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仙 你哪个单位的

一、

有山,名曰章莪。有鸟,名为毕方。

我深深地觉得,上古时候的人们一定很勤俭节约,记载事情才会如此简略,比如这《山海异兽录》里的十二字,告诉了我们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名叫章莪山,章莪山里住着一只鸟,名叫毕方鸟。

它却没告诉我们这山有多么多么险峻,险峻到我爬了三天三夜才到达山顶,期间还失足了十一次,闪了腰五次,身上见血二十七处;也没告诉我们这毕方鸟住的地方恰是山巅,且会喷火,害得我以为自己终于爬上来了,功德圆满善哉善哉的时候,这只死鸟却兜头兜脸给我吐了一团火。

于是,待我终于站稳脚跟,往山巅天池里一照的时候,我果断怒了。

焦黑的长发,脏污的脸,身上的衣裙被山石割破成一条一条的,可见下面的肌肤隐约带血卧槽!这还是打算“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一枝龙骨草”的我么?

我愤恨的目光往上扫,射向那只尤在天池上空兀自盘旋的神鸟。

毕方,形如鹤,单足,擅衔火。

我运足了中气朝它吼:“死山鸡!有种你冲着我来!放开那枝龙骨草!”

章莪山终年积寒,天池冰面常年不化,只见浩荡无垠的冰面中央,如雨后笋芽般萌出了一根茎叶,长约寸许,叶白花紫,正盈盈散发着点点星芒。我正是为这枝龙骨草而来。

毕方长鸣一声,一吸一吐,眨眼光景,天池边缘连绵燃起了熊熊烈火。

这只调皮的死山鸡!

我一个打滚避开火焰,眼尾一挑,瞥见龙骨草在热浪中飘摇,我心下着急,正想着要怎么把毕方打发掉,火声霹雳中却忽然响起一声嗤笑:“连只鸟都打不过,丢人!”

谁?!

我眯起眼睛张望,只看见火风猎猎,那只肥肥胖胖的死山鸡在上空盘旋。

那把凉飕飕的嗓音再次传来:“你就不会走过来一点,往下看?”

声音的源头,恰是龙骨草的方向。毕方鸟又恼怒地喷出了几个火球,我险险避过,一个打滚接一个地滚到了龙骨草处,低头一看,一眼,我看到了一只妖孽。

由于火烧的缘故,天池冰面如破碎的镜子般裂开,裂纹蜿蜒的冰面下,平躺着一名年轻男子。他该是不能动弹的,黑发四处散开,身着一袭红衣,冰下的他冷冷噙笑,看见我时深幽的眸底似乎有什么刹那流转,寂静而孤高,宛如一朵被冰晶冻结起来的红莲。

我咧嘴一笑,作势地敲敲冰面:“公子好兴致啊,这么冷的天,还跑到冰下面睡觉。”

呵呵,睡觉?这货俊美得如此招摇,摆明不是人类男子,瞧他这身气质,和天上那些一副棺材脸的男神们也有所不同,那么,该是妖或魔了罢?

我明知道他这副光景是被高人封印住了,为了顾全他的面子我还要说成是“睡觉”,我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善良体贴的好姑娘。

只可惜,这美男却好像不怎么看重面子,道:“你帮我把封印解除,我帮你把毕方杀掉,如何?”他的嗓音低低,隔着冰面显得更沉,宛如对岸歌声,无比诱惑。

我笑了笑,抓起一把焦黑的发尾慢慢地梳:“我和你素不相识萍水相逢,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不听,你就会死。”

他眼波流传,示意地瞟了瞟我的上方。

轰——!

背后又是一阵灼热的火浪。我扭过头,毕方鸟转瞬已至眼前,它好像挺喜欢玩三连发,一团火球刚落,马上又喷出两团。

我手中的发尾顿时烧成了灰。

我不会死,闲时跑到地府的刀山火海边烤鸡翅吃是我最大的娱乐,区区火海怎能烧得死我?我不怕火,可惜龙骨草却怕,四面尽是冰面碎裂的声音,火浪冲击中它蜷起了叶子。

没有龙骨草,我那才叫真的会死!

我暗咒一声,急声问冰面下的人:“要怎么做才能解除你的封印?”

“很简单。”他的唇角逐渐勾起,“你把龙骨草拔起来就行了。”

我本来就要拔龙骨草,听见他这么说,便急忙伸出手去——

咳咳,这我才留意到,龙骨草扎根的地方,略略有些微妙啊,唔,位于男子小腹下一点,大腿上一点,这么尴尬的部位,大家都懂的。

男子挑眉问我:“怎么不拔?”

我相信我此刻的脸色应该很纠结。

男子轻笑一声:“它扎根只在冰面下,并未触及到我,所以,你放心地拔吧,不要担心伤害到我的男性雄风的。”

谁担心你的男性雄风了啊混蛋!这龙骨草我拔回去是要吃的啊混蛋!

空中的毕方鸟已经开始焦躁地嘶鸣了,它深吸,这团火球若是一吐出来,方圆十里内定会瞬间成为火坑。

我眼一闭心一横,用力将龙骨草拔出——

与此同时,毕方的叫声愈发凄厉,下一刻,毁天灭地的火球就要杀到!

我只护紧了怀中的龙骨草。

似有冰面在瞬间碎裂的轰隆声,我感觉到一股冷风自颊畔吹过,夹带着薄冰碎雪的清凉气息,火球的热风尚未袭到,便被这阵冷风节节逼退,只是一阵风过冰原的光景,万物就已归于沉寂。

我睁开眼,哪里还有毕方鸟的影子?

红衣男子浮立于半空之中,发丝在背后邪肆张扬,雪巅千里,碧池长天,他仿佛最后一簇火光,自冰底一出便照亮了天地。

着实强大,着实拉风。

一击必杀,眨眼间就将万年神鸟杀得灰飞烟灭,我只能说,兄台啊,你摊上大事儿了,我会感激你,人民会记得你,但是天庭却不会放过你。

这等恐怖分子,我向来是敬而远之的。将龙骨草兜到袖里,我朝上方一揖:“感谢兄台出手相助,酒酒就此谢过,告辞!”

说完脚底抹油就要开溜。

男子却轻飘飘地一晃,晃到我身前站定,堵住我的去路,道:“虽然说是误打误撞,但你毕竟解了我的封印,我觉得,我应该报答你。”

我嘿嘿笑两声,磨着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直是我的人生座右铭,我向来施恩莫忘报,但是看兄台也是有心之人,如果不报答我,想必你会寝食难安如坐针毡,既然如此,我只好成全兄台的报恩之心了。”

看这男子身怀一身好修为,定不是寻常小魔小妖,如果他捣鼓出什么稀世珍宝来报答我,嘿嘿,我表示喜闻乐见。

在我希冀的目光里,良久,男子勾起一丝浅笑,薄唇一掀:“我决定跟在你身边让你伺候我,作为报答。”

二、

疯子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我笑吟吟地问:“公子,你是不是在冰下睡太久,脑子进水了?”

“”

我笑得更加和蔼可亲:“那么,你是不是方才和毕方鸟对战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被烧得神志不清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