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棋案》

(阅读次数:

《象棋案》-这个博弈故事深入浅出地诠释了许多人生大道理,为你的成功指明方向,提供动力,激励你的人生每一天!


观棋审案

这日,狄公狄仁杰正要拉参军洪

亮对弈几局,忽听堂外鼓声大振,狄公让洪亮把击鼓人带上来一看,原来是城里杂技班老班主的大弟子马成。

马成进得大堂就哭倒在地,说师父昨夜暴卒。狄公闻听此言心里一惊,这个杂技班在城里名气很响,狄公平时虽与这位老班主没有什么交往,但欣赏过他空中飞棋的绝活,老班主蒙着眼睛站在凳子上,把棋谱上的三十二颗棋子往空中一抛,然后两只脚在地上摆着的十几只凳子上来回穿梭,瞬间就将漫天散落的棋子又重新摆回棋谱。如此高手不幸辞世,狄公心里也不免怆然,不过算来老班主年纪已七十有余,辞世应该也在情理之中,大弟子为何要来报官呢?狄公觉得很奇怪:“莫非,你有隐情要告知本官?”

马成哭道:“大人有所不知,师父生前曾留下遗嘱,百年之后杂技班由小的接管,可谁知昨晚师父突然离世,师弟们都说是因为小人等不及,遂起杀心害死了师父。小人真的是冤枉啊,小的只能求大人前往,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还小的一个清白。”

狄公点点头,这案子应该接,于是带上洪亮和众衙役,跟着马成前往。

老班主一生未娶,只收了三个弟子,老大便是马成,老二叫冯相,老三叫殷清。狄公到时,老二冯相和老三殷清正哭得伤心,见狄公来了,先是有点吃惊,随即哭得更甚,只求狄公快些将马成绳之以法,替恩师报仇。

狄公安慰了他们几句,而后来到老班主遗体前吊唁。冯相哭道:“大人,师父肯定是被马成害死的,你看!”他一面说一面掰着师父的手给狄公看。狄公见老班主的两只手里各攥着一颗棋子,便伸手想把棋子拿来细看,没想棋子却被老班主攥得很紧,他用了很大力气才把这两颗棋子抠出来,只见是两颗“马”棋。狄公立刻联想到来报案的老班主的大弟子马成,难道这是老班主断气前的暗示?

狄公于是便对老班主的遗体作了仔细勘验,发现疑点不少:按说如果老班主是被害致死的话,应该面相凄惨,可他脸上却不见丝毫痛苦之色;可如果是自然死亡吧,那又为何瞪着双眼?狄公沉吟着,把老班主的遗体侧转过来,发现他后脑上有一道不易察觉的伤痕。狄公抬起头来,朝四周打量了一眼,冷笑一声,立刻命衙役把马成带走。马成连连跺脚喊冤枉,狄公道:“是不是冤枉,你到大堂上再说。”随后便带着洪亮等一干人,带上马成离开了杂技班。

摆棋问案

回程路上,洪亮试探着问狄公:“老爷,难道您已从死者身上发现了蛛丝马迹,认定马成就是凶手?”狄公瞥了他一眼,说:“死者手中攥着两颗‘马’棋,我也推想过可能是死者的一个暗示,可如果真要暗示,一颗棋子就够了,为何要用两颗呢?”洪亮立即接口道:“所以老爷断定马成是冤枉的,故意押他回来,其实是保护他?”狄公点点头:“定是有人在栽赃马成,陷害马成之人也肯定在他的两个师弟中间。”

两人一路说着话,回到府里。洪亮见狄公仍然双眉紧锁,知道他还在考虑杂技班主的事,便想拉他下盘棋稍微放松一下。谁知狄公看到洪亮摆好的棋盘,却突然击掌大喝一声:“此案可以告破矣!”他附着洪亮的耳朵如此这般说了一番,当机立断又带着原班人马返回杂技班。

二弟子冯相和三弟子殷清见狄公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又返回来,不觉有点意外。冯相上前问道:“大人,凶手不是带走了吗,您为何又回来了?”狄公呵呵一笑:“你们的大师兄是冤枉的,真凶还逍遥法外,我怎么能不回来?”冯相愣住了:“大人可真会开玩笑,师父死前已如此暗示,怎么说大师兄不是凶手呢?”

狄公道:“但凡人死,攥紧的手会自然松开,可你们师父手里的两颗棋子攥得这么紧,足以说明这玩意儿是在他死后有人为制造假象故意塞在他手里的。”在场的众人大吃一惊,细细一想,狄公所言不无道理啊!

冯相问:“大人,既然如此,何不当众把真凶找出来,也别冤枉了好人。”狄公不紧不慢故意道:“你们老三是哪一位啊?”站在一侧的殷清一怔,赶紧上前回话:“大人,小的正是。”狄公说:“大丈夫敢做敢当,你怎么就没有勇气站出来承认陷害大师兄的事呢?”殷清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强作笑颜道:“大人可真会拿小人开玩笑,师父死前又没攥着写‘殷’字的棋子,这事儿怎么就扯上我了呢?”众人也觉得奇怪。

狄公冷笑一声,命人把棋盘拿过来,亲自布棋。当布到‘马’棋时,他在棋盘上一指点,众人立刻恍然大悟:这两颗‘马’棋,正好分别横排在“将”棋左右第三个位置,这不正暗示凶手就是四兄弟中排行老三的殷清吗?殷清顿时脸色灰白,一个耳光甩在二师兄冯相的脸上:“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据殷清交代,杀死师父的凶手应该是冯相,因为冯相早就准备不择手段搞掉马成了,而且他还答应,自己若做了班主,就把师父的一半财产分给殷清,条件当然是要殷清帮他一起把马成搞掉。昨天夜里,殷清刚睡下,冯相突然来敲门,说师父死了,殷清吓了一跳,冯相却不以为然,因为有约在先,殷清只好跟着冯相来到师父房间,冯相拿出两颗早就准备好的“马”字棋子,让殷清分别塞到师父的两只手里攥着,直到师父身子完全冷却下来才放手。殷清当时根本没想到冯相会给自己栽赃,看到“马”字就以为他要陷害的是马成。

殷清刚说完这番话,冯相竟哈哈大笑起来:“荒唐,真是荒唐啊!三弟,你什么时候学会编笑话的本事了?”随后他脸一沉,转向狄公说:“大人,明明是三弟自己干的事,却偏偏赖到我的头上,大人您可要为我做主哪!”

狄公沉吟着,说是要殷清拿出证据来。殷清傻眼了:冯相从来都是和自己口头有约,哪拿得出什么证据?狄公于是转向两人问道:“你们弟子几个都跟师父学得一手飞棋绝活,想来每人都有一副棋吧?”三个弟子个个点头,说他们因为怕手生,平时下棋从来都不用外人的,所以确实每人都有自己的棋子,而且棋盒还都是锁的。狄公微微一笑,便让三人把棋拿了来。

只见殷清和马成各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用钥匙打开,狄公一数,正好三十二颗棋子。而冯相却愣在了那里,迟迟不见动作,经再三催促,半晌才将木盒拿了来,打开一看,只有三十颗棋子,而缺的那两颗正是“马”。冯相只好跪地求饶,说出他欲借“马”字棋子来达到一箭双雕的阴谋真相。

马成和殷清在一边听着,火冒三丈,真恨不得冲上去扇他几个大耳光:“你害我们也罢,你怎么能害死师父呢?”冯相哭着说:“大师兄,三师兄,我虽然想害你们,可我怎么有胆量去害师父呢?师父真不是我杀死的。昨天夜里,我听到师父房里一声闷响,便好奇地去看,只见师父这时候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话让马成和殷清如何信得?就在这个时候,狄公把他们两个拉住了。狄公开口道:“冯相行为固然可恶,不过要说真凶,确实不是他啊!”眼见曙光初露,却又出来一片迷雾,不仅是马成和殷清,在场的众人都大吃一惊,疑惑地看着狄公。

凭棋断案

狄公缓缓言道:“依本官之见,面容平静而双目圆睁,大多死于突然。是什么原因使死者突然身亡的呢?本官在勘验遗体的同时发现,室内木凳摆放错落有致,凳面上还留有死者的脚印。据此推断,死者极有可能是在温习飞棋绝活时不小心栽下来,后脑坠地而死。”

狄公说到这里,让洪亮把老班主的遗体侧转过来,让众人细看。果然,在死者后脑处发现一处圆形塌陷,伤口周围还有零星碎屑,正是室内地上物屑。众人不由对狄公露出敬佩和景仰之色,冯相更是涕泪横流,感谢狄公断案如神,解了他的杀师冤屈。

临离开杂技班之前,狄公将冯相和殷清好一顿教训,告诫他们师兄弟几个今后一定要精诚团结,将师父的绝技发扬光大,而不是互相算计。

回衙路上,因为案子的水落石出,狄公颇为高兴。可跟在旁边的洪亮却闷闷不乐,狄公问其缘故,洪亮说:“老爷破此案为什么要绕个大弯子呢?如果让小的破,我第一个就抓冯相。”“喔?”狄公笑问原因。洪亮道:“死者左右手各握一个‘马’字棋,二‘马’不就是‘冯’吗?”狄公听罢哈哈大笑:“看来此案真是‘玄机’重重啊,那下一个案子就交给你喽!”

《象棋案》,这个博弈故事是否触动你心灵最深处?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网友评论:
点击展开评论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