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按摩院

(点击:21241℃)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篇好故事张氏按摩院喜欢看世间百态故事的朋友们不要错过啊

小李去自助银行取钱,前面排了一位漂亮的姑娘。小李注意到:那位姑娘犹豫半天也不取钱,她见后面有人在等,只好试了一次,结果提示密码输入错误。显然她是忘记密码了。

小李赶紧提醒说:“美女,要是密码连续错三次就取不成钱了,系统会把账号冻结,想取款就得明天了。”

姑娘回过头,警惕地望了望小李,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手挡在了密码盘上。

小李意识到自己的善意提醒反而引起了别人的担忧,可自己是好人呐,便又说:“你是不是记错密码了?如果再错两次可真的取不成了。”

姑娘沮丧地把卡退出来,然后对着小李翻了一个白眼,还骂了一句:“多管闲事!”

小李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自己明明是好心,他刚要分辩几句,姑娘已经去柜台询问原因了。

小李憋着一肚子气,但看人家姑娘走了,还是算了,开始自顾自取钱。

小李刚把钱取出来,那位姑娘又回来了,边走嘴里还边念叨着什么。

小李好奇,若无其事地退到旁边,想看她到底能否把钱取出来。

姑娘发现小李站在那里不走,哪还敢取钱呐,又犹豫不决地停在了那里。

小李笑着说:“你就放心吧,我真是好人。”

可姑娘根本不信,顶了一句:“好人还不快走?”

小李觉得有道理,可自己一走不就间接承认自己之前有坏心眼吗?小李觉得自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一定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时,姑娘又把卡插进了取款机,可还是没能成功。

小李在一旁看见了,又提醒说:“美女,你可只有一次机会了,如果再错一次,钱就真的取不成了。”

姑娘取不出钱来本来就心急上火,加上小李一再打扰,气得她举手就打了小李一巴掌。小李只觉姑娘手掌软绵绵的,可打在脸上却是火辣辣的,刚要大声质问,可一看取款机前就孤男寡女两个人,万一把别人惊动过来,自己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啊。

想到此,小李只好捂着脸小声解释:“你干吗打我?我真是好人!”

“好人还不快走?”姑娘作势又要挥巴掌。

这下小李真动气了,愤怒地骂了句:“去死吧!”骂完人,小李就要离开,那位姑娘愣了一下神,忽然把他叫住:“等等,你骂我什么?”

“去——死——吧——”小李回过头,咬牙切齿地回应。

姑娘听了,顿时眉开眼笑,她说:“大哥,你还真是个好人,我密码的前三位就是748,可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谢谢你的提醒哈。”

“对了,还没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张小雯。”

“很可爱的名字呢,很适合你。”周老师嘴边的话差点就说出来了一你也叫小雯。

“呵呵,谢谢”。小雯正想解释—下都是哪几个字,突然觉得没必要,人家知道怎么叫的就行了,何必自作多情呢。

不料周老师接着问道,“张就是弓长张吧,小雯是哪两个字?”

“小孩的小,晴雯的雯,跟雯婧一个‘雯’。”

“呵呵,挺好。话说《红楼梦》里面我最喜欢睛雯。”

“真的呀?我也挺喜欢晴雯。”小雯的声音中流露出几分惊喜。

“那看来我们还挺投缘的哈。”周老师笑道。

周老师每隔一天来按摩,于是他来的那天小雯都要晚一个小时打烊。干完一天的活儿明明已经很累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盼望着周老师。

小雯已经熟悉了周老师身上的每个经络,给男人按摩需要更大的力气,她每次按完都觉得浑身发烫,不好意思让周老师看到自己的脸红起来的样子。但周老师早已看在了眼里,觉得她此时格外好看,很想把她抱在怀里,但又努力把这份冲动压抑下去。

按摩完毕,周老师提出请她吃饭,吃完饭再回来帮她收拾店里。

他们跑到旁边一家饭店吃烧烤,周老师又谈起红楼,两人聊得投机,喝了几盅小酒便口无遮拦起来:“小雯你知道么,贾宝玉把红楼梦里所有的姑娘都睡过了一遍。”

“真的假的?我不信。有什么证据?”小雯认真地看着周老师,脸红红的。

周老师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她,她的眼睛很亮,鼻梁很直,嘴唇很红,虽然不算让人过目不忘的美女,却有一种游离于认真和恍惚之间的、神秘的魅力。现在她有些脸红,更显得可爱。

“真的,第五回就不用说了吧,然后和袭人初试云雨,后面哪一回里面好几个姐妹都陪他睡了。林黛玉是他唯一没睡的。”

“哈哈,看来我看《红楼梦》的时候太小了,什么都没看出来。”一天的疲惫加上酒精的作用,小雯有点晕,但基本上还是清醒的,便提议说:“九点多了,再不回去妈妈要担心了。这么晚回去您家人不会有意见吗?”她试探性地问。

“哈哈,我跟老婆离婚了,也没人等我回去。”周老师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小雯只是被他摸了—下头,便觉得有一股暖流一直流到下面。是太久没有和男人好过了?她忍不住问自己。

把她送回店里后,周老师又要帮她打扫卫生。

“每天工作12个小时累不累?”为了摒除自己的邪念,周老师试图找个话题和小雯聊天。

“累点也就算了,关键是这活儿太熬人。”

“我看也是,每天在屋里坐着多闷。”

“还好了,就是和女人们谈来谈去不过那些话题,听多了也烦。”

“确实。我家里有两个姐姐,再加上我妈,三个女人一台戏。”

或许是和妈妈的吩咐有关,小雯通常不太和男人讲自己的事情,今天却突然想找个人倾诉似的,突然—下子对周老师说:“你知道吗,我出生的时候,爸爸和爷爷都失望了,甚至有亲戚说不如溺死在尿盆里,这样就可以再生一个男孩。”

“唉,那你可真不容易。”周老师帮小雯把地上扫了一遍,“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说。最近实在太忙没法早下班,但不按摩一下睡不着觉,真是辛苦你了。”他盯着转过身去收拾床单的小雯,心想这个女人摸起来应该很软。他的遐想此时已经完全超越了道德的约束,像一只无形的手一般伸进了小雯的身体。

小雯心下犹豫,觉得自己应该快点回家。她心中有种预感,总觉得再这样下去会发生点什么一今天的气氛有些暧昧。

“但你小小年纪就做了店长,妈妈应该觉得很欣慰?”周老师问道,一副大人哄孩子的口气。

“其实妈妈心里很苦,希望我不要跟她一样。”小雯说着,竟然有了哭腔。

周老师再也抑制不住了,走上前去握住了小雯的手。

小雯心中一惊,想要放开,却觉得他的手实在太过温暖。

周老师见她没有拒绝,顺势就把她抱在怀里。

“周老师,你……”小雯有些不知所措,周老师趁势用一个吻堵住了她的嘴。

她想要抵抗,却失去了力气。

他的吻是那么热烈,柔软的触感像小蛇一样把她红红的嘴唇撬开。店里精油的味道还没散,他就迫不及待地把她往一张小小的按摩床上按过去。

“周老师,这样不好吧……”小雯的反对越发无力,让周老师觉得她是欲拒还迎。

“有什么不好?我第一眼就喜欢你。”他不假思索地说。

小雯的心越跳越快,不由脱口而出:“我也是,见到你就觉得亲切。”

那晚以后每次按摩完周老师都要多留一会儿,与她亲热缠绵。她已经完全沉浸在周老师带来的温暖之中,仿佛他是一个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他一天不来,她就魂不守舍,一到差不多七点的时候,每当按摩院的门帘掀起来,她就以为会看到周老师的脸。

他们抓紧那关门以后的半个小时亲切缠绵,这样小雯还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去。在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每当接触到按摩油脂的润滑,周老师就会想起来小雯。

“小雯,深圳有家学校想聘我过去,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周老师抱着她,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问。

“好啊。”小雯已经融化在巨大的甜蜜里,可随即一想,“那我妈妈怎么办?”

“想那么多就走不了了,不如我们私奔?”周老师像是在开玩笑,眼神却很认真。

“算了吧,我不想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你还是早点再找个跟你门当户对的女人。”她赌气地说。

“我就要你一个女人。”他说着就把她压到身子下面。

小雯在呻吟中忘记了所有的疑虑……后来她才发现,周老师像她的爸爸,十年都未曾谋面的爸爸。爸爸的长相在脑海中已经渐渐模糊了,似乎也同样斯文,同样爱穿红色和灰色交织的花格子衬衫。

这几天小雯总有些心神不宁,接连做了两个晚上的噩梦。一个梦是她怀孕了,然后周老师抛弃了她,跑到不知什么地方躲起来了。还有一个梦是她打周老师的电话,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人。她跑到周老师家里,却看到了他们挂在床头的结婚照。

小雯想要和雯婧谈谈,雯婧却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心思,一直在讲自己男朋友的事情,讲得小雯心烦,却又不好表现出来。每当做完一天针灸和推拿,小雯的心头就生出一种无处发泄的倦怠感。难道这辈子就给人按摩了吗?她一天经手那么多肉体,有一大半都堆满了赘肉和脂肪,有几人是美好的呢?想到这里,周老师那温柔的笑脸又浮现在她面前,她不由心头紧了—下,忆起他宽阔的胸膛来。

快七点了,周老师还没有来。外面有人敲门,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还带着自己的女儿。小女孩大约七八岁,脸圆圆的,眼睛很大,说话很嗲。

那女人长得面貌端正,虽然算不上美女,微胖,倒也有几分知书达理的落落大方。她要针灸减肥,小雯介绍了针灸的食谱,小女孩还没听完便连连皱眉,拉着妈妈的手说,“不要啦,妈妈不要扎针,好吓人,小雯不让妈妈扎针!”

小雯?这女孩居然也叫小雯?

她妈妈只是温柔地笑笑:“乖,别闹,阿姨说了不疼的”。

张小雯并不怎么喜欢孩子,可是看到这个漂亮的小姑娘,突然觉得做母亲应该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看来张氏按摩院让你意犹未尽,欢迎进入世间百态故事栏目阅读更多故事哦。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