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尸记

山路弯弯,一支送葬队伍穿过山野,由远而近。送葬的有十来人,神情木然,个个脸上都写满疲态。中间是一辆骡子拉的木板车,车上放着漆黑的棺木,看那骡子缓慢的步子,实在累得不轻。

突然山间传来几声鸟儿的鸣啾,送葬人尚未回过神来,几条人影毫无先兆地出现在眼前了。他们手中拿着刀剑,像极了打家劫舍的贼人。

为首的送葬人提了根哭丧棒,哭丧着脸上前打招呼:“几位大哥,家父身亡,现在要把他的尸身运回家乡,路经贵境,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说着,还从袖子里取出了一锭银子,递给了对方。

那边总共三人,为首的一条刀疤从眉边一直拉到嘴角,显得狰狞无比。刀疤脸咧嘴一笑:“家父?咱老大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家父了?凭你,也配?”

那送葬人往后退一步,脸上满是惊恐。其余两人也冷笑:“慕镖头,别装了!你们扮送葬的,可脸上却没有半点的哀伤,这么差的演技,可笑死人了。”

原来,这送葬的正是正威镖局的镖师和趟子手,为首的正是镖局的大镖头慕枫。他奉命护送一具尸体前往洛城仁义山庄,为了避免招惹麻烦,他们假装成送葬的队伍。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识破了。

三个月前,仁义山庄发出“江湖通缉令”,追杀“长江一窝蜂”的头目天毒蜂,申明如有人取其性命,将全尸交到仁义山庄,即可获得黄金万两的奖赏。消息传出后,江湖上人人振奋,最终大侠郭振岩手刃了天毒蜂。可惜郭振岩在搏斗中也受了重伤,只好委托正威镖局把尸体送往仁义山庄。这前来夺尸的,正是“长江一窝蜂”的成员,为首的刀疤脸,正是老二虎头蜂。

慕枫知道身份被对方识破,也不再伪装下去,扯开身上的孝服,抽出隐藏的刀剑,大笑道:“既然你们识破了,那也没什么好讲,刀子上见真章吧!”

双方混战起来。正威镖局的人虽然人多势众,奈何“一窝蜂”的三人均是狠角儿,几十个回合过后,慕枫已经招架不住,大喊:“点子扎手,撤!”一时逃得无影无踪了。

虎头蜂也不追赶,冲着他们的背影肆意地大笑。其中一个兄弟迫不及待地打开棺材,没想到棺材板才打开,里头扬起了一阵石灰粉。那人眼前白蒙蒙一片,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把锋利的刀已经插在了他的小腹里。

原来棺材里还有埋伏?虎头蜂又急又怒,两人急攻过去,那埋伏之人一击得手,也不敢恋战,很快逃个无影无踪了。

虎头蜂的兄弟被刺了一刀,已经倒在地上了。虎头蜂也不把他放心上,第一时间踢开棺材板,看见里头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显然,他们中了正威镖局的调虎离山之计。

虎头蜂陷入了苦思:“不在这里,又在哪里了呢?”他问剩下的人:“老四,这条道是去洛城的必经之道?”老四说:“没错。”虎头蜂心里纳闷:“我们这几天一直监视着这里的动向,没理由错过了啊。”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早上有个姑娘的轿子从这里过,会不会是对了,一定是,我们被正威镖局给耍了。”说着,两人急匆匆地往前方赶去。

追了一阵,前面突然传来打斗声。一看,原来是几个轿夫打扮的人,正在和一个蒙面人搏斗。蒙面人剑法神通,轿夫们招架不住,险象环生。在轿夫身后,一顶轿子正栽倒在地上。虎头蜂大叫好运,赶紧冲过去,撩开帘子一看,却吓了一跳。

原来,轿子里歪歪地倒着半个人,没错,是半个人。这整个人的上半身不见了,只有腰间以下部分,包裹着断口的麻布上,赫然还有着褐色的血迹,显然是死后不久给人分了尸。

虎头蜂的兄弟老四一见,失声喊了起来:“老大,你死得好惨啊!”从尸体的裤子鞋袜来看,这半边尸体,非天毒蜂无疑。虎头蜂却皱皱眉头,说:“还嚷什么,扛起快走。”

二人抢得尸体,转身就跑。那蒙面人眼见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又惊又怒,奋力劈倒两个轿夫,追了过来。

三人又战成了一团,虎头蜂和老四二人合力,才和蒙面人打成平手。虎头蜂心中惊疑越来越浓,仔细看那蒙面人的剑式,突然脱口而出:“你是杜云亭?你你,居然也来抢尸体?”

这杜云亭乃是当世闻名的大侠,和大侠郭振岩并称为“南云北岩”,二人一时瑜亮,剑法也不分高下。想不到他也对赏金动了心,跑来抢尸体了。杜云亭脸上一红,不过蒙着面旁人并没有看出来,他冷笑:“居然认出我来了?那对不住了,受死吧。”

虎头蜂自知不敌,眼珠一转,说:“给你了没用,这里只有半个身子,没有全尸你怎么领赏金?”仁义山庄的悬赏,素来要求是全尸,这半个身子,尤其是下半身,根本不起作用。杜云亭看到两人手上确实只有半具尸体,也不禁迟疑了。

虎头蜂悠悠地说:“要不然,咱们合作,把尸体给找回来,赏金大家平分。”老四拉了拉他的衣服,但虎头蜂没有任何反应。杜云亭冷笑:“凭你?跟我平分?”他竖起一根指头:“一九,你一,我九!”

虎头蜂说:“三七!”杜云亭再竖起一根指头,虎头蜂跺跺脚,说:“好吧,二八就二八,你可得守信用。”

二人商量接下来的对策,尸体暂时寄放在一个地方。眼看杜云亭远去,老四的怒气爆发出来了:“老二,你怎么能这样的,我们夺回老大的尸体,不是要给他风光大葬吗?你怎么就想拿他的尸体去领赏了?”

虎头蜂戳着他的脑袋说:“你真是笨死了。以我们的实力,哪里打得过杜云亭?我这是拖延之计,等把尸体夺回来后,我们再伺机从他手里把老大抢回来。”老四这才释怀,连赞虎头蜂智谋过人。

三天后,在洛城郊外的一个茶亭里,一个中年人正带着两个侍从在喝茶。侍从俩都背着一个大包袱,即使喝着茶,也没有放下来。这时,一个方面人大咧咧地走过来,坐在他们的对面,拿起他们桌上的茶点,就吃了起来。

侍从们正要发火,中年人却先开声了:“杜云亭,杜大侠?”那方面人正是杜云亭,他冷笑:“正威镖局总镖头穆大伟?”

“久仰久仰!”

“佩服佩服!”

穆大伟奇了:“你佩服我什么?”杜云亭说:“大家都以为你用送葬的方式运送尸体,没想到这只是转移视线而已,这是佩服之一。”

“还有之二之三?”穆大伟问。

杜云亭说:“之二是,你居然想到用分尸的方法,把尸体分成不同部分运送,这是谁也难以预料的。至于之三,佩服的就不是你的计谋,而是狠毒了。”

穆大伟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什么狠毒?你还知道什么?”

杜云亭冷笑:“你宣称是替郭振岩运送尸体,压根儿就是个烟雾,其实,真正要去仁义山庄领赏的人是你。非但如此,郭振岩受的重伤,并不是因为天毒蜂,而是有人在后面给他来了一刀。砍这一刀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你。”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