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生活的小镇

能让你下地狱的人,一定也能将你送上天堂。

其实我是抱着一试的心情拨了电话。接通的那一刹那,感觉很不真实。袁嘉慈的声音像从很远的地方长途跋涉而来,低回地说,喂。

后来袁嘉慈纠正我,哪有低回,就是很平常的一声喂。

好吧,长途跋涉只是我单方面的心隋。

毕业后我没有再见过袁嘉慈,因为做的是建筑方面的工作,随工地迁徙,常常到极度荒凉的地方,有时荒凉得手机都发挥不了任何功用。起初我还能和老同学们发发信息打发无聊的时间,慢慢地,大家各忙各事,各有各消遣,联系便少了。

袁嘉慈说你的电话吓我一跳啊,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说我也没有想到你的号码还没换,碰碰运气。她一笑,说你运气不错,我正好发工资,想吃什么我请。

她做主带我去吃酸菜猪脚火锅。点了很多,大大超过两人份,而且基本都是肉。我说你把我当监狱里放出来的啊?她有点不好意思,说难得请你一次,当然不能寒碜。我隔着一米宽的桌子看她,剪了短发,没有化妆,眉端冒了颗小小的痘子,比大学时看起来更清秀些。

大学毕业的纪念册,袁嘉慈只给我留了两个字,珍重。字迹潇洒。看过满满—本抒情过度的留言之后,她的那一页我认为很特别,和她留在脑海中的印象不甚相同。那一阵同学们各处组团留影,一部分女生只会傻傻地冲镜头比V字,笑得拘谨。另有少数女生则与我们混在一起,喝酒抽烟打游戏,唱歌到半夜然后去马路上坐着聊天到天亮。袁嘉慈是前者。

据说她给所有人的留言都是一样。我知道后,略有异样感,很快忽略不计。

毕业晚会上我是焦点。意气风发,签了最好的单位,接受各种意义上的祝福和道别,几乎要飞起来。很快就喝高了,其中一个一起抽烟的女孩将我带回宿舍去休息,我们以最原始的方式向大学生活道别。其实我们并不互相喜欢,年轻时难免为了激情而激情。第二天醒来,女孩背对我睡着,我们的身体在交缠后自然的尽量分开,我大脑空白地望着窗外被建筑物线条切割出来的天空,一阵阵空虚。

袁嘉慈说,那天晚上你们吵得我一夜没睡,心想简直是禽兽啊。我想起来她冷不丁地端着脸盆出现在我视线里,目不斜视但满脸掩不住厌恶的神气,惊觉自己大半个身子都裸露在被子外面,遮羞是来不及了,只好赶紧闭上眼睛假寐。

记忆的画面非常尴尬,时隔三年后,性情里的油滑不羁早被工地上的风沙磨平。放在以前打个哈哈就能过去,现在只好乖乖自罚三杯。住工棚吃大锅饭的日子过久了,默认好酒量比好口才管用。袁嘉慈的酒量也还行,我们吃完饭,谁都没有醉,走路去公交站的路上,她说我变了,沧桑了,好像也老实点了。她说,杜同学,以前你多讨厌啊,把自己弄得跟花花公子似的,记得吗?你那件风衣领子她没说完,放声大笑。

路上没什么人,干燥平滑的地面尽是灯的影子。袁嘉慈的笑声砸到地上又弹起来,咕噜咕噜全滚进我耳朵,像一颗颗玻璃弹珠。

那一阵我刚调到青城,升职坐了办公室,反而有点不习惯。总觉得太闲了。这种闲和在荒郊野外画完图无处可去的闲不一样。这是哪里都可以去,但不知道去哪里。常常下了班还在办公室呆着用电脑看谍战剧。

平均每两周的样子我会给袁嘉慈打个电话,有时她正好在我公司附近的银行办事,就一起吃个饭。她在一间旅游公司做事,工作挺忙,经常挂着黑眼圈,喝很多咖啡。因为需要接很多电话,总是声音沙哑。我向同事打听什么吃了对嗓子好,有人说罗汉果泡水。于是买了十几个罗汉果在办公室放着,再见面时给了她。

袁嘉慈说老杜,你不要对我太好哟——说着递了一包东西过来,是刚出炉的桃酥。我说你也对我不赖嘛。她笑嘻嘻地解释道,她对我好,是天性使然,可怜我在此处无亲无故,而我对人好是意图不轨,区别大大的。不知道这是不是袁嘉慈信口胡说,但觉有些被言中,无法反驳,自嘲地笑笑。

有次吃完饭从餐厅出来,碰见我的年轻同事,对方夸张地打招呼:杜老师,难怪不跟我们一起吃快餐,佳人有约啊!我口中淡淡地否认,注意到袁嘉慈并没有很反感,心里有丝来路不明的愉快。

渐渐联系她稍多。一般是发信息,她平常电话太多,嗓子得省着用。袁嘉慈的短信跟她写留言的方式一样,简单利落但又余味无穷。终于有一天她拨了个电话过来,说,老杜你能不能跟上时代节奏下个微信什么的,打字多累啊。噢,原来她不喜欢发信息。我恍然大悟地开通了微信,并且因为开通微信和身边许多同事有了更多工作外的联系,那一阵日子变得不那么难打发了。

跟年轻人_起去吃吃喝喝唱唱K,仿佛回到大学时代,颓废又激情。同事里面有个是我学妹,她念大一时我大四,她翻箱倒柜的将那时对我们那一届学生的见闻、我在学校集优秀和流氓于一体的名声拿出来大肆渲染大作宣传,再加上我工作时曾深入无人区,有过一些与常人不同的经历,忽而成了很富传奇色彩的人物。我的神经仿佛经由一段很长时间的麻醉之后在慢慢苏醒,在众人鼓吹之下重新斗志昂扬起来。

再和袁嘉慈联系时已经过去两个月,我做完一个政府在东部高新区的兴建项目,是本市目前为止最高的建筑。正式动土那天我和公司老总去参加了在工地举行的仪式,市领导给了很多夸奖和鼓励,想着以后这个城市会有我参与设计的标志性建筑,也有些激动,毕竟是自己日以继夜熬出的工作成果。

散了后立即打电话给袁嘉慈,告诉她我请大餐,满汉全席。她还没下班。我忍耐不了等待的焦灼,径直打车去了她上班的地方。在门口等了很久,她才出来,特别疲惫的样子。见了我,脸上用力拼出一个笑容,说,走吧,吃饭。

我想袁嘉慈一定是工作太累,于是不好太得意,尽量平淡地告诉她我工作上的进展。她眼睛微微亮了-—下,像电量很弱的灯泡。她说恭喜啊。我听着怪怪的,好像她一点也不为我感到高兴,很见外的感觉。心下有点不快,埋头吃饭。袁嘉慈忽然又说,老杜,你别经常找我了,我男朋友不喜欢我跟别人见面。

哦,我也不算经常找你嘛,你忙得跟总理似的。我挤出这么一句话,佯装玩笑。

原来袁嘉慈有男朋友。我纵有一万句辩驳,也理应沉默。

那天晚上回去给她发了条文字微信,我说,其实就是开心事儿想有好朋友分享,没有别的意思哈,没想到给你添困扰了´抱歉。

说了不要见面,袁嘉慈却开始破天荒地主动找我。我本有气在心里,更是警觉地退在好朋友的界限那边,禁令在前,保持距离比较安全。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