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谋杀

(点击:18856℃)

刺目的灯光让他有些不适,他侧了下头,用手臂挡住灯光。周围一切还是老样子。

房顶那盏永不熄灭的日光灯忠实的看守着它,装在四角处的摄像头肆无忌惮的侵视他的一举一动。八米高的墙壁上铺满了压抑的黑色橡胶,地上也是。房间里只有一张焊丝的矮床,刚开始他曾经奇怪为什么连床上也满是橡胶,后来有一天他用头使劲撞墙时明白了,这是不让它死。

他不知道在这里已呆了多久,也许三个月,也许五个月,谁在乎呢?开始时的满心愤怒,对着摄像头大声咆哮,然后的拼命寻找出路,企盼逃离此地,然而除了几个通气排水的孔洞外,再无其他发现。他曾经试图疯狂撕咬橡胶,看看背后是不是有通往天堂的存在。只是,血肉之躯抗衡不了坚韧保护,一度绝望的他想要发泄,想要摔打,想要一切一切能引起摄像头那端主人的回应,然而,只有冷冰冰的注视。

每日的空洞和无声的压抑像套在脖子上的绞索,一点点又不容反抗的将他勒住,无力反抗的他渐渐开始痴呆麻木,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咚”天花板右角处开了一个小窗口,一块猪肉扔了下来。

杰克缓缓抬起头,木然的走过去,捡起来。呆呆的看着这块冷冰的猪肉,一如既往,没有盐,没有味精,没有任何调料,甚至连用白水煮一下都没有。白花花的肥膘捏在手中,油腻而恶心。杰克慢慢张开嘴,咬住,撕扯,咀嚼,湿滑冷腻的肥膘在嘴间蠕动,丝毫没有想咽下去的意思。杰克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拼命咽下去。然后,张嘴,撕扯,咀嚼,吞咽……机械的重复让杰克的表情呆滞无神,谁也看不出他是否还有思想。

“哗”杰克终于吐出来了,吐的肝肠寸断,撕心裂肺。他满地打滚,浑不在意沾满一身的污秽,沙哑的嗓子里发出干涸的悲鸣,无助的呜咽。吱吱转动的摄像头孜孜不倦的跟随他的一举一动,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画面。杰克听到了,他忽然停了下来,怔怔的望着高高在上的摄像头,眼睛里瞬间充满血红,他咆哮的跳起来,想要捏碎这冰冷的怪物。然而八米的高度对他来说太高了,纵然他天赋惊人,也始终触之不及。已经疯狂的杰克根本不去在意这,他心中只嘶吼着一个念头,打碎它!打碎它!!打碎它!!!

冷然注视的摄像头没有理会杰克的疯狂,只冷酷的忠实于自己的职责。

一次又一次,终于,杰克疲倦的再也跳不起来了,他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乌黑的眼睛里忽然涌出两颗豆大的晶莹,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突然间有了这种奇妙的感觉。他缓缓举起小臂,呆呆的注视片刻,猛然间一口咬向手腕,瞬间喷涌的血液如同决口的堤坝,咆哮肆意。杰克惊讶的注视着这美丽的绽放,倏尔,释然的闭上眼睛,渐渐陷入永远的黑暗……

记录:四十三号实验体,山背人猿。三号极限环境生存101天后死亡。死因,咬破手腕动脉,失血过多而死。经观察表明,已有初步的人性情绪……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故事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