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老师遭遇的潜规则

名校老师遭遇的潜规则- 一个故事,一种人生;一段文章,一种生活;看世间百态,品人情冷暖,每一个故事、每一篇文章,都诠释活着的价值和不同的人生。


薛永军是全国名校华师一附中的老师。每年中考之后,上门找他的人可真能用踏破他家门坎来形容。

来找薛永军的,基本上都是他的亲友,或者是在不同场合认识的熟人。这些人的目的都一样,央求薛永军帮帮忙,让自家考试成绩没有上重点线的孩子上一中。

薛永军对这事很心烦。这样的忙,他不是帮不到,学校内部有规定,一名教师可以带两名没上线的学生入校,班主任可以带三名。正是因为名额有限,薛永军自然要把这名额的价值用到极限。他左挑右选,先后卖出了两个名额。

这天傍晚,薛永军心事重重地来到体育场散步,一辆白色的轿车朝着人行道驶了过来,在薛永军身边缓缓停住。那车里走出一个衣着入时的中年女子,媚笑着向薛永军说道:“薛老师,您就是薛老师吧?我刚去了您的家里,听说您到了这里,于是又追到了这里。”

薛永军皱着眉看着她,问道:“有什么事吗?”其实不用来人说,薛永军心里也能猜到,肯定是为孩子上学名额的事来的。听到薛永军问话,那女人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一笑,说道:“您能上车吗?我们找个酒店坐下慢慢说。”

薛永军看了看车,又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满腹狐疑地上了车。车径直驶向市里五星级的假日酒店。进了酒店订了席,那女人这才说出她找薛永军的目的。她叫刘莉,不久前刚从外地到这个城市做服装生意,儿子也跟着她来这里读书,秋季就要上高中了,所以她想让薛永军帮一下忙,让她儿子进一中。

刘莉说到这里,又讨好道:“我家孩子成绩不差,我知道这事对薛老师来说也不难。就看薛老师肯不肯帮忙了。我知道规矩,五万块,只要您肯答应。”薛永军一愣,五万块,前面的那两个名额加一块儿也没挣到这么多啊。然而,薛永军却苦笑着摇摇头,站起身来说道:“刘女士,你来迟了。这一回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手里的两个名额都用完了,就算我想帮忙,也没有这个能力。”说着,他就要走。

刘莉急忙拦住了薛永军,连声说道:“薛老师,您别,别那么急呀。我知道学校班主任可以带三个学生,是吧?您申请一下,到学校当班主任,我的事您不就能帮忙了吗?”

薛永军叹了口气,刘莉的话刺中了他的要害。他何尝不想当一回班主任,好好地带一届毕业生上大学。可是,妻子何小萌自从结婚后,身体就一直很差,前不久去医院诊断,她又患上了慢性心脏病。在这个城市,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这方面的专家诊治。若是去大城市治,没人照顾家里,工作也不可能丢下。家里有病人,他哪有当班主任的精力呀。再说,当重点中学的班主任,也不是说申请就能解决得了的事。

见薛永军不出声,刘莉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说道:“薛老师,我已经了解过了,您有难处。不过,请您相信我,您的忙我也能帮得到。您尽管放心地去申请当班主任,只要能帮我的孩子上一中,这钱您就拿了请保姆也好啊。”说着,刘莉在五万块钱的基础上又加了一条,送薛永军的爱人何小萌去永军京治病。在那里,刘莉认识一个著名的心血管病专家,那人的医术水平,治疗何小萌的病没有问题。

薛永军听到这里,兴奋地说道:“那好,如果真是这样,饭我就不吃了。你尽快帮我联系,我这边也多努力,争取把你孩子的事儿解决好。”

回到家里,薛永军把情况向妻子一说,妻子也高兴极了,一个劲儿地催促薛永军尽快去学校,趁着下一个学年的教师聘任还没开始,把班主任申请到手。薛永军连连点头。

第二天,薛永军就赶到学校递交了申请。校长接过他的班主任申请,愣了一愣,关切地问:“薛老师,何小萌的病痊愈了吧?”

薛永军怕校长不接收自己的申请,赶紧答道:“快了。有这一个假期的休养,她就会痊愈了。”校长听了,一边把薛永军的申请放进抽屉,一边说:“那就好,那就好。”当天晚上,薛永军又拿了五千块钱放进信封里,送到了校长家。

校长妻子看了看信封,说丈夫还没回来。薛永军微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我这是一份申请,你收下,等校长回来帮我转交一下。”

薛永军的班主任申请进行得很顺利,半个月后,学校进行教师聘任,班主任名单上,果然有薛永军的名字。他是高一(3)班班主任。刘莉那边呢,进展也很顺利,她把何小萌的病历送到了永军京,那边的专家说这病没有太大的问题,可以得到根治。刘莉的动作很快,与那位专家约定了治疗时间,就在两天后。

薛永军十分开心,他把刘莉的儿子刘小明也带进了一中。这天晚上,刘莉亲自登门,将六万块递到了薛永军的手里。薛永军接过钱,呆了一下,正要开口说多了一万。可刘莉说道:“薛老师申请当班主任肯定也不容易,做事的规矩我懂。”这话说得薛永军脸上一红。

两天后,刘莉亲自开车送薛永军夫妻俩去永军京治病。在车上,何小萌问道:“刘莉姐,这回去看病,要是做手术,给医生包多少红包合适呢?”这话,何小萌是在薛永军的示意下问的。

刘莉开着车,头也不回地答道:“他有规矩,小手术三五千,大手术三五万。你是我介绍去的,有个三万块,就够了。”

车到了医院门前,刘莉打了个电话,然后对薛永军夫妻俩说:“我就不送你们进去了。医院有潜规则,凡是由医生介绍进来的病人,根据病人最后结算的费用,医生也能拿到提成。所以,我让医生来领你们进去挂号。”工夫不大,一个中年男医生迎了出来,刘莉和他打了个招呼,说,“程主任,我把病人交给你了。”然后和薛永军夫妻道了别,就离开了。

薛永军本来对刘莉介绍的这位医生将信将疑,不知道他到底是专家还是普通医生。可这位医生领着他们挂号时,门诊楼里的医护人员都主动和他打招呼,恭恭敬敬地叫他程主任,薛永军这才把悬着的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

程主任亲自为何小萌诊治,并且安排了心脏搭桥手术,由他亲自主刀。薛永军根据刘莉的嘱咐,提前将三万块钱装进了一个信封,趁程主任来病房查房时,塞进了他的手里。程主任也不客气,随手就将钱装进了白大褂里面的口袋,好像这钱本来就是他的一样。

手术后,何小萌在医院恢复得很好,二十多天之后,她就出了院。刘莉又一次驾车来,将何小萌和薛永军接了回去。到了薛永军家之后,刘莉又打了个电话,叫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对何小萌说道:“这是我为你请的保姆,她人虽小,可手脚勤快,而且是农村人,心眼实诚,你尽管放心。以后薛老师忙的时候,就由她来服侍你。”那女孩冲着何小萌甜甜地叫了一声阿姨。何小萌舒心地笑了。

从医院出来后,何小萌对刘莉自然是千恩万谢,如今看到人家连保姆都请来了,更是万分感激。唯独薛永军对刘莉的态度还是不冷不热。

机敏的刘莉很快就看出了端倪,丢下保姆,道了再见走了。何小萌看着丈夫,诧异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人家替我们家做了这么多事,你怎么连句‘谢谢’都不会说啊?”

薛永军沉默了一会儿,答道:“她在找我帮忙之前,就摸了我家的底。这次她花了这么多钱,让我觉得很奇怪。她有这些钱,直接找校长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呢?”

薛永军这样一说,何小萌也愣了。是啊,刘莉找到自己家,不但花费了六万块,还跑前跑后地送自己去治病,相对来说,为儿子求学,直接拿六万块钱去找校长帮忙,岂不是更容易、更省心?

薛永军心里的疑团不久就被解开了。开学后,刘莉的儿子刘小明进了薛永军的高一(3)班。这天周末放学,学生们都收拾东西回了家,只有刘小明还站在学校门口。薛永军骑着自行车经过那里,正要停下来问刘小明怎么不坐车回家,忽然,他看到对面驶来一辆白色的轿车,薛永军认识那车牌,知道这车是刘莉的。于是,他避在一旁,偷偷地看着。

只见刘莉从车里出来了,向刘小明挥了挥手。紧跟着,白色轿车上又走下来一个人,这个人薛永军也认识,正是为妻子何小萌做心脏手术的程医生。

刘小明兴奋地向程医生那边跑了过去,亲热地喊道:“爸爸,你说周末来看我,没想到这次真来了。”

薛永军忽然明白了一切,他跨上车,迅速地离开了学校。回到家里,他气呼呼地坐在沙发里喘粗气。何小萌见丈夫脸色不悦,走过来问出了什么事。

薛永军愤愤地答道:“我现在才明白刘莉为什么这样好心,她不找校长却来找我了。那是因为你,你病了,而她的丈夫恰恰就是心血管专家。她为儿子上学来花钱找我,我为你治病花钱找她丈夫,钱从她口袋里出来,又回到她丈夫的口袋里去了。商人,商人,真是无商不奸啊!”

何小萌惊呆了,她想了半天才找出词来宽慰丈夫,说:“她这样做,虽说有些卑鄙,可是,我们家也没花什么钱啊。我治这个病,家里的存款一分没取,反正也不亏。”

何小萌这话提醒了薛永军,薛永军也笑了。是啊,他为妻子治病,没从自己家的存款里掏钱,那就是不亏本了。刘莉儿子上学的代价,被她的丈夫又赚回去了,她也没亏本。那一来二去的费用,究竟是谁被潜规则了呢?

读完本故事,你的心灵深处被触动了吗?如果你还有更精彩的世间百态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小编哦QQ2228454400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更多精彩,请点击:潜规则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