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乡下年集,异常热闹。

豁牙子在热热闹闹的年集上,正巧碰见了盐河北的刘驼子,两人是尚未过门的儿女亲家,碰到一起,话虽不多,但,句句贴心靠耳。

谈到正题时,豁牙子把刘驼子扯到一旁的沙岗上,两人盘腿坐在沙岗的太阳地里,一人一只烟袋锅,不紧不慢地吸着。

豁牙子口齿露风,旧话重提,说:“孩子都不小了,年前年后,就把他们的喜事给办办吧。”

豁牙子家的大奎和刘驼子家的玉凤订亲三四年了,按理说,早该给他们拾掇到一起,可那个鬼精的刘驼子,拿个闺女当了聚宝盆,推三阻四,只等着豁牙子这边年呀节的,往他家送彩礼,愣是不把玉凤嫁过来。为此,豁牙子几次找到刘驼子,商议儿女的婚事。

刘驼子深深地吸着手中的叶子烟,故意把声音拖得长长的,说:“行呀,那就办吧。”

豁牙子问:“你看,需要个什么条件?”

乡下人娶亲,送彩礼是“小儿科”,关键是要送“票子”,还有讨骡马、牵牛羊的,更有离谱的,连人家祖宅里的树木、花草都要,悬着哩!豁牙子问刘驼子:“你出个底价吧?”

刘驼子眨巴着一对韭菜叶宽的小眼睛,绕了个弯子,说:“俺家玉凤一去你家,剩下我一个孤老头子,往后缝缝补补的该怎么办?”刘驼子老婆死得早,这些年,家里家外的就他和玉凤父女俩人过活。

豁牙子说:“十里八里的,又不是太远,说回就回去了。”

刘驼子说:“那也不方便。”

“那有什么不方便的?”

刘驼子不吭声。

豁牙子说:“要不,让大奎早早晚晚的多往你那儿跑几趟,把你平时要换洗的衣服抱回来。”

刘驼子埋头不说话。

豁牙子催促他:“你倒是表个态呀!”

刘驼子低头寻思了半天,忽而半隐半露地说:“俺玉凤要是过去了,你看看能不能叫奎他娘来帮帮我?”刘驼子说。凤她娘死得早,这些年,他做梦都想找个焐脚的。

豁牙子一听,刘驼子那话有些“下道儿”,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问他:“你这是什么话?”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