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自杀

(阅读次数:

世间最残忍的犯罪是人性的缺失。

世间最善良的情感是人性的坚持。

1.诡异老太

阴天,傍晚,天空就像挂了一片灰蒙蒙的幕布,似乎随时有着暴风雨的来临。

停好车,我和沈洋走进金老太的家。出于职业的本能,我快速的四处观察了下,这是一套位于老城区不足60平米的老房子,位置在三层,光线阴暗,散发着一股潮湿晦涩的气味,屋子内只有简单破旧的家具和还未收拾好的晚餐吃剩的饭菜。

从桌上的饭菜和环境来看,我直观的感受到了这个城市家庭的拮据,因为桌上那一碗看不到油水的炒白菜。

眼前这位几乎是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就是几分钟前给派出所里打电话报警的报案人。她在电话里说,她的孙女失踪好几天了。

我仔细的观察着金老太,老人家至少已经七十有余,神情憔悴,像是长期的失眠患者,眼窝深陷,皱纹在她的脸上纵横着沟沟壑壑,身上穿着的短袖汗衫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此刻,金老太不安的坐在客厅里唯一的一张破旧双人沙发上,沙哑着嗓子对我和沈洋招了招手,示意我们坐下,我左右看了看,一地凌乱,一把塑料小凳子已经开裂。

无处落座,我只好小心翼翼的侧坐在金老太的身边,沈洋则尴尬的一旁站着。

我清了清嗓子,从包里拿出纸笔,开始例行公事。

“老人家,您报案说您的孙女失踪了,是确定失踪了吗?”

“我觉得孙女,孙女要回来找我了!”

“您不是电话里报警说失踪了吗?”我很诧异金老太的回答,实在让我意外,虽然我们经常接到报假警的电话。

“我孙女回来了,她没失踪,我孙女回来了,她没失踪。”金老太的回答重复着,像是回应我,更像是自言自语。

“老人家您孙女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

金老太像是没有听到。

我叹了口气,心想可能被这老太太耍了一道。

正当我准备严肃的对她的这种行为提出批评教育的时候,金老太的一个举动差点让我跳起来。

在我没有防备的时候,金老太突然朝我偏过身子,伸出干痩如鹰爪的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拼命的摇晃着,之前还毫无生气的眼睛里透露着难以表达的神情,像是欣喜又像是难过。

金老太转过视线看向客厅的进门口,撒开一直紧抓住我肩膀的手,指着进门口惊喜的颤抖着冲我们叫道:“她回来了,我的孙女回来了,她在敲门,你们听到了吗?”

我见过很多凶杀案的场面,碎尸的、烧死的、巨人观的。但这一次,我在这个小客厅里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诡异,这种诡异,就像是我们在看恐怖电影的时候,不知道下一个镜头会出现什么。

而此时,正是这样。

我示意沈洋去打开门看一看,沈洋走过去拉开门,突然一个霹雳惊雷,将我们两人实实在在的吓了一跳。

拉开门,门外空空荡荡的,除了破旧的墙壁和灰黑的水泥楼梯,并没有人。

沈洋把门关好,冲我摇摇头,无奈的眼神里向我传达着一个讯息:这个金老太有问题。

是的,我也感受到了,这个金老太的神智有问题。

我正襟危坐,一脸严肃起来,正待要对金老太的这种荒唐行为提出批评的时候,金老太更加颤抖起来,身子就像筛糠一样剧烈的左右抖动,睁大着眼睛直直的盯着空荡荡的门外,大声的呼喊:“童童回来了,回来找我了,童童啊,是奶奶不好,是奶奶老了不中用了,奶奶没照顾好你,奶奶不想你受苦啊!”

后面我才知道,童童就是金老太报案说失踪的小孙女。

我和沈洋走出客厅,站在空荡荡的楼梯间,分别朝上朝下张望着,沈洋甚至还下到了二楼的转角平台处,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别说一个小女孩,就连大人都不见一个。

阴暗的天气让楼梯间的光线变得越加阴暗,盛夏的傍晚,楼道里却是一阵阴凉,潮湿之中带着一股沉重而又诡异的气息。

难道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知道我的这种想法很不正确,我的身份也不能让我有这种想法,所以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

我转身准备回到客厅,就在我转过身的那一刻,我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金老太平静的悬空着一只手,呈抓握状,另外一只手缓慢的晃动着,像是在抚摸着什么。

这一幕让我有一种直觉:金老太得了幻想症。或者直接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精神出了问题,成了精神病。

我走近金老太,正想开口询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没想到,金老太冲我眨巴眨巴眼睛,像是在悬空的拍着什么物体,轻声的对我说道:“谢谢你们,我的孙女回来了!你们走吧!”

我正欲回话,沈洋抢先一步开口:“老太太,这屋子里就我们三个,哪里有您的孙女?”

沈洋的话一说出口,我就感觉这话说得有点不合时宜。转瞬间,金老太太的脸色变了,变得很难看,她突然生起气来,冲我们嚷到:“你们瞎眼了,我的孙女明明在我身边,在你们的面前,你们竟然看不到?”

上一页123456..9下一页

编辑推荐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