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一团火”——哭柯岩同志

(点击:13966℃)

文/翟泰丰

2011年12月11日13时35分,柯岩同志走了……我一点都不相信这个信息是真的。因为她有钢铁般的坚毅,她有大山般的坚强,她有顽强的生命力,让她与死神无缘。最少两次(切除结核肾、单肾条件下心脏搭桥)她都从死亡的边缘告别了死神,特别是她心脏搭桥手术,因为只有一个肾,万一血液体外循环久了,单肾坏死,必有生命危险,在场的医学专家和我们大家自然都十分担忧,焦急地等待在手术室外,然而解除麻醉之后,柯岩却微笑着躺在病床上,最终还是战胜了死神,在火一样的笑谈中,依然火一样燃烧着。

嫣然屹立,故我柯岩。

柯岩同志走了……我一点都不相信这个信息是真的。这一次脑干之瘤,似乎是死神又在召唤她,然而我见到病床上的柯岩,依然是刚毅中蕴藉着的微笑。

毫无畏惧,故我柯岩。

柯岩同志走了……我一点都不相信这个信息是真的。因为她刚刚度过创作60年(八十诞辰)《柯岩文集》首发式,会上她以火一样激越之情,在自我评说中,提出了具有人生哲理自我定位的论说:“我是谁?”引为政坛、文坛、学术界的众多名人、学者交口称赞,频频谦虚地自问“我是谁?”这个“我是谁”,自然也令当今“功利主义”者不得不自问“还有谁”。会后我到家里看望柯岩,柯岩又进入了新的“战斗”,主编世纪诗集之后,又开始主编再一部世纪散文大书。

火依然在燃烧,故我柯岩。

诗人石祥著名之作《柯岩是一团火》,吟出了一个真正的柯岩。她确实是一团火,而且是燃烧不尽的一团火。火一样的热心,火一样的热情,火一样的爱心,火一样的亲情,火一样的赤诚,火一样的丹心,火一样在冰雪中绽放的红梅,火一样燃烧在癌症病人群体中的活“菩萨”。

火仍然在燃烧,故我柯岩。

我永远都不愿意听到柯岩走了这个信息!然而,这一次她似乎真的走了……

我冥冥中见到了她飘然而去的背影。

我神兮兮中听到了她铿锵的脚步声。

我放声呼唤:柯岩,你回来!你主编的世纪大书还等待出版……

我放声痛哭:柯岩,你回来!我们还有许多忧党、忧国、忧民的话没有说完……

我再次放声痛哭:柯岩,你回来!敬之身体不好,你不能放下他不管,他离不开你呵……

我含泪最后呼唤:柯岩,你回来!千千万万你身边的癌症病人,他们怀念你呀!他们离不开你这个救命的活“菩萨”呵!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