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鬼夜半闯窝棚

(阅读次数:

水鬼夜半闯窝棚- 一个故事,一种人生;一段文章,一种生活;看世间百态,品人情冷暖,每一个故事、每一篇文章,都诠释活着的价值和不同的人生。


天津海河沿岸有个镇子,杨柳青镇,以年画出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离镇子十几里外,有个小村,坐落在河畔沙土之上。那时候村民们消息闭塞,观念陈旧,许多怪事奇事也就流传开来。

村里有个老头叫刘老三,老两口60岁出头。在河边沙地上弄了片葡萄园,每年秋收时,老两口怕人偷葡萄,就在园里搭个窝棚看着。看着看着,出事了。村里有个老太太跟他说:“我听说这两年夏天海河里淹死老人了。淹死的人变了水鬼,白脸红舌头,淤血憋的。”

老头心里害怕,但实在担心葡萄。他心里有事,睡不踏实,到了半夜,肚子咕噜叫,壮着胆子拿着草纸从窝棚出来。河边有棵大树,他走到树下,刚要解裤子,突然觉得身后河面传来“哗啦”声,和正常流水声不一样。老头汗毛倒竖,趴在树后,歪着头往外边看。只见河中心水浪翻涌,从河底冒出个东西,借着月光一看,脸儿煞白、吐红舌头。只见这水鬼蹦到岸边,噗通坐在草地上。这时,河里波涛翻滚,又冒出一位来。

俩鬼竟开口说话,聊上了天。后上来那水鬼说:“哥哥呀,你明儿就托生了,兄弟我心里难受。咱这辈子为鬼没好够,下辈子托生拜把兄弟,可等我托生还得一年,我哪儿找你去?”先上来那水鬼说:“兄弟,你也知道我们水鬼托生,非得有人淹死了,他成水鬼,我才能托生。我告诉你谁替我死了,知道这位,你托生了再找我,咱哥俩再续这阴间缘分。明天中午,我会跑到杨柳青镇上,镇中心有口水井,我正午12点在那井底下待着。等一个西南角方向来的长发、左右脸各一颗黑痣、瘸条左腿的年轻人把桶顺下去打水时,我在底下拽这绳子,让他掉井里淹死,就能托生了。”

俩鬼又聊了几句,起身扎进河里。再看老刘头,脸色早已煞白,赶紧往窝棚跑。老伴睡得挺死,他没去打扰,自己心里怦怦跳,忽然一想,不对啊,左右脸各一黑痣、长发瘸左腿,这不我外甥嘛,杨柳青万把来人,没别人啊。老头心想不行,我得去救大外甥。

迷糊了一会,早上起来,老头搭个包袱就往镇里赶。一到镇子正当间,果然看到一口水井,好多人过来打水。老头就在井边,蹲在地上等着,盯着西南角。12点到了,西南角20岁左右年轻人、左右脸各一颗痣、瘸着左腿拎个水桶过来了。老头定睛一看,咦,不是我外甥。所有特征都对,可确实不是外甥。

年轻人把水桶套绳上,准备打水。老头内心翻涌,救不救?来都来了,不能让这年轻人死于非命。说时迟那时快,老头一把从后头抱住年轻人的腰:“小王八蛋,转过来。”小伙子吓得一激灵,桶都掉到了井里,回头问:“谁呀?”

网友评论:
点击展开评论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