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珍珠衫

(点击:11126℃)

唐末僖宗年间,陕西凤翔出了一位小有名气的才子刘兴云,他年少多才,诗文闻名乡里,十六岁上便考中了秀才,因而博得了邻家女儿爱爱的钦敬爱慕。爱爱容颜俏丽,是十里八乡出名的美貌女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又是发蒙时的年幼同窗,人们都说这一对儿若成就姻缘,真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爱爱从小活泼大方,两个小人儿小时过家家,她就常常爱充作刘兴元的小婆姨,口口声声要穿兴儿哥家的珍珠衫。年岁渐大后更时不时隔着两家之间的花篱,不是给刘兴元抛过一纸写有火辣辣情诗的素笺,就是扔过个装有精美食物彩绣荷包,倒把个秉性文静内敛的刘兴元常常闹得心旌摇曳,面红心跳。

珍珠衫是刘家的传家之宝,是用八百八十余颗圆润莹澈的合浦南珠连缀而成的女式短衫,价值着实不菲,刘家世代用它作为聘娶儿媳的聘礼。爱爱及笄那年,兴云父母托媒人定下了这头亲事,这件珍珠衫也就理所当然例如聘礼礼单之中。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两家人即将为一对小儿女谈婚论嫁当儿,兴云父亲外出做生意时遇上了乱军,不但断送了生命,还将十几户人家筹集的经商银钱全被乱军洗劫罄尽。因而不但断送了生计

可全家人还没从刘兴元父亲遇难的噩耗中清醒过来,却又传来了以外的消息,说是本已确定亲事的爱爱被知府看中强娶做了第三房小妾。

年轻气盛的刘兴云哪儿咽得下这口气,他拿着婚书赶到知府府邸去理论,知府却以他私闯官署,咆哮公堂的罪名不但把他下了大狱,还革去了他痒生的功名。他并未就此罢休,在狱中整日吵闹不休,口口声声说是知府罔顾国法,强娶民女,逼良为妾,知府无奈之下把他提到衙署,说是要他和爱爱对质。只听得一阵环佩叮咚之声响过,几个丫鬟簇拥着一个盛装女人袅袅婷婷来到堂前,冷冷说道,“刘兴云,以你目前穷酸模还能供养得起妻室家眷吗,却还要在此吵闹不休,倒不如向我家知府相公叩头认错,博他宽恕你回家去吧!”刘兴云本以为爱爱出嫁必有难以言喻的委屈和隐情,万万想不到她竟会做出这样一副嘴脸,不由像是兜头浇下一盆冷水,一颗渴望见到爱爱的心瞬间变的冰冷。那知府还想趁机挫杀刘兴云的狷傲之气,揶揄道:“我怜惜你是个无知书生,也罢,你现来替我洗洗脚,洗的本官舒服了,我就大度赦免你狂傲犯上的罪过。”说话间当真让家养小厮把一盆洗脚水端到榻前。却被爱爱趋前一步拦住道:“老爷何出此言,要打理洗脚时也该选个清爽干净的小厮或丫鬟,若都不中意时,妾身我便亲自服侍老爷,何用这蓬首垢面的囚徒,岂不肮脏死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百姓传奇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