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壶

时间:2021-09-06 15:39:17

刘龙飞

(一)

胡同口开了家“张记酒馆”,老板张文东年近五十,厨艺没得说,人又善谈,一时间生意火爆,回头客、老主顾颇多。

张文东有个老朋友叫李雨,住家离张记酒馆不远,时常过来和张文东聊天。李雨看了张文东的经营后,很不解张文东如何赚钱,于是询问其盈利秘诀。起初他是不肯说的,后来架不住再三詢问,终于开口泄了密:“我这饭店盈利有两个秘诀。一是菜品精致,菜价卖贵点也有客人,可保持一定的利润。另一个却是盈利的大头,就是我这里卖散装的白酒,42度的纯粮高粱烧,半斤二十元。”

李雨听到此仍是不解,继续问道:“酒价不高啊,这怎么就能赚钱了呢?”

张文东呵呵一笑,道:“我这店和别人家不一样。我这散酒不是用酒坛装的,而是我跟酒厂定制,拿塑料袋塑封的,每袋半斤。谁要喝酒,最少得要一袋,而且开了封不管能否喝完,也都是按一袋收钱,这叫薄利多销。”

李雨连连点头,对张文东的精明心思很佩服。一天晚上天热睡不着,李雨又过来张文东的店里聊天。一进门就见店里没了客人,只见张文东对着柜台咬牙切齿。他顺着张文东的目光看去,原来柜台上摆着一个青瓷酒壶,壶身浑圆,还有个塞子,看上去古香古色。

李雨很是奇怪,笑着问道:“文东,你怎么对着个酒壶憋气啊?”

张文东叹了口气,请李雨坐下,摆了两碟凉菜,拿了一袋酒倒了两杯,两人对坐吃喝起来。张文东气哼哼地说道:“还不是因为老刘!”原来张记酒馆最近多了个忠实的客人叫刘自珍,这本来是件好事,可是因为刘自珍的举动让张文东非常头疼。

刘自珍五十出头,是某局的一个干部,闲时不爱搓麻将,不爱耍太极,却最好杯中之物。隔三岔五的傍晚,店里还没上客,刘自珍就来张记酒馆,点上一碟花生米、肉皮冻一类的凉菜,再要上一袋散酒,正好装满他带来的这个酒壶。然后从傍晚一直喝到深夜,小酒馆客人走光,即将关门前才心满意足,凉菜每次都会被吃光,恨不得碟子都舔干净,可是一壶酒总是会剩下半壶。

每次刘自珍都是带着微醉的满足,过来结完账,然后把剩下的半壶酒放在柜台上,大大咧咧地说道:“文东啊,你刘哥剩了半壶酒,给存柜上吧,过两天再来喝。可要给我看好了,莫要被猫狗踹倒,洒了酒。”

张文东满心不愿意,因为他怕别的客人看到柜子上有了酒壶,会纷纷效仿,那他的促销大法就失效了。于是脸上装出替刘自珍着想的表情,笑着说道:“老刘啊,我店里忙啊,怕不注意把你酒壶打破。不如您把酒壶带回去,哪天不愿意来我店里,就让您老伴给炒两菜,不就喝了吗?多美的事。”

刘自珍一听就变了脸色,怒气冲冲地说道:“你以为我不愿意回家喝啊?是我不敢啊。我老伴不让我喝酒,见一次吵一次。好了好了,赶紧放好。”

张文东还想说话,刘自珍已经晃晃悠悠地出了店门。张文东望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又怕被别的客人发现酒壶,所以只得小心地藏了起来。李雨听了张文东的讲述,笑着安慰道:“不就是个酒壶吗?藏起来就是啦。”

就这样过去了个把月,刘自珍每过几天,就过来吃小菜喝酒,然后让张文东柜台里存上半壶剩酒,搞得张文东不厌其烦,每次都得把酒壶藏在别的客人看不到的角落里。好在刘自珍每次来喝酒,都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别人也不知道他存酒这事。

(二)

一天傍晚,刘自珍又是第一个来,要张文东向空酒壶里倒了一袋酒,拿酒杯刚从酒壶里倒出一杯酒,胡同里的老主顾就都到齐了,李雨也过来帮张文东。刘自珍跟大家寒暄了几句,有意无意说今晚有事,吃完还得去忙。张文东听了一耳朵,心里不禁有些担心

刘自珍这次吃喝果然快了,几筷子就吃完凉菜,几口喝完半壶酒,摇了摇酒壶,剩下的酒液哗哗作响,于是端着酒壶凑到柜台前,当着众客人的面,示意张文东把酒壶存起来。张文东眼看别的客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也是急中生智,一边挤眼扭嘴,示意刘自珍看别人的表情,一边说道:“老刘啊,喝了半壶了啊,这是要我给打满带回去,你忘了我酒都是半斤一袋的?下次吧!你照例带着酒壶回去吧。今天我忙,饭钱下次一起结吧!”

刘自珍却是反应平静,根本没理会张文东的示意,摇摇头说道:“不了,照例存起来吧,明天再来喝。”然后对着客人们宣传起来:“现在社会提倡杜绝浪费,张老板主动提供存酒服务,我们也该响应啊。”

老邻居们一听都连连点头,纷纷开头迎合,有的说:“我酒量大,一袋不够两袋多,每次都剩下酒,但好面子就丢了,太浪费了。既然张老板愿意免费存酒,明天我也带个酒壶来。”

也有的说:“我酒量小,一壶酒喝不下,能存当然好了啊,我这就出去买酒壶。”

面对老邻居的态度,张文东一时不知所措,只觉得后悔,还是李雨出来打圆场道:“张老板柜子小,放不下几个酒壶,得等他做好准备,怎么也得买个大酒柜后再开始实行吧。至于老刘的酒,就先存着吧。”

客人们也就不说话了,等没了客人,张文东望着柜里刘自珍的酒壶很是生气,决心找刘自珍的老伴——在高中任教的李老师告上一状。

(三)

转天一早,张文东就在门口等李老师,等她一出现,马上过去告状道:“李老师,你可不知道啊,昨晚你家老刘背着您在我酒馆里喝酒了,还耍了酒疯。”

李老师没动声色,平静地问道:“他喝了多了?”

张文东如实回答:“二两多散酒吧,42度的纯粮高粱烧。”

李老师听他说完,却笑了说:“张老板,你说谎了啊。我家老刘当过兵,年轻时能喝二斤头曲、二曲,二两高粱烧怎么会拿下他?再说他现在是干部,怎么会当众耍酒疯?哈哈。”

张文东不解地问道:“那他也背着您喝酒了啊,您不管他?”

李老师摇摇头,笑道:“以前管,因为那时是去应酬。现在在你家喝,我放心。我去上班了啊,再见!”

李老师说完就离开了,张文东望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等晚上再次遇到李雨,对他讲了李老师的态度,李雨想了想,说道:“老伴管不管他咱不管。老刘对这壶如此珍惜,听说他喜欢收藏,说不定是件文物呢。给我拿去鉴定下。”

张文东点头同意了,于是李雨拿走了酒壶,第二天傍晚又来了,把酒壶放回,连连摇头道:“我找懂眼的人给看了,就是地摊上卖的。也就值幾块钱。”

张文东听了就笑了,道:“就是嘛,怎么可能是文物?可老刘为啥视若珍宝?难道是老情人送的定情物,还是……”

李雨笑道:“别猜了。咱们试一试老刘,不就知道了?”

张文东也来了兴趣,问道:“怎么试?”

李雨取出一只跟刘自珍的酒壶一模一样的酒壶,笑道:“我鉴定完,就去买了个一样的酒壶。等老刘来喝酒,你就当面给他摔碎了,然后推说是不小心失手摔的,看看老刘啥反应,不就能猜出这壶里有啥名堂了?”

(四)

第二天傍晚,刘自珍又是第一个到酒馆,张文东刚按照约定送上酒壶想故意失手摔假壶时,没想到外面进来两个人,就坐到刘自珍对面,还拿出笔记本。这下张文东不敢下手了,乖乖地把假壶放在桌上,自己退到厨房里,掀开一角门帘偷看。

只见两人起初边记录,边与刘自珍聊得火热,但随后,两人取出厚厚一叠钞票,对着桌上的酒壶比比画画,刘自珍脸色阴沉起来,连连摆手。两人放下钱,抄起酒壶就要离开,却被刘自珍劈手夺过,用力掷在地上摔得粉碎,壶中剩下的酒液飞溅而出,酒香充满了小酒馆。

两个人唯唯诺诺地起身道歉,收起钱走了。张文东这才走出来,问道:“老刘,他们买你的壶,是要贿赂您办事?”

刘自珍摇摇头道:“是家廉政纪念馆搞廉政活动,专门来采访我的,我跟他们说了这壶的来历。这酒壶是我原来单位一酒友的,还是个当兵时的老战友,我俩常在附近的小酒馆一起打散酒喝。后来他不来喝了,改去了大酒店吃。过了一年,就因为贪污进去了。我调到如今的单位做局长,从原来单位只带来这个酒壶,拿来提醒自己,不管当多大的官,就是喝散酒的命!”

张文东十分不解,道:“这是好事啊,您怎么生气了?”

刘自珍叹了口气,继续摇头道:“本来聊得好好的,可之后,他们要高价买我的壶去搞廉政展览。但怎么能高价证廉?我廉政,又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张文东听完连连点头,从后屋拿出原来的壶,信誓旦旦说道:“老刘您放心,不管您是不是在职,张家酒馆始终是您和这壶唯一的归宿。好官就应该留在群众中间,登上庙堂就变味了啊!不过我也得检讨自己,实在不该搞这个塑料袋卖酒。我这就买批酒壶,方便邻居们存酒,做人就该像您一样厚道啊。”

(插图/陈伟中)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相关上海故事2021年第4期

上海故事2021年第4期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