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匪多

(点击:18795℃)

黄平

洋曲县地势险要,山高匪多,历朝历代都在此设营驻军。嘉靖年间,奸臣当道,朝政腐败,洋曲驻营已多日没有发放军饷,兵士怨声载道,幸亏百户方显信平日治军有方,体恤下属,才没闹出大乱子。

这天,两个兵士在外执勤,又冷又餓,于是生火取暖。忽然一只鸡蹿了过来,兵士见周围没人,就将鸡抓了,炖起肉来。正在这时,廖家总管带人过来,勃然大怒道:“你们竟敢偷吃廖家的鸡,活得不耐烦了?来人,给我绑了!”

总管为何如此大胆?原来洋曲县虽偏僻,却出了不少朝廷大员。廖家公子廖枝鸣官至刑部侍郎,也是严嵩党羽。廖家平日欺男霸女,鱼肉乡里,即使是驻营也不放在眼里,经常侵占军田,挑衅滋事。

方显信听到消息,赶紧带着属官马忠和王贵来到廖家,只见兵士被绑在院内大树上,被打得血肉模糊。见到廖老爷,方显信一通赔罪,求情放人。廖老爷哼道:“放人?说得轻巧!敢动我廖家的鸡,就要偿命,否则以后谁都敢欺负到我头上。”方显信忍住怒火,说他们毕竟是军户,闹出人命上司会追查。廖老爷怒道:“你吓我没用!要放人也行,拿五百两银子来,否则免谈!”说完,他转身走了。总管一指外面,皮笑肉不笑地下了逐客令:“军爷,赶紧筹钱呀,不然我们等得起,他们可等不起。”

出了廖家,王贵嚷道:“一个老财主敢欺负我们,干脆召集弟兄们来抢人!”方显信摇摇头:“廖家势大,强行动武,最后还是我们吃亏,当务之急是想办法筹钱。”马忠也着急:“大人,这么长时间没发军饷,哪有这么多银子?”方显信想了想说:“走,去刘家!”

三人策马赶到二十里外的刘家,刘老爷知道来意后,面露难色:“本来借银子不是问题,可是牵扯到廖家,就不好办了。”

方显信问道:“这是为何?”

“我儿与廖枝鸣虽是同乡,又同朝为官,但廖枝鸣是严阁老门下,我儿不愿趋炎附势,所以两人关系不睦。我儿一再嘱咐,不要与廖家起冲突,如果我帮你,势必得罪廖家,恕老朽爱莫能助。”

刘家既有难处,方显信只好告辞。王贵问:“刘家不借钱,怎么办?”方显信叹了一口气,说:“再去岳家看看吧!”

三人随即赶到岳家。岳家世代从军,也是当地豪门。岳老爷得知详情,义愤填膺地说道:“廖家作恶多端,民怨神怒,我岳家一身铁骨,岂能袖手旁观?”说完,就叫人取来银子。方显信大喜过望,起身告别:“救人要紧,大恩后报!”

三人火速赶回廖家,那两个兵士已经奄奄一息,幸好抢救及时,总算捡回了性命。

兵士们见廖家歹毒霸道,群情激愤,都要去找廖家报仇。方显信劝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时机未到,不能轻举妄动。”

一天深夜,一伙山匪忽然袭击刘家,刘家拼命抵抗。家里的暗线见情况危急,骑马赶往驻营求援。当地匪多,大户人家为了自保,都会在外面安排暗线。一旦有土匪围攻,暗线就会快速向驻营求救。

方显信接到匪情,立即召集手下商议。王贵气道:“上次刘家见死不救,这次我们不去卖命。”马忠出了个馊主意:“这样不行,会被人抓住把柄。我们要出兵,但慢慢去,做做样子。”方显信却下令:“马上出兵,奋勇杀敌!”

两人不解,方显信朝他们耳语一番,两人眼睛一亮,领命前去。

官兵来得正是时候,山匪眼看就要攻进刘家,谁知官兵从后面杀来,顿时慌作一团。官兵大获全胜,还活捉了不少山匪。方显信把山匪关押好,传令不得泄露出去。

到了天明,营外一阵喧哗,刘老爷亲自带人送来了猪、羊、米、面。

见到方显信,刘老爷满脸惭愧:“多谢大人不计前嫌,出兵相助。为表歉意,特来犒劳将士。另再奉上纹银千两,以资军用。”

方显信拱手谢道:“刘老爷言重,剿匪是我们分内之事,不足挂齿,还望刘老爷今后多多帮衬。”

刘老爷点点头,千恩万谢后告辞。方显信大摆筵席论功行赏,又到岳家感谢,与岳老爷促膝长谈。

这天夜晚,驻营又接到岳家暗线报告,有山匪正在围攻岳家。岳家对驻营有恩,方显信留下马忠守营,亲自带着全营兵马前去救援。

谁知过了半个时辰,廖家暗线又来报,廖家遭到大股山匪袭击,情况紧急,必须立刻出兵解围。

马忠一听,怒道:“今夜怎么这么多事?岳家也被山匪围攻,方大人刚刚带兵去了。兵营里现在没兵可用,等方大人回来再说。”他三言两语就把暗线打发走了。

岳家村外,官兵和山匪在黑夜里激战良久,斩杀了不少匪徒,才把他们击溃。等方显信回到军营,再赶去廖家,已经迟了。廖家那些护院,平日欺负百姓挺横的,碰上硬茬儿就变成了缩头乌龟,早早放弃抵抗了。幸亏山匪意在钱财,并未滥杀,廖老爷为了保命,只得交出大量财物。山匪走后,廖老爷心如刀绞,大发雷霆,迁怒于方显信姗姗来迟,派人快马加鞭到京城送信,要儿子治他的罪。

廖枝鸣接信后大怒,立马向严嵩哭诉。严嵩第二天上朝便向嘉靖皇帝奏报方显信剿匪不力,纵匪作恶。此时嘉靖正好收到驻营捷报,一时难辨真伪,就令都察院陈御史带人前去查证。

陈御史到了洋曲,查清事情原委,然后召集手下商议。有人得到廖枝鸣授意,偏向廖家,质疑方显信挟私报复,故意拖延时间延缓出兵,才给了山匪可乘之机;也有人说:“官兵斩杀了那么多山匪,战况激烈,怎能说是故意为之?”之前那人继续挑刺:“哼!谁知道官兵是不是谎报军功?”对方则反驳道:“那些山匪的尸首如何解释?难道这还会有假?”陈御史见状便说:“二位不要争了,其实这事也不复杂,弄清那些尸首是不是山匪即可。”

陈御史叫来洋曲县令询问,县令如实回答,最近境内没有发现百姓失踪之事,那些尸首绝不是滥杀百姓假冒。县衙的捕快同山匪打过交道,都指认那些就是山匪尸首。

有了县衙的证词,又有岳、刘两家的赞誉,陈御史便了结此案:廖家被劫,实属驻营兵力不足导致。洋曲营剿匪救民有功,宜上奏朝廷褒奖,以前拖欠军饷之事一并奏明。

不久方显信召集手下:“这些年弟兄们受苦了,这次我们从廖家搞来银子,还得到朝廷赏赐,这些银子我委托马忠给你们寄回家!”

王贵笑嘻嘻地说:“大人英明!上次留着那些山匪,我们还想不通,谁知派了大用场,让廖家吃了哑巴亏!”

原来,上次攻打岳家和廖家的山匪都是官兵假扮的。方显信早与岳老爷商量好,由一部分官兵化装成山匪,趁夜佯攻岳家,另一部分官兵去“救援”时把关押的山匪带过去斩了。方显信带官兵在岳家门外舞刀弄枪,上演“剿匪”好戏,“山匪”则转去攻打廖家。等廖家暗线来报信,造成抽不出兵力的假象,从而攻下廖家,劫走不义之财。

“弟兄们,这是掉脑袋的事,千万别泄露出去。”马忠提醒道。

兵士们都笑了,其中一个说:“方大人一心为我们,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谁那么傻会说出去?”

方显信拔出宝剑,正色道:“我等身为军户,扮匪劫财,实属迫不得已。现在廖家受到惩罚,军饷也已到位,兄弟们当尽责尽忠,守土一方。今后如再有侵犯百姓之事,定当严惩!”说完,寒光一闪,一只桌角应声落地。

这以后,官兵士气高涨,杀匪英勇,山匪都不敢出来作恶,洋曲平安了很多年。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相关故事会2021年第21期

故事会2021年第21期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