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案惊情

、无头尸身

南宋绍兴年间,江西赣州地区出了一个远近闻名的知县,叫唐安黎。唐安黎自幼聪慧过人,少有才名,年纪轻轻就中了进士,入职翰林,列位京官;二十七岁,外放赣州信丰,除授知县,成为信丰县的首席父母官,可谓春风得意,前途无量。但唐安黎并未因此而骄傲自满,不思进取。贫寒出身的他深知百姓疾苦,故而能够体恤民情,廉洁奉公,尽职尽责。上任没多久,便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声名远播。而且,唐安黎还有一手绝活,那就是善断疑难大案。无论多么复杂的案子,只有经他查办,就没有不破的。百姓因此亲切地称他为唐神断。

这天,唐安黎从朋友王员外为其子王延琮进京赶考举办的饯别宴上回到县衙。刚踏进衙院,师爷张胜就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跑进来,满头大汗。

“大人,不好了,出命案了!”张胜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唐安黎全身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

“在哪里?”唐安黎犀利的目光直视着张胜,脸色严峻。

“山阳官道边的卧龙山上。”张胜回答。

“快,叫上仵作。我们现在就去卧龙山。”

当唐安黎带领下属们火速赶到卧龙山上时,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但见两具尸体呈丁字型横卧在荒草丛中。尸体的头已经被斩走了。尸身也被划得支离破碎,体无完肤,情状相当惨烈。凝固的乌血遍地皆是,腥气弥漫。

几个衙役,已经把尸体围起来,进行现场保护。

几个樵夫,站在不远处,朝这边指指点点,交头接耳,悄声说话。

“什么时候发现的?”唐安黎问师爷。

“大约一个时辰前,就是那几个樵夫首先发现,然后报案的。”张胜向樵夫们指了指。

“大家分头行动,仔细勘查现场,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唐安黎吩咐道。

于是大家忙碌起来。

唐安黎在尸体上仔细搜了一遍,但一无所获。两具尸身,除了被划成破碎的衣服,别无他物。其他人在尸身周围搜寻,也一无所获。现场除了两具尸体,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唐安黎不禁神情凝重起来。“凶手杀死他们,然后斩去头颅,并把他们身上的东西全部搜走。很显然,凶手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的身份。”唐安黎推断说。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大人。”师爷点头道。“否则,他们不会砍去死者的头颅。”唐安黎吩咐衙役们把尸体抬回县衙,然后就准备下山。这时,目光敏锐的他忽然发现距尸体两丈开外的一棵小松树下有样艳绿色的东西。唐安黎连忙走过去,把那东西捡起来,仔细观察片刻,原来是一只用玉石雕成的雄鹰。雄鹰上留有斑斑血迹,一只脚已经折断,其余部分还完好无损。唐安黎把玉雕雄鹰收藏好,便率下属们回县衙。

回到县衙后,命案重于泰山,唐安黎丝毫不敢懈怠,和仵作一起连夜又对两具无头尸体作了细致的检查。两死者都皮肤细嫩,且身着粗麻布衣。经验丰富的仵作据此推断两人生前可能为年轻人,二十多岁,系普通人家出身。细心的唐安黎还发现其中一个死者的右手食指上有墨痕。他据此推断,该死者生前可能为书生,长年舞文弄墨,是以在右手食指上留下墨迹。不过,除了这些,他们从死者身上再也提取不出任何有效信息。死者是谁?他们为何要遭此毒手?是谁如此残忍恶毒地杀死了他们?难道是仇杀吗?这些问题,就像一团团乱麻,时刻缠绕在唐安黎心头,让他思绪纷繁,茶饭不思。

翌日刚好无事可做,唐安黎觉得百无聊赖,便决定出去走走,排遣一下烦杂的心情。由于无头尸案一直萦绕在心头,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卧龙山下的山阳官道。到那里去走走,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思忖道。想到这里,唐安黎不禁有点兴奋。他当即换上便服,到马厩里牵上他的坐骑大黄,独自一人悄悄地从后门离开了县衙。

出了城东,就是山阳官道。山阳官道是赣南和岭南地区进京的必经之路。每天南来北往的行人车马不少。刚学骑马不久的唐安黎不敢快马加鞭,只是揽辔徐行。

时值三年一次的科举殿试。各地贡士们纷纷进京赶考。唐安黎就沿路遇到了几个进京赶考的书生。看着这些学子,唐安黎不禁回想起自己当年参加科考,一举夺得进士出身,成为天子门生,入职翰林院,成为人人羡慕的京官,一夜之间,名动京城。那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意气风发啊。想到这些,唐安黎的脸上掠过一丝得意。此时又恰逢暮春三月,草长莺飞,落英缤纷。极目望去,漫山遍野皆是勃勃生机。唐安黎看得好不惬意,心旷神怡。

忽然,身后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响起。还没等他回过头,两条白色的身影就从他身边一掠而过,很快就消失在前方的拐弯处。紧接着,一阵幽香直扑入唐安黎的鼻子中。唐安黎觉得这种香味很熟悉,好像在哪闻过。他不由得多闻了两下。正当他努力回忆到底是在哪闻过这种香味时,急骤的马蹄声又从前面传来了。当他定睛细看时,两条白色人影已经旋风般来到了他面前。原来是两位姑娘。打头的约摸二十四五岁,花容月貌,美若天仙。两人皆身着白色风衣,飘逸潇洒,宛若惊鸿。

“唐大人,今日怎么有雅兴出来踏青啊?”打头的姑娘笑盈盈地问道。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1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