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故事】瞎熊

鲁南郝家村的郝二皮肤黝黑,一个大大的肉质鼻子突兀的镶在脸上,按说,这么丑陋的人即便在城市,也是爱情困难户,别说在兔子都不拉屎的郝家村了。可令人惊奇的是,郝二并没加入光棍汉的队伍,因为他有一个妹子。妹子成年后,由寡居的娘做主,把妹子嫁到了附近黑山村的牛大宝,当然,人不是白嫁的,代价是牛大宝的妹子牛玉超也要嫁给郝二。这种奇特的婚姻方式在以前的农村很常见,叫换亲。

牛玉超长的人高马大,第一眼看见郝二,她就从心眼里看不中眼前这个三寸钉、枯树皮,可她没办法。因为自己的爹娘与郝二的娘是签过文书的,她如果把这事弄黄了,郝二的妹子也要回家,这样一来,两对都散伙了。

初冬的一天,郝二跟牛玉超结婚了。两个不太熟的青年男女拜过堂后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合法夫妻。晚上郝二过去搂抱牛玉超,牛玉超哪里依他,她蜷起一条腿拼命一踹,郝二从床上飘到墙上又摔到地上,郝二的脑袋撞在了墙角,血汩汩往外流。

这件事被村里人知道了,村里的一帮青年人骂郝二是个软蛋,连个女人都治不了。

郝二什么也没说就回家了,惹得那些青年伙伴都在后边骂郝二瞎熊。

在鲁南农村,瞎熊是骂一个男人缺少男子汉气概,要是哪个男人有了这个称号,他就会在村里人面前抬不起头,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喊郝二为瞎熊,郝二的脑袋从此也没有抬起过。

自从被踹下床那天开始,每到夜晚,郝二就蜷曲着身子躺在有三个抽屉的桌子上睡,像一条被阉割的狗那样没了半点雄性。

婚后一个月,郝二就提着行李卷儿坐上了去南方的火车,他是投奔在广东中山打工的表哥的。临走,他给牛玉超留了个纸条:“你走吧,换亲换不来你的心,我放你走,你自由了。”可牛玉超始终没有走,她勤勤恳恳地操持家务,赡养老人,一心一意地过日子。

以后的时间里,郝二只在母亲去世后来家里与牛玉超一起操办了丧礼,之后又回了中山,每个月都给家里寄八百元钱来供牛玉超使用,连个电话也没有打回家过。

郝二是离家后的第五个年头回家的。一阵哀乐响过,悲痛欲绝的牛玉超从县里派的一辆灵车上捧下了一个盒子,那是郝二的骨灰盒。村民从陪灵回来的县领导那里知道:郝二在中山的一家工厂打工,这天夜班后,他在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两个流氓在调戏一个姑娘,郝二上前就与两个不法之徒打斗起来。别看郝二瘦小,身体却很灵活,把两人打得节节后退,两个家伙恼羞成怒,其中一人掏出一把弹簧刀,趁郝二不备,一下子就扎进了郝二的腹部,郝二倒在了血泊中……

郝二被送到医院,最终因失血过多而辞世,当地政府为了表彰郝二这种舍己为人的高尚品质,为他申请了烈士的称号。

郝家村的村主任问护送郝二灵柩回家的人,郝二临终前有没有留下什么遗言,那人说:“英雄说,他不是瞎熊,他只是觉得,女人是用来疼的,男人不能打女人……”牛玉超一听,大放悲声,村里的人也一个劲的擦眼睛。

几天后,一座高高的坟墓在郝家村村后耸起,坟墓前边竖着一块墓碑,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英雄郝二之墓。下面还有几行小字,记录了郝二的壮举,最后一行字是:他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他不是瞎熊,而是英雄!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