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鬼扯出个大贪官

(阅读次数: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篇好故事捉鬼扯出个大贪官喜欢看世间百态故事的朋友们不要错过啊


万二毛去海南贩香蕉,赔了个血本无归。自从两万多元打了水漂,他锄头懒得拿,田里懒得下,像霜打的禾苗,整天焉头焉脑,没一点精神气儿。看着别人跑生意,赚大钱,盖洋楼,各显神通,二毛却赔了一笔,他的老婆“尖辣椒”更是心痒难耐,坐卧不安。

“尖辣椒”小名秀姑,说话尖言利语,做事胆大泼辣,人称“尖辣椒”。这天,尖辣椒风风火火一回家,就眉开眼笑对万二毛说:“青龙岗闹鬼你听没听说?”这娘们,墓地里有鬼,正常现象啊,有啥大惊小怪?二毛心里烦,没好气地说:“孤魂野鬼给你送来金元宝?乐呵个屁?”你说的对,闹鬼咱们才能发财。”二毛有点莫明其妙,心里一怔:老婆莫不是鬼魂附了身,要不就是想发财发晕了头,怎么“鬼话连篇”?

尖辣椒像是给人注射了兴奋剂,嗬嗬一笑对他说:“你呀,赔了一万多就像抽了脊梁骨,人生在世,哪能没有三灾六难?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我考虑好了,只有捉鬼才能致富。”啥?捉鬼?二毛一听,两只眼睛瞪得像电灯泡,看来老婆既不是鬼魂附身,也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早有预谋。可是,这世上真的有鬼吗?有谁见过鬼吗?这鬼真的能抓住吗?老婆真是异想天开!他“扑哧”一笑,说:“鬼能捉到?笑话!要去你去,我不去!”

尖辣椒眼一瞪,火了:“亏你是个大男人,尽说丧气话,这年头就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你不去捉鬼,哪来的一万多元来还债?”一说还债,二毛搭拉下脑袋,一下子哑口无言。俗话说:打虎难得亲兄弟,那么,捉鬼最好是亲夫妻啦,管它捉到捉不到,也得去一趟,二毛无可奈何,只好同意一块去捉鬼。

尖辣椒为何想起要捉鬼?第一,她想捉鬼卖钱;第二,她要把捉来的鬼在全国各地做巡回展出,靠“鬼”发财,做“鬼”文章,演员明星走穴赚钱,她尖辣椒椒凭手中的“鬼”王牌卖门票照样赚它个盆满钵溢。尖辣椒从小在山里跌打滚爬,猎过野猪,捉过蟒蛇,她那五大三粗的身板,就是男人也畏她三分。

临到捉鬼那一天,二毛左思右想,觉得捉鬼实在有点荒唐,就想临阵脱逃,不想,尖辣椒早看出了苗头,把一瓶高度二锅头递给他,轻蔑地一笑,说:“来,喝几口,酒壮捉鬼胆。”二毛只好揭开瓶盖,一仰脖子,“咕嘟咕嘟”一口气灌下了小半瓶,他想趁机来个一醉方休;尖辣椒眼明手快,伸手将瓶夺下:“死鬼,想醉啊?还不到时候。”五十八度酒精一步到位,立即产生迷糊效应,二毛有点踉踉跄跄,醉眼惺忪。

尖辣椒背着一根尼龙绳,打着手电筒,二毛提着一根白腊棒,向村外走去。快走到青龙岗的时候,尖辣椒揿灭了手电,两人一下子陷在黑咕隆咚的夜色之中,没有手电照明,头重脚轻的二毛一下子被袢了个跟头,他骂骂咧咧地埋怨老婆:“干……干嘛……灭了手电,快,快打着!”尖辣椒一把扶住二毛,在他耳边轻声说:“乱叫啥?把鬼惊跑了,鬼毛也逮不着一根。”

村东的青龙岗被一道围墙拦腰隔断,墙那面是市里一处刚开发不久的公墓,墙这头是龙源村的墓葬之地,这时,墓地里漆黑一团,偶尔飘荡着的一片片磷火忽明忽暗,青纱帐“唰啦唰啦”的轻微晃荡,犹如平地而起的一阵阴风,连尖辣椒也觉得头皮发麻,脊梁发寒。夜半时分,偏偏天公不作美,竟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微闭双目的二毛一跃而起,想趁机离去,谁知,黑暗中一双大手伸过来,像拎小鸡似的把他抓住又揿在地上,只听尖辣椒一声断喝:“听,有响动。”一会儿功夫,只见黑黢黢的墓地中一道白光划过夜空,一高一矮两个白蒙蒙的鬼突然冒了出来,眨眼之间,周围又是漆黑一片。尖辣椒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眼,没错,两团白影隐隐向前飘动,真的是鬼!她心里一阵惊喜,伸手拉起二毛,深一脚浅一步向两团白影追去,电筒也不敢开,怕一下子把鬼吓得逃之夭夭,从而前功尽弃。

二毛也看到了两团白影,真的有鬼啊!他一下子冷汗直冒,一双腿不听使唤像筛糠似地颤抖起来,要不是尖辣椒提溜着,他就瘫在地上。追着追着,二毛心里暗自奇怪,这鬼也真笨,身后跟着两个大活人,怎么会毫无知觉?鬼也并不是想像中的摄人魂魄,狰狞可怕。身后有老婆助威,他胆子也壮起来。快追上鬼的时候,尖辣椒“唰”的一下打亮了手电,同时一声令下:“二毛,快打!”二毛得令,一个箭步冲上去,伦起白腊棒横扫过去,只听“扑嗵”一声,一个鬼栽倒在地。尖辣椒用手电一照倒地之鬼,失声惊叫:“傻蛋,让你捉鬼,干嘛一棒子打死!死鬼值个屁!”

“是你让我打的,又不是我的错,干啥怨我?”二毛对尖辣椒的独裁专制有点不服气。

“好了好了,啥话别说,快抓那个鬼,别让他跑了。”尖辣椒把光束罩住那个夺命狂奔的白影

另一个鬼跌跌撞撞向前飘去,二毛三下两下就赶在了鬼的后面,威风凛凛地一声大喝,发出了致命警告:“前面的鬼站住!再跑,小心一棒打死!”话音刚落,那鬼像使了定身法,来了个紧急刹车。那个鬼刚转过身,一束电光射在鬼的脸上,那是一张白塌塌的人脸,一双惊恐万状的凤眼滴溜溜乱转,分明是一个女的!尖辣椒一下子大失所望,这下子,不仅捉鬼发财的梦破灭不说,还要摊上人命官司。

那个女的穿着一件乳白色的雨衣,在电光的照射下,发着白荧荧的光。她生怕对面二毛的木棒敲在她的头顶,三下五除二就把雨衣扯下身,连连说道:“别打,别打,我不是鬼,我是人!”“你不是鬼,深更半夜在墓地里鬼鬼祟祟干嘛!”二毛挥着木棒,实在有点不相信。

“大哥,我,我们是,是在墓地……”

网友评论:
点击展开评论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贪官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