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游戏

(阅读次数:

一、游戏的序幕

这天晚上,苏正霖在外面匆匆吃过晚餐,刚回到自己的出租房内,电话就像瞅准时机似的“丁零丁零”的响了起来。自从女友和苏正霖分手之后,这部电话就几乎没人打过,他与外界联系,用的都是以前那个老式诺基亚手机。

“先生您好,我们城市电视台通过摇号找到您的电话,不知您有没有留意我们推出的娱乐节目《都市游戏·捉迷藏》。只要您能在这个城市躲上三天三夜,不被我们安排的人发现并抓到,就能赢得十万元奖金。”

可以听出对方是一个年轻的女性,标准的普通话里夹杂着浓浓的南方口音。自己被摇号抽到参加捉迷藏游戏?苏正霖一下子来了兴趣。城市电视台的这档节目他看过很多期,每周日晚八时准时开播。而且,看起来也不是很难参与。

正因为容易,所以有了很多传言,尤其是在苏正霖这帮打工仔中。人们都说参与者一般都是电视台内定的,一般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机会呢。

“我、我来试试吧。”苏正霖声音涩涩地答道。十万块钱,对他来说很有诱惑力。“说说游戏的规则吧。”

这位名叫杜月琴的电视台女孩似乎没有想到苏正霖这么快就答应了,她愣了一下,又连珠炮似的说了起来:“那好,您明天九点前到宏达广告公司来一趟,在那里,我们会对您说明捉迷藏这个游戏的具体要求。”

放下了电话,苏正霖很是兴奋——天上掉馅饼的事也能轮到他了。兴奋归兴奋,还得好好想想。当游戏真正开始时,他准备藏身何处呢?直到深夜,他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苏正霖第二天破例没有早起,也没有向厂里请假。直到八点半的时候,他才洗漱完毕,从四楼的住处走了下来,胡乱地找了家早点摊吃了碗面条,这才奢侈地打了部车,直奔城中的宏达广告公司而去。

门口接待苏正霖的,是一个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孩子,她正是杜月琴。杜月琴看到苏正霖,立即客气地伸出手来,与苏正霖握了握:“您,您就是昨晚接电话的那位?”

苏正霖不好意思地将手往衣服上揩了揩,这才与杜月琴握了握。他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那女孩却示意他稍等,她掏出手机,拨了个号,嗯嗯呀呀地说了半天地方话,这才转过头来,向苏正霖媚笑了:“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您这么年轻,又这样健壮,绝对能够圆满地完成我们的游戏任务,给观众带来刺激和享受的。”

说着,杜月琴领着苏正霖走进了二楼的写字间。她三言两语就说完了捉迷藏的要求,一是苏正霖要随时通知他们自己所处的位置,这样,电视台就可以找到苏正霖躲藏的具体方位。“这样虽然有些不公平,可是也有好处,比方说您遇到了意外,我们可以随时找到您,并予以解救。”杜月琴说这话时,浅笑吟吟,让苏正霖无法拒绝。二是,他必须易容:“不是整容,而是易容,就是说,把你暂时变成年老点的模样。”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苏正霖有些吃惊。

“有观众来信说我们这个游戏不够刺激,所以这一次的拍摄,我们为了满足观众的口味,想把您打扮得老一些。放心,做完游戏之后,我们绝对让您恢复现在英俊帅气的模样,不会让您的女朋友生气的。”杜月琴说着,那双美目有意无意地瞥了苏正霖一下。苏正霖见杜月琴说得合情合理,想想也就答应了。

杜月琴说着,又指了指身旁一位扛着摄像机的小伙子,说:“他叫魏君辉,我们的摄影记者,他一直兼职拍这个节目。捉迷藏的整个追逐过程,将由他来全程拍摄。”魏君辉友好地冲苏正霖连连点头。

杜月琴正说着游戏规则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他将苏正霖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点了点头,他似乎想将苏正霖的面貌记到骨子里去一样。

苏正霖注意到魏君辉脸上疑惑的表情,可杜月琴看样子与这个人很是熟悉,她对那年轻人说道:“你来得正好,钱带来了吗?好好看看,回去转告一下。”说着,杜月琴向那人伸出手去。

那个青年恭恭敬敬地答道:“杜主持,您就放心吧。钱我带来了,回去后我会如实汇报的。”说着,这人掏出一张支票来,双手递给杜月琴,“老总说这是前期的费用,不够的话你再打电话给他。”

杜月琴随手接过支票,对那青年挥了挥手,这才转过身来继续对苏正霖说道:“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是我们游戏真正开始的时间。现在,我们俩先去吃顿午饭,然后领您去易容。”

苏正霖以为那个青年是电视节目的赞助商,也就没有往心里去。倒是魏君辉愣愣地看了看杜月琴,一把拉住她,小声说道:“杜月琴,你这是做什么?台里已经不准在游戏过程中擅自拉赞助了啊。”

杜月琴撇了撇嘴:“我有能力拉到大客户,你闲操什么心,到时候绝对不会少了你那份,你还不快点回去准备,再有两周就要拍摄了,一定得盯牢他啊。”说着,杜月琴也不顾魏君辉,拉着苏正霖就走。

魏君辉诧异地看着杜月琴的背影,这可是他们合作以来杜月琴第一次对他发火。这次节目杜月琴显得有些奇怪啊,难道是脾气与名气成了正比了?魏君辉摇了摇头,悻悻地扛上摄像机,也离开了广告公司。

这顿饭,苏正霖和杜月琴吃了许久。杜月琴不停地劝酒,说节目在两周后才正式开拍,叫他尽管喝,又塞给了他五千块钱。苏正霖敞开肚子,痛痛快快地喝了起来……

等他一觉醒来,自己已置身城市中心的一家宾馆的客房里。他随手拉开窗帘,不由得吃了一惊:户外,早已是暮色笼罩了。他不禁怔住了,杜月琴说要领他去易容,怎么把他灌醉送到这个地方来了?

正惶惑间,他的手不经意间摸到了自己的口袋,那里面鼓鼓囊囊的,塞了扎得整整齐齐的五千块钱,这个是喝酒时杜月琴给他的,只是又多了一张字条:游戏,自你醒来之后的那一刻开始!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
最新专题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