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不断杀夫的女人

她老公死的样子,十分狰狞,十分可怕!

别说是左邻右舍顶多宰宰鸡鸭杀杀鱼的妇女,就连来收尸体的殡仪馆工作人员,看了也口念南无阿弥陀佛,心里直发毛。

就连殡仪馆的人,也没见过那么瘆人的尸体—— 那具尸体的头颅, 被砍了下来。

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她正依靠在沙发里,修长煞白的手指,像枝条一样紧紧抓着她老公的头颅,她坐在那里发呆,丝毫没有要逃跑的样子。

警察不停叫她,就是得不到她的反应,她一直冷冷地注视着手里那颗头,似乎砍了他的脑袋还不够,恨不得把它注视得稀巴烂才过瘾。

左邻右舍的妇女们聚到了一起,嘻嘻索索,议论纷纷,时不时斜眼丢向她一串批判的眼神。盖着白布的尸体被人抬出来,白布已经浸染了大片鲜血。

那颗头颅,还在她手里抓着,她没想要松手,也没人敢叫她松手,警察也拿她没办法。

“那个……你你……把头先放下吧。”有警察劝她,更多的警察,则是围在旁边观察。

警察们见过多少恐怖变态的杀人凶手,但这一例却格外令人心惊胆战,这女人肯定是疯的,而且疯得厉害!不然一般的疯子,也不至于杀了老公,还砍下头颅,还抓在手里不放。

终于,她颤动了一下嘴唇,从牙齿缝里挤出几句话:“不行!你们不懂!”

“不懂什么?先放下那头,行吗?”警察暂时还是采取劝说的法子。

“不行!他会回来的!”女子尖叫。

“什么回来,谁会回来?”

“他!他会回来!”女人一把举起头颅,头颅截断处残留的血,给晃荡了出来,滴洒在地。

大家一个后退,诚惶诚恐,又阵阵反胃。

女人惊恐大叫道:“你们不知道,每次他都会回来!我杀过他很多遍了,他还是会回来!”

警察们心里清楚,这个女人很有可能疯了,但最好不要被医院鉴定是精神病患者,不然对她能实施的最严重的“判刑”,也不过是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监禁治疗,如果恢复得好,表现又好,甚至有释放的可能。

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最好不要让她有释放的机会。于是警察一逮着机会,就不断向她问话。而刚刚,她从话语中已经表明,她杀了人。

“你怎么杀的他?”警察故意套话。

她看一眼警察,冷冷地说:“我一个女人家,力气没他一半大,能怎么杀他?我只能用一些计谋,我用毒药毒他,毒了他半年,他却一点事都没有!”

“然后呢?”

“既然毒不死他,那我就撞死他!我花大价钱雇人开车撞他!”说到这里,她激动起来,手脚乱比划,口水乱飞,手中的头颅,也被她随意摆动着。“那人开车直接撞飞了他,他飞出十多米外。为了确保他被撞死,又倒退了车子,又从他身上压过去!”这时的她,已经激动万分,“可是……”

“怎么?”

她一屁股瘫坐下去:“他还是没死。不但没死,甚至还能打电话叫急救车。我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明明看到他对着手机说,我被车撞了,赶紧来救我!”

“再后来呢?你还用什么方法杀他?”

“肯定的!”她恨恨地说,“我明白过来,要杀他并不那么简单,我得做好长久准备。”

“找人帮你吗?”

“找人帮忙?”她冷笑一下,“这种事能找谁帮忙?找那帮长舌妇吗?”

“你之所以要杀你老公,是因为你有其他男人了吧?”

“不,没有。杀他,是我一个人干的。”她说,“撞不死他,我又想了个法子,我在他的酒里放了好多安定,他喝下去后睡得跟死猪一样。我趁机用枕头密密实实地捂住他的脸!一点缝隙都不剩!他丝毫没有反抗,他还在睡。”

“就那样捂了他好久,确定他已经没有心跳了,才松的手。为了确保他真的死掉,我又把窗户关紧,拧开了煤气罐,当我都能闻到呛鼻的煤气后,我走了,我去了一个好朋友家。”

警察听到这里不免心里发毛,这个女人真狠毒,“后来呢?”警察问。

“第四天我回去一看!简直没把我气死!”女人恨恨地说,“他竟然没死!见我回来,他懒洋洋地使唤我去做饭!”

“最后,我又给他酒里下安定,然后我割下了他的头,我想,只有把他的身子全弄碎,他才能真正死掉!结果,我只割掉他的头,你们就来了……你们真坏了我的好事,他会回来的,他没死!”女人表现出很失落的样子。

…………

当李警官看到这些审查笔录,不免大发雷霆:“这,也叫笔录?狗屁!”

警员低了头,同时告诉李警官:“我后来查过了,这女人一共结过三次婚。第一次婚姻,她老公中毒身亡,法医判定为误喝了化学毒药,那是十年前的事了。第二次婚姻,她老公出车祸意外身亡,肇事司机一直没抓到,这事发生在他们结婚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第三次婚姻,她老公一人在家,不小心煤气泄露,他中毒而亡,那时她在朋友家。”

李警官皱皱他那倒八字眉毛:“这些事实跟你做的笔录……难不成她几个老公的死,都是她给制造的?人,都是她给杀的?”

警员点点头:“但在她看来,却以为是同一个人死而复生,所以一次次将老公杀死。这是一种虚幻与现实混搅不清的精神疑症。但根据医生鉴定,她的思维却是正常的。”

听了警员的话,李警官决定去看看那杀夫的女魔头,但在此之前,他先去停尸房看了她老公的尸体,以便找到更多线索。

一把掀开白布,李警官看到了他的脸,脸上表情竟然栩栩如生,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鬼魅微笑,这根本不像一个死人的表情!李警官不禁打了冷颤,紧接着全身一个咯噔,仿佛被一股隐形的气流穿透了全身……

他盖回了白布,转身离开了停尸房,而他不会注意到,白布下面的脸孔,已经是毫无表情,两眼半睁半闭的死人表情了。

女人坐在监狱里的床板上,她在发呆:他一定会回来的……

李警官站到他跟前:“你,就是那个杀夫的女人?”一口浓浓的外地口音。

猛地一抬头,女人满脸惊恐:怎么会……我明明把他的头颅都砍下来了的……!

“咋?很惊讶?”李警官抖抖他那倒八字眉,“我都回来过好几次了,你还那么惊讶。”

女人哆嗦着嘴唇:“你你……还是又回来了……”

“别白费劲了,你杀再多人,我还是会在你身边,永远陪着你。我也要你永远陪着我。”

女人瘫靠在墙角,或许,只有关在监狱里,才能逃脱他的手掌心,她想。

“放心,没几天,你就可以出去了,别忘了,现在的我,是李警官。哈哈哈哈!”说完,他得意地走了。

看着他走开的背影,女人满眼的恐惧,已经变成了满眼的愤怒:接下来,我要用什么方法,才能真正把他杀死?!……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