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情我做主

时间真可怕,仿佛昨天还是小萝莉,转眼间,我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剩斗士了。曾经一度禁止我早恋的父母比我还急,春节期间给我安排了十多场相亲。我走马灯一般,在众多男人的各种眼神中来回奔波,最终,除了伤痕累累的各种打击和抓狂外,什么都没得到。深受刺激之下,我辞职去了西藏,希望这个天堂一样的地方能给我带来幸运。

刚到拉萨不久,我就在一家咖啡馆遇到了一个帅哥,我花痴般傻傻地偷看他。没想到,帅哥忽然看到了我,大步向我走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帅哥就开口了:“小姐,能否用一下你的手机,我手机没电了。”

听他叫我“小姐”,我很生气,不过看在他那么帅的份儿上,我就把手机递给了他。

“请问你们丽晶宾馆在哪里啊?我找不到!我现在在”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我一把夺过手机,对帅哥说:“不用浪费电话费了,我知道丽晶宾馆在哪里。走吧,我带你去。”

帅哥问我:“你怎么知道?看你也不像本地人啊?”

我乐了:“观察得还挺细,我确实不是本地人,可我也在丽晶宾馆住,所以我知道。”帅哥这才点了点头。

见帅哥对我放心了,我便忍不住像警察查户口一样,开始对他轮番轰炸: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兄弟几个?你做什么工作的?有对象了吗?帅哥一一回答了我,不过除了他的名字张震和最后一个答案我还满意外,其他都让我失望。他家居然在乡村,兄弟姐妹四五个,还没工作,帮父母种过地。显然,这帅哥除了长得帅,就是?丝一个,唉,可惜了。兄弟姐妹四五个的,除了偏远地区的农村,哪里的人敢生这么多?帮父母种地,可不就说明他父母也是地道的农民吗?我都懒得再问他具体是哪个省市的人了。怪不得他还没对象,实在是家境困难啊!这样的人,我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不过我也不该想那么远,如果不作为结婚对象,而作为一个一起旅游的搭档,这个帅哥我还是很满意的。

到了宾馆之后,我以帮张震带路为由,让他请我吃饭。吃饭的时候,我发现我有点看不懂了,因为张震的吃相实在是太有范儿了。我自认为还算淑女,可跟他比起来,我就像一个女?丝,太没品了。他的吃相和英国王子恐怕都有一拼。更让我疑惑地是,他居然还很彬彬有礼、举重若轻地品评各种美食的特点和优缺点,我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厨师?或者学过厨师?”

他却摇头笑着说:“我只是在别处吃过而已。”

我不得不再次问他和他父母的职业,他再次认真地告诉我,他父母种地,他刚大学毕业,还没工作,想先来西藏看看,然后再决定去哪里工作。

我失望地点点头,还是约他第二天一起旅游。他痛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我们一起游了舒缓富饶的邦杰塘草原、绿树成荫美丽的尼洋河美景,还到达着名藏传佛教宁玛派的圣湖,走过浮桥登上湖心小岛来到观景台,凭栏临风的感觉很让人陶醉。更让我开心的是,一路上,张震不但很绅士,而且知识非常渊博,谈吐高雅,见识不凡,我发现自己越来越迷恋他。当然,我也发现他似乎也很喜欢我,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痴迷。我想,这就应该是传说中的缘分和爱情吧?可是,一想到他的身世背景,我又发愁起来,因为我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他们只想让我嫁高富帅。哪怕矮富丑也可以,反正就是不能接受穷。怎么办?难道我要选择一个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吗?

眼看着分别的日期越来越近,再不摊牌就来不及了,于是,我背着张震给老妈打电话:“妈,女儿终于有主了。您老放心吧!”

老妈一听就急了:“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啊?家境如何?有多大的房子?你别被骗子给骗了!”

我抓狂地说:“妈,我不是小孩子了,都是大龄剩女了,不会被骗的。你的其他问题,等我把他带回去,您再慢慢审问吧!”说完,我便挂了电话,生怕老妈再追问下去。

晚上,张震又邀请我一起吃饭。吃晚餐的时候,餐厅里突然响起了浪漫的音乐,在我正陶醉时,张震突然单腿跪地,双手献上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如同做梦一样,我接过了玫瑰,餐厅里的服务员和客人们不约而同地鼓起了热烈的掌声。

本姑娘终于名花有主了,吃过饭,我便将张震拉到了我的房间。张震居然有点害羞,我就不客气了,我已经忍了很久了,我紧紧地抱住他,热情地吻向他。缠绵的吻过后,我对他说:“想娶我,得过我父母那一关,而要过那一关,你得听我的。从今天起,你就要冒充高富帅,这样才能通过我家变态的审查。当然,高和帅你已经不用冒充了,富你看起来也挺有派的,所以我毫不担心你的演技,关键是,将来一定不要再那样说你的家境和工作了。”

张震惊奇地问:“那说什么?”

我便跟他分析了他将要面临的形势,告诉他我几个表姐所嫁的都是什么人,总之,他必须比其他人强才好。张震不解地问:“我要娶的是你,又不是你的表姐们,管她们嫁给什么人呢?”我对张震的智商表示鄙视,再次不厌其烦地向他交代一番,他这才明白了。

几天后,我们结束了旅程,回到了我的家。一家人严阵以待,早已摆好了鸿门宴。看着各路七大姑八大姨,我心里有点没底。张震倒是谈笑自若,不怯场。他很快便对答如流般回答了老妈三个最重要的问题:“我父母是公务员,我也是,家在上海,有三套房,我的收入一个月五六千,不过福利很好。平时不用怎么花钱。”

听了这话,妈妈很满意,亲戚们也都很满意。我的心也总算放下了。哪知,表姐却又突然问道:“你家兄弟姐妹几个?”

老妈说:“人家是公务员家庭,当然是独生子了。”

张震却脸红了,然后说:“不是的,我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妹妹。”

这话说完,全家人一下静了下来,我吓得赶紧低下了头,完了完了,全穿帮了。

老爸果然问道:“都是公务员怎么还可以生这么多孩子?”

张震擦了下汗,很无辜地看了我一眼,弱弱地说:“很对不起大家,刚才我说了假话。其实,我父母都是农夫。我们住在乡村。我也不是公务员。”

听了这话,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家里静得连爸爸握紧拳头的声音我都听得到,空气紧张得就像要下暴雨一样。

老妈怒了,她一拍桌子,指着我:“洛兰!你还说他不是骗子?你怎么就被这小子给迷上了?”

看到老妈发怒了,我反而松了口气,不再内疚,大喊起来:“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不要嫁高富帅,我就要嫁他。爱情不应该这么势利。评价一个人,不是看他的收入和家境,而应该看他自身的素养和人品。所以,我觉得他很好,我爱他,我愿意嫁给他,哪怕是吃苦,我也愿意和他共度一辈子。”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