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魄在天(2)

(点击:1776℃)

——是关于自己的身世。不知怎么的,孟离的手微微发着抖,下面的字怎么也摸不出来。十三年终于过去了,这件事沉甸甸地放在他心中十三年,这十三年间,他再也未曾问过。终于等到师父愿意告诉他的时候了,他深吸了好几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才又将手放回信笺上。

“你父亲孟逸。本是镇守顺德的都督,二十年前因通敌叛国罪问斩。你母亲当时身怀六甲,连夜被送出顺德,路上又遇到追兵,被我救下。可惜当时你母亲身受重伤,只撑到在黎明时产下你后便断了气,事出仓促,为师至今不知她姓名。

“如今你已到弱冠之年,为师才能和盘托出,其中缘由,我想你自会明白。”

师父说他会明白。

是的,他当然明白,因为他也曾经听说过孟逸。

关于此人,孟离几乎没有听过一句让人称道的话,除了他不得不被人承认的出色姿容。可即使是这样,却还是因此给他冠上了妖媚朝堂的名号。

一个拥有绝色容貌的男人,却有着最差的名声。妖媚朝堂,纵情声色,通敌卖国,而后被当市腰斩——一想起以前听说过的那些话,孟离有些茫然,缓缓将信纸折起,静静地在椅子上坐了许久许久。

吃完小米的鸽子甚渴,遂就着他手边的茶,一小口一小口地啄饮着,不时偏头瞧瞧他,“咕哝咕哝”地叫着。

以前他也曾想过自己的父母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是逃荒路上的穷苦人,因为太穷,因为实在养不起,又或者因为不小心,把自己丢弃在了路边。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身世竟是会是这样——

孟逸,这是他一直以来所不齿之人。

而这个人,竟然就是他的爹爹。

恶名昭着,又因通敌卖国被腰斩的父亲。

因逃走而难产至死的母亲,连姓名都不知晓。

这晚躺在床上,从前曾经听闻的片段反反复复出现在孟离脑中,思绪繁杂,一夜无眠。

姑苏,夜凉如水。

织造府里的绣楼之中,一位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姑娘还在绣架前埋头刺绣。

旁边的丫环生怕打扰到她,悄无声息地修剪烛花,让灯火更加明亮些,然后又悄无声息地退到了一旁候着。

远远地听见外面打了二更天的梆子,刺绣的姑娘直起腰来,望着绣架上已完成大半的百鸟朝凤,悠悠地长舒一口气。

丫环此时方才上前微笑着劝道:“小姐,该歇息了。距离成亲之日还有些时候,肯定来得及,您不必这般着急地绣,当心身子才是。”

她眼前这位小姐便是姑苏织造白宝震的女儿白盈玉,年初与洛阳司马家的司马岱公子定了亲,腊月过门,眼下她正是在绣自己的嫁妆。

白盈玉轻轻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也觉得双目酸涩,含笑道:“我是想着早点绣好,安心些爹爹去了京城,也不知何时才回来。”

“老爷说要在京城置办些东西作为小姐的陪嫁,大概还得耽搁些时日。”

白盈玉微叹口气,心下却隐隐有些不安。

丫环正想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吃些点心,却乍然听见外间有人疾步过来,两人顿时都吃了一惊。

来者是府内的管事,面色惨白得有些吓人,盯着白盈玉,嘴唇喃喃欲语,却没说出话来。

“出什么事了么?”白盈玉手握着帕子,紧紧擒住心口,轻声问道。

“小姐,老爷、老爷他”

“怎么了?快说!”

“方才京城里有人送来急信,说P自家老爷他、他被人杀了!”

白盈玉一个踉跄,仓皇中扶在绣架上,绣架倾倒,烛泪滴落其上,点点滴滴,殷红如血。

次日清晨,孟离收拾了几件常穿的衣袍,走过小桥,往下山的路走去。

身后竹林深处,一人立在竹梢上,风过,身形随竹摆动,目光却紧紧地系在孟离身上。

一声轻叹,随风而散。

孟离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他只是不想呆在家里,需要出去走一走。

李栩说叶诺还未到京城。虽然知道叶诺聪明伶俐,但她毕竟是姑娘家,他还是有些担心,遂决定朝京城方向去,全当是去找叶诺。

孟离到了山下镇上,雇了马车,便一路往北而行,沿途询问。说来也巧,他在一家客栈打尖时遇到了陷空岛五鼠之一的彻地鼠韩彰,韩彰亦是想找小七,两人便一路同行。行至江宁时,总算遇见了小七叶诺,却又得知小五李栩被官府诬陷,深陷牢中,而小七竟然入了公门,随展昭一同办理此案。

此案说来甚是复杂:包拯正在调查江南贪墨案,查出姑苏织造白宝震贪污巨额银两,并且与朝廷重臣三司使张尧佐有所勾结。正在此时,白宝震被人杀死在京城之中,身旁财宝却在孟离的五师弟李栩房中发现。包拯虽将李栩关入牢中,但怀疑他是被人栽赃诬陷,真正的凶手应是受张尧佐指使,杀人灭口,故而派小七叶诺与展昭同往江南,找出白宝震与张尧佐勾结的证据。

孟离本就对官府中人十分厌恶,加上刚知自己身世,更是深恶痛绝,此时听说叶诺当了捕快,不由心中不快。

“小七,明日和我回开封去。”回客栈房间休息前,也不管展昭和韩彰皆在场,他朝叶诺道。

“二哥哥?”叶诺咬咬嘴唇,“我还得去姑苏。”

闻言,他有些恼怒,叶诺打小就听他的话,不想才出门几日就变了:“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叶诺忙道:“不是,只是姑苏不能不去。”

“他们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你和这些官府中人何时变得这么亲近了?”他愈加不耐烦起来,加重了语气,“回开封后就把那块破牌子还给开封府。我们对那些人避而远之都唯恐不及,你还往里掺和。”

“二哥哥!”叶诺也很是为难,顿了半晌,道,“我待五哥哥的事情解决后,自然会辞了这份差事。”

“李栩的事我们可以自己再想办法。官官相护的事情我们看得还少了么,你现下帮着他们,难道就不怕是被人利用,为虎作伥?”孟离怒道。

“二哥哥”

旁边的展昭见叶诺一脸为难的模样,上前温和道:“孟大侠,此事恐怕您有所误会”

“展大人,这是我们师兄妹之间的事情,请你不要插手!”

孟离还未开口,叶诺已抢先打断展昭的话,一面推着盂离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讨好地拉着孟离在椅子上坐下。

“二哥哥,刚才的菜你肯定嫌油腻吧,我倒杯茶给你”

“你坐下。”他冷着声音。

叶诺立时乖乖坐下。

“明天和我回开封去。”他复道。

“二哥哥,不是我不想和你回去,可五哥哥的案子,确实得去姑苏才能办妥。”

“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是开封府的包大人说的。”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8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