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兄弟俩

清朝末年,大别山南面有个村子,村里有个姓刘的大户人家,刘老爷的富有,方圆百里都赫赫有名。

刘老爷的发家史很传奇。年轻时的刘老爷家境贫寒,一天他上山砍柴,正干得起劲,冷不防从树上落下一柱水来,正淋在他头上。刘老爷伸手一抹,居然还有股刺鼻的怪味。他抬起头一看,只见树杈上站着一只猴子,正叉开两腿对着他。

刚才那柱水,是这猴子的尿啊,刘老爷很是恼火,捡起一块土坷垃砸那猴子。那猴子躲过土坷垃,跳下树来,一边跑,一边朝刘老爷扮鬼脸,好像在故意戏弄他。

刘老爷一路追赶,也不知追了多少路,猴子“嗖”的一下,钻进了一个山洞。刘老爷暗自得意,心想:这下看你往哪儿跑!于是,他捡起一块石头,狠狠地朝洞里砸去。那猴子开始反击了,一块石头不偏不倚砸在刘老爷的膝盖上,痛得他龇牙咧嘴。刘老爷火了,以牙还牙,就在他弯腰捡石头的一刹那,他惊呆了,刚才砸中他的哪是石头啊,分明是一个黄灿灿的“元宝”!刘老爷喜出望外,又试着扔了几块石头进去,猴子回敬他的,不是金元宝便是银元宝。

古代有很多达官显贵或商贾巨富,喜欢将财宝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或怕财富外露,避人耳目;或此钱财乃不当所得,见不得光。这个洞里藏的,肯定就是这样的财宝,由于种种原因,没被主人取走。

刘老爷四下一望,此处人迹罕至,便“哧溜”一下钻进了洞……

洞中到底有多少财宝,除了刘老爷没人知晓,只知道没过多久,刘老爷便在山林深处建起了大宅,建成后的大宅有五个天井,六栋大房子连在一起,豪华至极。之后,刘老爷娶一妻纳三妾,家里的人丁一下子兴旺起来。刘老爷一夜暴富,诸事顺当,唯一叫他遗憾的,就是一妻三妾的肚子不争气,办法倒是想了不少,可就是没添一男半女。

这天夜里,心情烦躁的刘老爷独自就寝,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长嘘一口气,嘀咕道:“唉,纵有万贯家财,没人继承又有什么用?如果老天开眼,赐我一男半女,我愿舍弃家财,只求传宗接代……”

话音刚落,突然,黑暗中传出两声阴沉的冷笑,声音不大,却清晰可辨,似乎是从两个人嘴里发出的。这突如其来的笑声,把刘老爷吓得从床上弹了起来,他惊恐地喊道:“谁?是谁?”他下了床点亮蜡烛,四下察看,却什么都没看到。

说来也巧,自从那天晚上刘老爷发了愿,没过多久,他的一妻一妾终于有了害喜的迹象。刘老爷高兴得手舞足蹈,把那害喜的妻妾伺候得像皇贵妃一样。

约莫九个月后,刘老爷终于扬眉吐气了,那两个妻妾每人都为他生下了个胖小子,更令人称奇的是,两个小子几乎是同时落地、同时张口啼哭。从那时起,刘家整天喜气洋洋,充满了欢声笑语。

俗话说只愁生不愁长,转眼间,刘老爷的两个儿子已长成翩翩少年。兄弟俩都聪明绝顶,将来由谁把家?自古正室为大,刘老爷考虑再三,把账房钥匙交给了正室所生的儿子,他心里却隐隐担忧,怕将来这兄弟俩不合。可刘老爷的担心是多余的,兄弟俩和和气气,好得穿一条裤子。刘老爷放心了,里里外外,一切撒手。

这天,刘老爷心血来潮,想看看儿子把这个家操持得怎样。翻开账目一看,刘老爷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了:这账目做了手脚,可惜手法太嫩,被刘老爷一眼看穿。再把算盘子儿一拨,刘老爷倒抽一口凉气:家里的积蓄竟然所剩无几,这大笔的钱都上哪儿去了?

刘老爷决定找当家的儿子问个究竟,一打听,兄弟俩出门去县城了。刘老爷急急赶去,在大街上跟村里的一个二流子撞了个满怀,一看是刘老爷,那二流子嬉皮笑脸地说:“恭喜啊老爷子,您儿子可给您老长脸了,正风光着呢!”刘老爷眉头一皱,问道:“这话咋说的?”那二流子顺手一指,随后一脸坏笑。

二流子指的地儿,是一处败家旮旯—“怡红院”,里头那窑姐儿狐狸眼一眨,水蛇腰一扭,吸金比车水还快!刘老爷眉头一皱,不顾门口莺红柳绿的拉扯,睁大眼往里头一瞄,台上正中间,不是自己的小儿子是谁!

只见在众人的簇拥下,有位公子扯着喉咙喊着:“十两银子,加本城金玉坊上品龙凤翡翠镯子一对……”话音未落,刘老爷的小儿子也喊了起来:“十二两银子,加本城金玉坊上品龙凤翡翠镯子一对,不管你怎么加码,本少爷非要比你多二两银子不可!”

这是干吗?刘老爷糊涂了,听别人一解释,总算明白过来:小儿子在这儿跟别人抢花魁呢!从二两银子起价,加码加到了十两,难怪场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小儿子加到了二十两银子,终于抢到了花魁,刘老爷在一旁禁不住一阵心痛,不由分说,上前给了小儿子两个耳光:“你哥是怎么看管你的,你这败家玩意儿!”小儿子没敢作声,倒是旁边那个败下阵来的公子笑了:“老爷子,你大儿子也挺争气,他日进斗金呢,不信瞧瞧去。”

这话里有刺,再三追问后,刘老爷听出来了,他的大儿子正在赌坊里豪赌,这赌博可是败路中的败路啊,刘老爷心急火燎,一跺脚,出了怡红院,赶去了赌坊。

赌坊里,大儿子的架势可不小,甩开膀子正忙活着,连刘老爷站在身后也没发觉。这时,只见庄家把摇盅一开,诡笑着摇摇头说:“刘大少爷,真的对不住,今儿您手气还是不咋样嘛,又被吃了个剥皮光,明儿您赶早撵本儿……”

这到底输了多少啊,不用问,刘老爷早就从旁人的议论中找到了答案:“刘大少爷真够背的,昨儿输了个精光,今儿这骰子才开几把,又输了五十多两!”

刘老爷急火攻心,嘴巴都气歪了,指着大儿子说:“你……你把钥匙交……交出来……”说罢,便“咚”的一声往后栽倒了……

刘老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等他睁开眼,已是夜深人静。他不顾妻妾的苦苦哀求,把两个儿子五花大绑起来,命他们跪在祖宗牌位面前,之后拿出一根金丝缠裹的“家法鞭”,准备动家法。

刘老爷绑儿子的时候,这兄弟俩毫不反抗,却死活不肯面对祖宗牌位,两人一个头朝东,一个头朝西,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那金丝鞭韧性十足,打在人身上皮惊肉跳,钻心的痛。一通鞭子后,两个儿子都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刘老爷终于抽累了,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这会儿,大门敞开着,一阵阴凉的风吹了进来。

突然,跪在地上的兄弟俩冷笑了两声,刘老爷打了个激灵,他感觉这笑声似曾相识,却一时记不起在哪里听到过。刘老爷瞪大了眼,只见两个儿子慢慢抬起头,苦大仇深地望着他。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兄弟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