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狐狸精

【故事简介】这个女人一副清纯样,却先勾引他的姐夫,再破坏宋伯伯的家庭,闹得满城风雨,毫无道德观念。他以为她是万恶的小三,却没想到狐狸精是她的职业,她为想离婚的男女服务,收取数额不等的报酬。更没想到的是,他一步步沦陷在这个狐狸精的清纯里

“一百万,离开何望。”

袁承汐把支票推到林初夏跟前,语气不带一丝儿感情。同样的,他雕塑般俊美的脸庞上也是面无表情,如同手腕上那块冰冷高贵的名表。

林初夏微笑,并不去瞧那张支票:“袁先生,爱情是无价的。”她长得不算特别美,可是气质清纯,出入这样一个高级会所也只是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不像对面的袁承汐,那种材质颜色的西装她只在偶像剧中见过,她不信现实生活中会有人穿。

“是嫌少吗?”袁承汐从口袋里取出支票簿,眼睛都没眨一下,又签了一张推到她面前,“那么,两百万。”

诚然,何望并不值这么多钱,但是姐姐的婚姻和KD的名誉远远超出两百万。他不会让任何人破坏姐姐的幸福生活,也不会让袁家人沦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结婚才一年就要离婚吗?

“袁先生,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钱解决的。”

“再加五十万。”

“成交。”

果然,袁承汐的眼底浮现出一抹轻视,这个社会,任何情义都是可以变成利益买卖的。不过二百五十万做成这单生意,还真是有点亏本啊!

他站起身,模特儿般的身形立即吸引了会所内一帮名媛的目光。他理理西服的下摆:“一下子赚了这么多钱,茶水钱你请。”

“什么?”

袁承汐不去理会林初夏诧异的神情,拂袖离去。

然而袁晨湘同何望还是离婚了。听说是女方坚持,因为她手握何望出轨的证据,何望并未分到任何家产。自然了,他KD的经理职位也被总裁袁承汐罢免。

袁家一时成为全城的热点话题。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件事虽然给KD集团带来了负面影响,但并未波及到股价、销量这些实质性的利益,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袁承汐每每想起送给林初夏的二百五十万,都心疼不已。这已经不是亏本生意,完全是白送啊!

袁承汐第二次见到林初夏是在一个衣香鬓影的慈善晚会上。她作为房地产大亨宋井的女伴出席晚会。一袭纯白的长裙,身上没有佩戴任何首饰,这样清新的模样吸引了晚会上众多男士的目光。

装纯一向是她的强项!

宋井前几年刚娶了第二任妻子,一位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娇妻,怎的这么快便打入冷宫了?这位林小姐真是好本事。

袁承汐执酒杯向宋井打招呼:“宋伯伯,近来可好?”

“托你的福,还不赖。”

两人轻轻碰杯,笑饮杯中酒。袁承汐的余光瞥向林初夏,她并无一丝尴尬,好像从未见过袁承汐一般,始终大方得体地站在一边。

“初夏,这位是KD的总裁袁承汐先生。”宋井替他们做介绍。

林初夏微微颔首:“袁先生大名如雷贯耳。”

袁承汐说:“林小姐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宋井哈哈笑:“你也觉得眼熟是吧?像不像读书时代偷偷喜欢的女孩子?跟她在一起,我整个人也变得年轻了,又回想起了那段青葱岁月。”

袁承汐眼底浮现出嘲讽:“是,很像。”

他酒量并不好,晚会中生意伙伴颇多,每人喝一杯,他已微醺。

他撇开女伴,独自到后花园休息。小径上有被风吹落的枯叶,一路踩过去发出沙沙的声响。

秋千上的人影受惊般地站起来,白色的长裙,无辜的大眼睛,是林初夏。

“林小姐好兴致。”

“彼此彼此。”

“想来那二百五十万你已经花光了,不然不会这么快就傍上宋伯伯——跟年纪足够当自己爸爸的人在一起,不觉得委屈吗?”

林初夏从秋千下的藤蔓处走到光亮的地方,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笑得如同璀璨的烟火:“劳袁先生挂心那二百五十万,放心,我已经花得一分不剩了。至于宋井,你大概不知道,我这样的女孩子就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

“所以专门找已婚男人下手吗?”

“是啊,更有成就感。”

袁承汐借着酒气骂了一句“下贱”,平日里他是绝对不会这么无礼的,心中不免有些后悔。林初夏却并不恼,向前走一步,轻笑:“这个世界又有谁是高贵的呢?”

后来袁承汐便时常见到林初夏。宋井喜欢她,并不避讳人言,出入晚会、宴席、画展每一次都是她相伴。

如此高调,不知家里的那位宋太太作何想?

袁承汐同助理说:“明明是狐狸精,便装作一副清纯的模样,好似多无辜似的。”

又说:“自身条件也不错,为什么要自甘堕落当第三者?”

助理把一沓文件放到他面前:“总裁,你何时对别人的事情如此感兴趣?”

不,他才不是感兴趣,他三观端正,站在社会正义的一方,像林初夏这样拜金且无道德观的女子,理应受到批判。

但她好像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是可耻的。无论袁承汐在什么场合见到她,她永远都是一副清纯的小绵羊样,嘴角含笑,目光柔和。只是偶尔瞥向袁承汐时会有一丝挑衅。

3、

林初夏终于不负众望地拆散了宋井夫妇。报纸上登出他们离婚的消息,林初夏作为小三也登上了头条,虽然眼睛打了马赛克,袁承汐还是一眼将她认了出来。

宋井非常大方,他的一半身家都分给了被他抛弃的沈芝斓。听说他第一任妻子生的两个儿子非常不满,不过不满也没有办法,谁叫他们老爸搞外遇搞得全城皆知呢?

闹得满城风雨,袁承汐以为林初夏终于可以嫁入豪门,一世无忧。谁晓得天有不测风云,两个月之后,宋井被诊断出血癌晚期。

林初夏当然没有不离不弃。

作为子侄辈的袁承汐去医院探望过好几次,一次都没有遇见林初夏。

宋井只熬了半个月便去世了。林初夏亦没有出席丧礼。袁承汐从未见过如此薄情寡义的女人。

他在丧礼上见到前宋太太沈芝斓。她依然爱着宋井,一双眼睛哭得又红又肿,难掩悲痛。

取车的时候,他看见她浑身颤抖,几次想拉开车门都没有成功。他怕她出事,送她回家。

他注意到她还戴着结婚戒指,手指反复在上面摩挲,泪水涟涟。

他不大会安慰人,说:“宋伯伯见异思迁,对你无情无义,你大可不必为他伤心,自己的身体要紧。”

谁知沈芝斓听了他的话哭得更厉害,抽噎着说:“不是的,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在她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他才知道,林初夏是宋井特地雇来演他的情妇的。他半年前就已经知道自己得了血癌。他担心自己死后两个儿子会对付沈芝斓,独占遗产,所以假装有外遇,闹离婚,正大光明地分了一半财产给她。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