子掏出来一数,29捆,也就是29万!

程老汉兴奋得嘴唇哆嗦。他刚才去废墟中撒尿时,无意中看见推倒的墙角露出一截钢筋,他赶紧去撬,然后就看见了这破包,然后就随手提回来扔到了车上:“这不是灶王爷给咱带回来好运气吗,你还敢胡说八道。”

一下子捡到这么多钱,老两口子欢喜得哭了笑,笑了哭,折腾了好久。范老太说,咱俩一年累死累活,也攒不下一万块钱,这下可好,顶得上干到80岁了。程老汉说,不会是假币吧?我弄一张试试去。

老汉出去半天,提回来一大堆东西。说超市都没验出问题,确实是真家伙!

直到吃完饺子,老两口也没暖和过来,总感觉后背发凉不自在。范老太说,电视上讲捡了钱不还,要判刑的。程老汉闭上眼好一阵子,松了口气,说这一带拆迁,没监控,何况他撒尿时天都黑了,人影没遇见一个,鬼都不知道,他判谁刑呢?何况丢这么多钱,不是贪官,就是富豪,咱捡了他的,等于为民除害……“可真是的,”程老汉眼皮一翻,“贪官、富豪怎么会使这么破的包?”

老两口分析来分析去,感觉这钱藏得稀奇古怪。贪官富户不能藏这么少,穷人又绝不可能有这么多……,再说,藏钱也不是这么个藏法呀。琢磨来琢磨去搞不明白,明白的是这钱先不能动。刚才花掉一张,赶紧找一张顶替上,然后,提包尽量按原样包好,小心翼翼地塞到床板底下。他们决定先观察观察,三两天过后没动静了,再说。

老两口面对面坐在床板上,憧憬着往后的好日子:这钱万一归了自己,回家乡小城去,买一幢宽敞的房子都用不完呢。破烂不捡了,无儿无女的,背井离乡地忙活,人这辈子图什么呢?等到开春后火车不挤了,咱打道回府!

眨眼暴富!老两口把门窗关严实,美滋滋地躺在这笔巨款之上,进入了梦乡。

财富折腾人呀

睡到凌晨3点钟,就听范如花一声惨叫,把程老汉吓得一骨碌爬起来:“怎么回事?是不是做噩梦了?”

范老太太目光发呆,连声说吓死了吓死了。盘问半天,她才说,刚才做梦,梦见老头子让人给砍了脑袋,脑袋滚在尘土里,眼珠子瞪得老大老大……

程老汉连忙安慰老伴,做梦是反的呢,梦见死,就是活。再说,啥年代了,咱科学家都上太空了,咱再文盲,也不至于信个梦吧……于是,老两口继续睡。

又睡了不到一个小时,程老汉又“妈呀”一声叫将起来,原来他也做噩梦了,梦见公安局从废墟里提取了他的尿液,带去化验,查出他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罪犯。“那手铐锃亮的,差一点就套到我手腕上了,这工夫,我给吓醒了。”

老两口不敢再睡,坐起来低声讨论起这两个梦来。起因肯定在这包钱身上。哪个败家子、倒霉蛋,他有钱不存银行不放家里,藏那么个显眼地方让程老汉看见,这不明明是坑害人吗?外财不发命薄人,这钱再好,咱也不能留,要不,这年过不安生!

交派出所?美死他。这几年程老汉让派出所逮去三回,指责他经营的废品里有违法的东西,连罚带训的,搞得他望见着装的腿肚子就抽筋!再说,千载难逢的机会,轻易送出去,不甘心。老两口商量来商量去,决定看天意吧,先写两份寻失主启事,找着失主,说明钱该着是人家的;找不着呢,咱心意到了。

程老汉凑了几张形态各异的纸,一口气写了七份启事:

寻找失主

1月22日小年傍晚,在附近捡到一只提包,里面有人民币若干,失主可在三天内拨打电话:138……

启事贴出去,老汉长年几乎没用的电话可就忙了起来,都是来认提包的。但是,一核实,那包就差老远了。转眼三天过去,一个靠谱的都没有。老两口高兴了半截,觉得还是不够仁至义尽,那就再宽限一天,之后把启事揭掉,电话也换。爱咋说就咋说,这是老天爷赏咱的,回老家享福去!

老两口既盼望物归原主,又怕这么好的机会白损失了。正矛盾着呢,程老汉的电话又响了,声音是个年轻人:“真是太感激您了。小年那天傍晚,丢包以后,我急出病来住进医院,刚刚看到启事……噢,老大爷,你问什么包?嗨,是个破得不能再破的包,拉链坏了,是我借火车上针线包亲手缝的。里面装的是破工作服、衬衣、衬裤……好好好,我就来。您说,在什么位置?”

挂断电话,老程头一屁股坐在床上,像清理掉一批没有卖钱可能的破烂:“你简单收拾收拾屋子,我去接那小子。他说得对呀,骗子是不可能连针线都知道的。”

20分钟后,程老汉带回一个细高挑儿、眉清目秀的小伙子。让了座,老汉拿出一只提包,小伙子眼神立刻暗了下去:“大爷,不是这个。”

老汉问:“嗯?你说说,里面装了多少钱?”

“29捆,也就是29万。大爷大妈,不瞒您二老说,我是个小包工头儿……”

小伙子说他叫黄茂盛。小年那天,结算了民工兄弟的血汗钱在手,准备发给大家过年。偏偏这个时候,朋友介绍一条发财消息,说有位老板资金遇到困难,愿意把价值30万的黄金20万元就卖出。这一倒手就能赚10万,小黄起了贪心,把那些血汗钱装进破提包,赶来这座城市。交易前,他多了份心眼,先把破包藏在拆迁坍塌处,然后去见那所谓的老板……没想到,黄金不假,等他返回废墟时,却发现这个贴钱都不会有人要的破提包不翼而飞了!小黄连急加怕,住进了医院,本来决定在年前自杀了断,可又一想,自己死了,民工伙伴们怎么办?

老两口一听孩子把钱说得分毫不差,若不是失主,打死他也说不了这么准。于是异口同声:“哟,孩子,咱不能做傻事!”范如花把床板揭起来,小黄扑通就跪在了地上:“我的救命菩萨呀,您老人家活了一帮人呢。”

“孩子,快起来。你点点,看少了没有。”

“我点什么点?”小黄一扒拉,从包里抽出两捆钞票,“大爷大妈,这算孩子孝敬二老的……”

“给我装回去!”程老汉眼一瞪,“你拿大伙的钱做买卖,已经犯了错,这回还要拿它送我们回扣吗?赶紧走,民工们指不定怎么急呢。”

读完本故事,你的心灵深处被触动了吗?如果你还有更精彩的世间百态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小编哦QQ2228454400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更多精彩,请点击:良心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