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劫

(点击:2478℃)

一、破绽

“有一种办法能迅速理清纠结!”

“什么办法?”

“一刀两断!”

朱慎思手起刀落,木盒子啪嗒一声裂开,木盒中缓缓流出一股刺鼻的浆液。商慕云急忙拨开碎屑,只见木盒里盛着一小盆浆液,在浆液中有一张纸条。商慕云用刀尖将纸条挑出,纸条上的字若隐若现,是“八月七日”四个大字,后面还有一行字,但已经被浆液融化,无法辨清。

商慕云懊恼道:“这木盒子是江湖中常见的把戏,木盒中密封有蜡醋,蜡醋下是纸条,只有用正确的方法打开盒子,方能取出字条。若是用暴力强行打开,便会打破蜡醋,进而蜡醋溶化纸条上的字。”

朱慎思摊摊手:“你已经围着盒子研究了三天,毫无对策。现在我们好歹看到了几个字。”

“八月七日。”商慕云来到老皇历前,翻到八月七日这一页,上面写着:财神东南,忌五虚、远行会友,宜挖掘水井。

商慕云沉思:“这是何意思呢?”温若冰道:“显然八月七日后面的字才是关键,可惜都被溶化了。”

朱慎思道:“除了这四个大字,我还看到了一个稍纵即逝的标志,我知道这木盒子是谁给段连亭的。”

商慕云问道:“是谁?”

朱慎思道:“这标志只有一个人在用。”

商慕云:“他是谁?”

“但是”朱慎思并没有回答,却沉吟了一句。

商慕云:“但是如何?”

朱慎思道:“他是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很难相信金麟枝计划的幕后主谋就是他。”

温若冰急切地问道:“他到底是谁?”

朱慎思:“这标志的主人,便是晋阳王朱寿!”

“晋阳王?”商慕云一怔,“晋阳王的势力很大,他广交朋友,仗义疏财,他的名声似乎很好。”朱慎思:“但刚刚纸条上一闪而过的标志确实是他的!”

温若冰问道:“这晋阳王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商慕云:“晋阳王的封地从尧江以南到关山以西,延绵数百里。南昌城中富庶风流,王孙贵族不少,但他无疑是最耀眼的一个。他在南昌城的府邸大气岿巍、富丽堂皇,他在南昌城里有数十家商号,可谓富可敌国。”

商慕云疑惑道:“有着如此名声和财富的一个人,竟是金麟枝计划的幕后真凶?金麟枝计划凶险难测,一旦失败,便会身败名裂,王爵之位不保。晋阳王会用这赫赫身家去犯这个险?这似乎不合逻辑。”温若冰道:“也许这背后有我们所不知的隐情。”

商慕云踌躇道:“真要了解晋阳王朱寿,我们要去见一个人。”

“晋阳王朱寿?”王刚一脸的皱纹舒展开来,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商慕云作揖道:“王大人,您在朝廷任户部尚书二十年,您告老还乡,我们早该来拜访您,只是诸事繁忙,一直未能成行。”

王刚一捋长须,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找我,也知道你们必定要问晋阳王朱寿。”商慕云三人一惊,问道:“为何?”

王刚:“我很早就留意朱寿这个人,他的许多事情都甚是怪异。你们是南昌城中炙手可热的捕快,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去查他。”

商慕云问道:“朱寿如何怪异?”

王刚:“朱寿他的王号叫什么?”

商慕云:“晋阳。”

王刚:“晋阳是山西的地名,离我们两江之地数千里远,他如何在两江之地得了这么一个王号?”

朱慎思答道:“因为朱寿的家族原本在山西。”

王刚点点头:“说下去。”

朱慎思:“成祖年间,他的先祖被封为晋阳王,封地在山西晋阳一带。到了朱寿这一代时,已是家道中落,没有了封地,只剩下晋阳王一个空头衔,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王。”

温若冰道:“朱寿既然已经没有了封地,成了有名无实的王,他为何后来又在千里之外的两江之地上拥有了大片封地?”

朱慎思摇摇头:“这我亦不知,这就要问户部尚书大人了。”

王刚:“因为南昌城中的汝南王意图造反,朱寿因为揭发和镇压有功,事后便接手了汝南王的领地。”

温若冰奇道:“朱寿在千里之外的山西竟然知道南昌城的汝南王要谋反?这太怪异了!”

王刚点点头:“的确很怪异,但这只是个开始。”

“开始?”

王刚:“朱寿来到这两江之地,接替了汝南王的封地,在数年间,周边又有几个王想谋反。这些王无一例外都被朱寿检举,最终事败身亡。而朱寿一一接替了这些王的封地。如此十几年下来,朱寿成了两江之地封地最大、实力最显赫的王。”商慕云:“十几年间竟有数个王要谋反?而这无一例外都是被晋阳王举报,而事后晋阳王全数接替了他们的封地?这的确很是蹊跷!”

王刚:“十几年间,朱寿从山西来到两江南昌城,从一个有名无实的王到一个权重一时的王,如此飞速崛起的事迹,堪称传奇。”

朱慎思道:“不可能如此短时间内有那么多王谋反,朱寿一定是作假栽赃,买通人证,陷害那些王谋反!”

商慕云问道:“难道就没有人怀疑?”王刚:“如此奇事,自然有人怀疑。对朱寿,我和你们一样见疑,但是我一番查看后,竟在案卷上找不出任何疑点。所有的证据、事情都干干净净,一目了然。”

“我虽有疑心,但找不出破绽。”王刚叹了口气,“事情便这么不了了之,许多案卷都成了箱底的老卷宗,几乎要成为盖棺定论的历史。你们三位调查朱寿,当真是大快人心,希望在我有生之年,你们能解开我心中的疑惑。”

朱慎思叹道:“做事干干净净,不留下半个疑点,这朱寿非等闲之辈,可谓是狡猾无比。”

商慕云亦道:“更糟糕的是,我们今天才知道幕后真凶是他,他却在十数年前便已经布下金麟枝计划算计我们,他已领先我们一大步。”

朱慎思道:“也许他早已布下陷阱,等着将我们赶尽杀绝。”温若冰听得内心发冷,道:“他当真如此厉害?你危言耸听了吧?”

“并非危言耸听!”商慕云道,“我们逼死了他的手下段连亭,现在我们两方已经势同水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一定会对我们下毒手。”商慕云苦笑道:“以前都是我们去追查别人,现在却是别人要追杀我们。”温若冰问道:“朱寿奸猾无比,我们要如何应对他?”

朱慎思思索后道:“朱寿强,我们弱,想要以弱克强,我们需要去了解这个对手,他的每一个的动作、他的习惯,寻找出他的弱点、他的破绽。”王刚说道:“但是朱寿似乎没有破绽,他几乎无可挑剔。要想找出他的破绽,简直是件绝不可能的事。”

“所有的案子都会有破绽。”商慕云眼神肯定地道,“他只要犯下了案子,就一定会留下破绽。”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8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