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地怪谈

(阅读次数:

坟地怪谈适合晚上一个人在被窝里阅读。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池启刚刚放暑假,他是镇上中学的老师,每年暑假的时候,都会回老家一趟,看看父母和方式一下,比较城市里的生活虽然很便捷,却没有乡下住的舒服,那种舒适的感觉和惬意的生活,是城市里面永远感觉不到的,杨柳依依,潺潺溪流,以前人们丝毫不在意的东西,现在想要珍惜却也不多见的。

他坐在柳树下手拿着竹竿,悠然自得的垂钓,不用在意有多少收获,只是享受拿着惬意的生活,旁边坐着的是他三叔,三叔快60岁了,儿孙满堂,只是孩子们都在城市里面去住了,虽然儿女有心把他接过去住,可惜故土难离,而且妻子也走的早,所以就一个人住在村子里,偶尔他父母还会起帮衬一下,日子也过的不错,小时候三叔经常带我起抓鱼摸虾,所以从小就比较亲。

三叔看天上的太阳快落山了,二娃啊,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今天也钓了不少,煮一碗汤是没有问题的,二娃是他的小名,他还有一个姐姐,在家里排行老二,所以小时候为了叫起来方便,也好养活,所以小名就是二娃,

现在鱼儿刚刚开始活跃呢,我想继续钓一下,三叔,您先回去吧,你小子都那么大了玩心还那么大,记得早点回去,回去的时候别走那片小树林,那边蛇多,不安全,三叔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小心的嘱咐他,

他把下午钓到的几条大的鲫鱼放进三叔的鱼篓里,三叔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点,这几条鱼您就带回去吃吧,我钓鱼就是玩,不等三叔拒绝我就又拿起我的钓竿继续垂钓,三叔笑了笑说,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然后又有嘱咐我一边,别走那片小树林。

那片小树林他也是知道的,里面有一条小路回村子比较快,只是最近走的人比较少了。在解放前这里是乱葬岗,那些没有人认领的尸体都基本上面都是埋在里面,每到冬天枯草季节,还有人在地上看见过骨骸,只是解放以后,就弃之不用,如今已经荒草丛生,树林凌乱,基本上面没有人整理和祭拜,只有每年的鬼节的时候,村里才会组织人祭拜一下,求应该平安而已。

最近有人晚上回来贪图快,抄近道路过那里,好像遇到了一些事情,而且不是一个人,每次别人问起的时候都避而不谈,面色发白,好像吓的不轻,只是他作为伟大的老师,怎么可能想象这些无稽之谈呢,只是觉得那些人自己疑心生暗鬼,自己吓自己而已。

天色渐暗,太阳西垂,已经只剩一丝光芒,既然已经快看不见,他就开始收拾东西,把之前钓的鱼全部都放掉,我把钓竿就放在柳树上面,不会有人在意的,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不用带回家,反正明天他还会来钓鱼。

他一边走着,一边看着沿途的风景,享受的就是这样惬意的生活,至于至于时间早被我抛之脑后,直到完全黑暗的时候,他才发现已经很晚了,只能快步的回家,本来不想走捷径的,现在不走也没有办法,不然家里父母会担心的,

刚走进树林就感觉有点寒冷,可能是平时树木繁茂阳光很少,他没有多想快步的沿着小路快步的前进,靠着手机的灯光,发现周围都是一个一个的小土丘,土丘上面长满了野草,他只想赶快回去,小路已经很久没有人走了,在荒草里面,要找出这条小路,十分的不容易,手机的灯光比较昏暗,如果不小心的话,很容易走错路,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这条路,只是时间久远,不记得了,

周围阴气阵阵,时不时还穿来风的呼啸声,周围的树叶和野草的声音互相交错着,让本来就有点害怕的他,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树木还没有如此的高大,周围的野草也被烧干净,没有像现在那么茂密,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敢进来的。

他在走路的时候开始觉得背后有人跟随,而且越来越近了那种紧迫的感觉,可是他回头几次都没有发现,老人家的禁忌他也知道的,走夜路不能回头,而且听见有人叫你,也不能答应,所以他回头是有讲究的,是整个身子向后转,这样就不算回头了,这样看了几次都没有发现人,他心里有点毛毛的,本来5分钟的路,走了快10分钟都还没有到,手机也快没有电了,没有办法,只能打电话出去,打父亲的电话,嘟嘟嘟几声,时间好像过了很久,父亲才接电话,他有点着急,问怎么还没有回来啊,可是我怎么说话父亲好像都没有听见,只是一直问,我在哪里,这个时候手机没有电了,

他陷入了一片黑暗中,现在想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能继续往前走,在黑暗中他好像出现了幻觉,听见有人在叫他,好像是父亲的声音,一会好像是母亲的声音,还有朋友的声音,只是都是从后方传来,他的理智让他强忍着内心的冲动,开始朝前奔跑着,不顾一切的奔跑,各种声音开始涌现,嬉闹声,怒骂声,吵架的声音,好像是一个热闹的集市一样,可惜这里是一片荒地,只能让他胆战心惊,他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停下脚步喘息,想休息一下,可是他感觉脚上面有凉,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他的脚,他查看了一下,当他凑近的时候,才发现是一双从土地里面伸出来的手,他吓了一跳,一下子蹿了起来,还好手抓的不是很紧,他继续奔跑起来,这次真是像逃命一样,他筋疲力尽,手扶在一颗树上,喘着粗气,身上汗都把衬衫全部侵湿。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脚步声,只是那种不是很正常的声音,他躲在树后小心的观察着,因为天比较黑,远处没有办法看清楚的,当那个人走近的时候,他才发现那个人根本不是在行走,完全是在跳着走,好像电影里面的僵尸一样,身上衣服破烂,看不出来是什么时候的人,有獠牙,指甲修长,身上的皮肤长着黑毛,泛着铁青色,他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小心翼翼的躲着,那个僵尸却直奔他而来,慢慢靠近,他没有办法只能爬上树,他爬到比较高的位置,可能是他的动作让僵尸察觉,僵尸开始尝试跳到树上,手拍打树木,树开始摇晃,僵尸一下子跳了快两米,幸亏这个课比较高和粗壮,不然早被僵尸给弄下去,魂归地府了,只能紧紧的抱住树干,僵尸弄了半天,见他没有下来,就一直守在树下,就这样僵持,不知道多久,月亮已经快落下了,鸡已经开始叫了,僵尸在树下等了一会开始走远了,这个时候他开始跟在僵尸的后面,毕竟这里离村子比较近,如果真闹僵尸,他们父母也难逃祸害。

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僵尸跳的很快,他只能勉强的跟上脚步,走了许久,到了一个茅草屋,看见僵尸蹿进去,他也不着急跟进去,只能躲在旁边,天刚刚亮了,太阳出来了,他感受到阳光的温暖,这一夜的担惊受怕,有了缓解,他小心翼翼的走到屋门口,推开残破的木门,里面放着一口棺材,棺材都有点腐朽,他悄悄的进去,轻轻的推开里面的那棺材查看,发现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僵尸,可能是他的行为惊动僵尸了,本来紧闭的双眼睁开了,他连忙把棺材合上,然后跑了出去,在外面等了一会,发现里面的东西没有出来,他连忙开始跑回去,一晚上的疲惫都忘记了,走了一会就到了村口,父亲早已经在村口等候,父亲看见他回来,非常开心,又担心的问晚上干嘛去了,昨天晚上你打电话我,又不说话,我在村口等了你一晚上,你在不回来,我都要去找人一起去找你了,

他喘了一下,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父亲说了一下,父亲脸色大变,连忙带着他去村长那边,然后又让他跟村长详细的说了一下,村长也吓一跳, 村长年纪80多岁,在村里属于德高望重的那种,身子骨也比较硬朗,经历的事情也比较多,他说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了,上一次闹僵尸已经是60年前了,那个时候,村长还是年轻人,跟着村里的老人处理过这个事情,僵尸一般需要找到埋葬的地方,挖起来烧掉就行,成气候的僵尸就比较难对付,会土遁,你是挖不到他的,只有请高人去降服,现在这着刚刚出来,现在也知道地方了,事不宜迟,要马上去处理。

池启刚刚回家吃完饭小睡了一下,快中午的时候,村长带着一群年轻小伙子来他家里,拿着他就出村了,村长带好绳子,糯米,汽油和柴火,到了茅草屋,村长让几个年轻人,用绳子把那口棺材捆起来,在困起来的时候,棺材里面有挣扎的声音,好像要破棺而出,几个年轻人都有点害怕,不敢上去,还是村长很镇定的说,怕什么就这点小事就怕成这样,以后真遇到事情,还能做什么事情,说完村长要去拿住旁边的一条绳子,他那敢让村长亲自在弄的,他连忙招呼几个年轻人下去,因为村长的一番话他们都有了勇气。

他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棺材抬出去,放在太阳底下,在中途几次都快破棺而出,要不是他和几个人拼命的压住,那就麻烦了,到了太阳底下,打开棺材,僵尸见了太阳,就开始冒黑烟,僵尸还在抽搐,村长把准备好的糯米撒进去,僵尸开始剧烈的挣扎了一会,就没有动了,村长把柴火和汽油都扔上去,直接点火,然后就渐渐烧成了灰烬。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每年村子都会去把那片小树林的荒草清理一下,定期都会把树木都修剪,这样怪事就渐渐的少了。

读完本故事,你害怕了吗?如果你还有更恐怖的鬼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小编哦QQ2228454400

网友评论:
点击展开评论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更多精彩,请点击:坟地鬼故事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