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失窃

(阅读次数:

(一)皮包被盗

这天中午,税务局局长史大明在“玫瑰酒楼”潇洒后,打着饱嗝,踉踉跄跄地走出酒楼,准备去“富豪花园”。那里有他的私人秘密别墅,他在那里金屋藏娇,养了一个美女———市歌舞团的舞蹈演员顾雨菲。这个顾雨菲只有21岁,清纯妩媚,使每个见到她的男人都失魂落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见到史大明后,顾雨菲就抛弃了众多的情人,甘愿做史大明的“二奶”,她觉得史大明才是她寻找的目标。

史大明一步三晃地走向他的奥迪A6轿车,打开车门,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来,他去酒楼参加酒宴时,把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放在了车里,这时,他见到副驾驶座上的皮包无影无踪了。

史大明又往后座扫视了一下,仍不见皮包的踪影。他又在整个车厢内细细寻找,仍没有找到。他的心怦怦直跳,冷汗刷地流了下来,眼前开始冒金花。稍微镇定了一下,他开始检查车窗的玻璃。车窗完好无损,看来,窃贼并不是从车窗拿走皮包的,而是打开了车门。只有自己和司机崔军有钥匙,难道是他?也不一定,现在的窃贼行窃手段越来越高明,他们有万能钥匙,打开车门不费吹灰之力。那么,他们为什么只拿皮包,却不把车直接开走呢?这辆奥迪车是单位刚换的新车,自己上手才一个多月,难道他们不是一般的窃贼?也许他们另有企图?皮包里有两万多元现金,史大明并不放在眼里,钱对他来说就是地上的韭菜,割了一茬又长一茬。让他担心的是,皮包里有一个黑色的小本,那里有史大明的全部秘密。小本中记载了他当权以来所有的不正当收入,还记载了涉及的人和具体时间。这个包如果落到了检查机关或公安部门的手中,那可就全完了!

想到这,他的左心室隐隐作痛。近年来,由于过度的贪婪,整日的花天酒地,他的精神、肉体严重透支,加上担惊受怕心力交瘁,使他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看来获得不义之财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时,黄副局长打来电话,说下午两点三十分有个会议。他哼哈几声说一会儿就回单位,就撂了电话。史大明神情恍惚地上了车,迷迷糊糊地开着,屡次闯红灯,也没理会警察的制止,几次差点与迎面而来的汽车相撞,最后总算开到了单位。史大明梦游似的进了电梯,来到18楼的会议大厅,途中一些员工与他打招呼,他都视而不见,与平时判若两人。他匆匆地走进会议大厅,几个副手早已坐在那里,史大明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会议开始了,各科室的主管依次汇报着各自的工作成绩和来年的规划,而史大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的脑海中只是反复重复着一个问题:怎么办?直到秘书小王轻轻碰了他一下,他才如梦方醒,知道该自己讲话了。以往他的讲话就像老太太的缠脚布又长又臭,而今天他简单说了几句话就宣布散会了。下属们都惊讶地瞧着史大明,心中在说:“局长今天是怎么了?”

史大明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快去工作。等人们刚一散去,他匆匆地下了楼,来到楼前的停车场,走到汽车边。这时,车门突然开了,原来司机崔军坐在车里。

史大明满脸疑惑地上了车,惊讶地道:“你不是休假了吗?怎么又来了?”崔军说:“局长中午喝了酒,我不放心,所以又赶回了局里。”史大明没说什么,又呆呆地想着心事。崔军问:“局长,去哪里呀?”史大明一挥手:“回家。”崔军听罢,一踩油门,汽车飞驰而去。当汽车拐进“富豪花园”时,史大明喊道:“呀!怎么开这里来了?”崔军惊道:“不是回这里吗?”史大明知道崔军已经习惯了,这也不能全怪他,连忙解释道:“回原来的家。”崔军露出了一脸的疑惑,他不知道一向不回家的局长,今天是怎么了?

到了家门口,史大明急匆匆地下了车,开门进了屋。他的妻子晓丽惊讶地叫了起来:“哎呀!老公,你今天怎么回来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升起啊!”史大明没有理她,径直走向卧室,进了卧室一下子倒在床上,心事重重地发着呆。晓丽推门进来,把一杯橙汁放到茶几上,又追问史大明发生了什么事情。史大明嘴里嘟囔了一句:“烦死人。”背过身去,脸朝着墙不再理她。

这天夜里,史大明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打开台灯,一会儿打开电视,一会儿又一根接一根地吸烟。晓丽也被他搅醒了,责怪道:“你折腾个啥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史大明瞧了一眼晓丽,生气地下了地,抱起一床被子去了儿子的卧室。他家五间卧室,儿子去年出国留学了,这几百平方米的房子里更显得空了。

史大明躺在床上,仍在考虑皮包丢失的问题。他在想:司机崔军为什么对他回家感到惊讶,而不对他皮包的丢失感到惊讶?另外,顾雨菲原来那个情人吴为也值得怀疑,那天自己将他撵出别墅时,他那恶狠狠的眼神,至今想起来仍历历在目。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过不了多久,又被噩梦惊醒。就这样度过了一夜。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编辑推荐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