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托:不信搞不妥你

我叫曹雪晴,女,网名“一点就着”。我今年二十二岁,可酒托生涯已经有五年了。长期的职业生涯,我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比如,对那些见识不广的菜鸟大叔,我直奔主题敲诈他个两三千;对那些稍有经验的男人,我就得使点手段,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上当;当然也有一些如狐狸般狡猾的男人,但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人,我同样可以让他们掏腰包。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这天上午十点钟,我开始钓鱼了,我来到繁华的祖国大道,摇着微信。不一会儿,一个网名叫“急不可耐”的家伙上钩了。“急不可耐”搭讪:“美女,缘分啊,见个面呗!”

我故作扭捏地回:“谁知道你是不是色狼?不见!”

“急不可耐”急吼吼地发来微信:“别啊!我是不是色狼,你看到不就明白了?给彼此个机会吧。”

我故意停顿了会儿,发去消息:“好吧,见面再说,反正天气这么热,热得无聊,闲着也是闲着。邮电宾馆对面见吧!”

我选择邮电宾馆对面,那是因为这边有个情缘酒吧,那是我的根据地。只要你“急不可耐”跟我进去,没两千块钱你出不了门。

很快,我和“急不可耐”见面了。小伙子眉清目秀的,不大像江湖上的老色鬼,甚至有点羞涩,说话也不那么利索了。初步判断,这是个雏儿,防酒托的经验不多,至少他不是那种老奸巨猾的狐狸。

“天这么热,进情缘酒吧蹭空调吧。”我说。

“急不可耐”一愣,说:“美女,我在网上搜了,有人说这家酒吧不地道呢,有酒托出没,进去别被宰啊!”

嚯!我还小瞧了这家伙。但我不会就此罢休,手段深入了一下。我天真烂漫地问:“什么是酒托?是脱衣舞吗?”

“急不可耐”大概是以为找到了一个清纯的女子,便和我如此这般地解释起来。我打断他道:“哦,是这样啊!这群人太缺德了,咱们进去不喝酒行不行?本小姐就不相信,他能拿着枪抢劫我们。”

“急不可耐”想了想,道:“就是,咱们就进去吹空调,不消费,看他们能拿我们怎么着!”又觉得不妥当,红着脸说,“美女,我这不是小气啊,主要是不想被人宰。”

我嘴上连声说是,心里却骂道:“不宰你我吃什么啊!只要你进去,你就是我的菜了。”

进了情缘酒吧,我们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来。刚坐定,服务生高小凡走过来,弯着腰彬彬有礼地问:“两位要点什么?”

“急不可耐”说:“对不起,我们在等一个人,待会客人来了,我再喊你吧。”

“好的!”高小凡走了。

我心里想:还真不能小看了“急不可耐”这家伙,扯谎是信手拈来啊!手段得继续深入了!

过了一会儿,我说:“帅哥,要不来两杯白开水吧,口有点干呢。”

只要“急不可耐”上钩,两杯白开水他就得给两千。为什么?因为结账的时候,这白开水就变成来自喜马拉雅山的雪水了。他胆敢不给,光膀子刺文身的爷们伺候。

“急不可耐”比我想象中更狡猾,他小心翼翼地环顾左右后,把嘴巴附在我耳边小声地说:“我在网上也看见了,喝下这白开水,结账最少两千,人家会说这是喜马拉雅山的雪水。”

我靠!这都知道啊!不好钓啊这家伙。那只好使出我们最新研发的钓鱼法宝了。

我装出义愤填膺的样子,道:“这还有王法没有?今天这白开水我喝定了,不仅要喝,还得免费喝!”

“急不可耐”有点慌张,说:“别,美女,咱们惹不起这些社会人,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

“我就不信这个邪!”我站起来,朝高小凡招手,大声吆喝,“小二,过来!”

高小凡应道:“好咧!”快步走了过来。

我板着脸问:“先生,我们在这里等人,可不可以要两杯白开水?”

高小凡说:“好的,马上过来!”说着转身要走。

我拉住他,说:“小二,我且问你,白开水要不要钱?”

高小凡无奈地笑笑,说:“有要钱的,有不要钱的。”

“那就来两杯不要钱的!”我大声说。

“哈哈!行!那就来两杯不要钱的。美女,你真是条汉子啊!”高小凡转身就走,“急不可耐”又拉住他,扬了扬手机说:“帅哥,你说不要钱的,我都录音了哦!”

“行行行!你们这对男女,真够人喝一壶的。”高小凡说着,走了。

我靠!这“急不可耐”何止是老奸巨猾!简直就是运筹帷幄啊!小子,不信我整不死你!

几分钟后,高小凡端来了两杯白开水,说:“两位慢用,两杯免费的白开水。”说完,气咻咻地走了,我和“急不可耐”相视一笑,击掌庆贺。

“急不可耐”高兴得太早了,他哪里想到,我开始收网了。

我端起玻璃杯,调皮地说:“为了咱们的胜利,以水代酒,干杯!”

“急不可耐”毫无防备地端起杯子,高兴地说:“为咱们的缘分,以水代酒,干!”

两杯相碰,咔嚓一声,两个杯子如计划之中的那样,碎了。

你可以想象,这个时候,高小凡走了过来,递过来结账单,说:“二位,两千整,请埋单!”

“急不可耐”大叫道:“什么?两千!不是说白开水不要钱的吗?我这里可是有录音为证的。”

“没错,白开水一分钱不要。”高小凡彬彬有礼地说,“但两只杯子是从意大利进口的,每只一千五百块,考虑到折旧,打个折,两只两千块啦。请付账吧。”

“急不可耐”还想争辩,这时,从周围围过来几个光着膀子的大汉,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他只好低下头。

此时,我继续伪装,大叫道:“横什么横?打碎东西我们赔就是。”我掏出一千块钱,甩在桌面上。我的意思是给“急不可耐”施加压力——我一个女人都能忍受这样的讹诈,你个大老爷们就别娘娘了。

果然,“急不可耐”也甩出一千块钱

几天后,“急不可耐”在微信上粉我:“美女,上次真扫兴,不好意思,让你AA了,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想补偿你。”

难道这个家伙事后没有醒悟?还是他想约我出去报复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宁愿相信他属于第一种情况。我决定赴约,但还是让高小凡等几个家伙暗自跟踪,以防不测。干我们这行的,不仅要敢于拼搏,还得善于拼搏。

我和“急不可耐”又见面了,“急不可耐”说:“那天让你给了一千块钱,事后我越想越不得劲,昨天我去首饰店买了一枚戒指,我想送给你。希望你忘记过去的不愉快,改变对我的印象。也希望我们的关系能更进一步。”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