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外卖妹

左红梅,女,农村户籍,相貌尚可,脑子一根筋,做事不计后果,典型的“女汉子”。

左红梅22岁时,来到深圳,在中原饭店打工。她没有什么技术,在饭店里属于万能胶,负责端盘子、抹桌子、洗碗碟,也负责站在门口扯着嗓门招揽客人。人手忙不过来时,还负责送外卖。

这天中午,骄阳似火,中原饭店人满为患。此时,前台命令送一份外卖到金融大厦。金融大厦离中原饭店有两站路,路程倒是不远,但路上在建地铁,不能骑自行车过去。这大热天的,走上半个小时,还不把人晒化了?所以就没人愿意去送这份外卖。

没人干的事情,自然就落到脑子一根筋的左红梅身上,主管便叫左红梅去。左红梅不敢怠慢,提上一份焦溜肥肠,朝金融大厦走去。

半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左红梅来到金融大厦27 楼的一间办公室,亮着嗓门喊:“谁的肥肠?”

办公室里的人们笑了,纷纷起哄道:“谁的肥肠?”左红梅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有问题,赶紧更正道:“谁要的焦溜肥肠?”

这时,从一个格子间里探出一颗头来,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招手应道:“哈哈,我的肥肠!”

左红梅不好意思地走向他,当她看清小伙子的面容后,心里不禁噗噗直跳:这是一张多么俊秀的脸蛋啊!淡青色的稀疏的胡子楂,点缀在白净的皮肤里,钛合金细丝眼镜后面,一对秀气的双眸,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像是要从眼镜里扑闪出来。

小伙子的胸前还挂着工牌,名字也诗情画意——舒展!哪像自己名字,姓什么左,叫什么红梅,整个一只大土鳖!

左红梅走到舒展面前,递过外卖。舒展接过来,付了钱,还彬彬有礼地说谢谢。左红梅头重脚轻地转身要离开,舒展在背后喊:“嗨!美女!”

左红梅转身过来,舒展递过一张餐巾纸,说:“擦擦汗吧!”

左红梅心里的小兔又乱撞起来,她接过餐巾纸,舒展又抓过一顶遮阳帽递给她,说:“天太热,戴上这顶帽子。方便的话,下次送外卖带给我就是。”

左红梅不知道是怎么离开舒展的。回到餐馆后,满脑子都是他的影子,他清亮的普通话也回响在她的耳边。左红梅呆头呆脑的样子惹得主管好几次对她破口大骂。

左红梅终于清醒过来,她不得不承认,她爱上了舒展!

但左红梅也知道,自己的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己是个打工妹,不算丑,但绝对不算漂亮;而舒展呢,绝对是名牌大学毕业,是金领。她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舒展给她餐巾纸,给她遮阳帽,不是示爱,而是他的高素质使然。

左红梅悲伤地摇摇头,却感觉到,眼泪被摇出来了。

一天的劳累结束了。左红梅躺在床上,不像平时一样,倒头就睡,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用尽各种办法,也不能将舒展的影子和声音赶走。她骂着自己:左红梅啊左红梅,你犯什么傻?你就当没有那个男人不行吗?不行!如果没有这个男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左红梅居然这样回答自己。

就在那一刻,左红梅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追求舒展!即便是大海捞针,头撞南墙,也要义无反顾地追求他!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左红梅记得舒展说过,周一到周五的中午他都会叫外卖的。她决定,每天给他送饭去。当左红梅自告奋勇地向主管请缨时,主管心情大好,连声说一定一定,唯恐左红梅变卦。

这天上午,左红梅是在期盼中度过的,终于等到了舒展的订餐电话,他订的还是焦溜肥肠。左红梅提上饭盒快步如飞。

一路上,左红梅想,舒展看到自己的礼物,那扑闪扑闪的眼睛会不会闪烁着欣喜呢?是的,左红梅准备把自己最心爱的吉祥物送给他。这是一枚盘龙如意桃木,是左红梅周岁生日时,一个过路的道人送给她的,据说能制煞、解运、旺财。

左红梅来到金融大厦,来到舒展身边,将外卖递给他。舒展说了谢谢,眼睛还盯着电脑。左红梅又把遮阳帽还给他,说:“为了感谢你的遮阳帽,我送你一件礼物。这盘龙桃木,放在办公桌左边,可以镇小人,帮助你升职发财。”说着,把那枚盘龙桃木递给舒展。舒展又说了谢谢,接过桃木,但眼不能在饭店干了,以后哪有机会给舒展送好吃的呢。

但她很快又想通了,如果自己做舒展的专职厨师,问题不都解决了吗?

做心上人的专职厨师,那先得学会做焦溜肥肠。怎么才能学会做这道菜呢?只有利用高山了。

高山是中原饭店的大厨,年龄三十六,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十斤,他对左红梅有意思,有机会就向左红梅献殷勤。但左红梅看不上他,总是想着法儿躲着他。

等到高山下班后,左红梅打电话给他,要他到她宿舍来,高山欢喜得说不好话了,好半天才说:“那——那要我顺便带几个套套吗?”

“套你妹!姑奶奶我想吃焦溜肥肠了,你看着带什么合适!”“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到!”

不一会儿,高山来到左红梅的宿舍。左红梅说:“想见识见识你怎么做焦溜肥肠的,我想学学,学会了自己做来解馋。”

高山这下抓住了炫耀和献殷勤的机会,眉飞色舞地说:“算你找对人了,你知道我做焦溜肥肠跟谁学的吗?是我老家的一个民间高人,祖传几百年了。骗你天打雷劈!为了学他这招,我花了五千块钱学费呢。我敢拍着胸脯说,我做的焦溜肥肠,全中国独一无二!好了,不多说了,我教你怎么做。”

说罢,高山从配料到火候一点点地教着,左红梅用心记着。在高山的指导下,左红梅烧出了第一份爱心肥肠,高山品尝后,竖起大拇指,说:“和我有一比了。那么,现在我们谈谈别的吧。”

“改天吧!今天我累了。”左红梅连推带拉地将高山赶出门。

第二天一早,左红梅到超市里买了最好的食材配料,回到家里,等待着舒展的电话。

中午12点,舒展来电话了,照例要一份焦溜肥肠。左红梅放下电话,卷起袖子就忙活起来,十几分钟后,一份色香味俱全的焦溜肥肠就出锅了。左红梅又盛了一碗饭,打包好后,送到金融大厦。

看着舒展像往常一样接过去,左红梅幸福而心酸地想:“舒展,你可知道,为了让你吃上焦溜肥肠,我马上就要饿肚子啦。”

左红梅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接到舒展的电话。舒展激动地说:“美女,这次的肥肠比以往哪一次都好吃啊!告诉你们老板,再接再厉!对了,晚上再给我送一份!”

左红梅放下电话,心想:“不好吃才怪呢,饭店用的是什么食料,我用的可都是一等一的食料啊!”

半个月过去了,左红梅为爱付出了代价,她手头的钱快花光了。如果没有钱,她就得被赶出出租屋,她也没钱买那么贵的原材料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